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深圳联防队员涉“入室强奸” 众说纷纭疑点重重

2011年12月16日 11:54
来源:凤凰卫视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记者:特意跑到她家去?

杨颖:不是,她就是在步行街那边去要(钱),然后路过,感觉都是邻居反正都是认识的人,问他怎么回事,怎么会至于,再说他这个小孩没人管了嘛,然后我妈就是有点那个,就去问她。

记者:主要目的是去要钱啊还是说去问这个事?

杨颖:去要钱,要钱然后路过他们那边去问的。

杨喜利母亲:她(杨武母亲)在那儿诅咒,我说我信佛的,我不跟你诅咒,你跪那里又怎样,我说我腰疼就站着。

解说:另外,还有媒体报道称,事发后杨喜利的姐姐、姐夫、哥哥等亲属轮番上门威胁,要求杨武到派出所撤诉放人。杨武还录下了杨喜利哥哥打来的电话录音,称“不能保证你们全家小孩的生命安全,全家可能会死光光”。

杨武:昨天他妈在这里,又骂又摔东西,要求我们撤诉喽。

记者:是谁给谁打的电话那天?

杨颖:她也给我哥打的,刚开始我哥给她打的,她都认识我哥嘛,然后我哥哥又给她打过去,问她,就是把这个事实说出去,你就是说他要坐个几年(牢),然后他小孩然后就是得了白血病,万一中间小孩有个三长两短我也承担不了,就是给他说这个实话,就把这个来龙去脉给他说一下嘛,他给我哥录音了嘛,他说我哥威胁他什么要杀全家什么东西,这是没有。

解说:在以往的相关报道中,“联防队员”几乎就是恃强凌弱的代名词。尽管后来“杨武案”的发展演变出多个版本,尽管最初报道此事的记者也承认个别表述“确实有所不妥”,人们似乎都更相信和接受最初的版本。

“入室强奸”双方被曝关系非常 女方欲自杀

解说:2011年11月11号,赵波与杨喜利的母亲正式签署委托协议,成为杨喜利的代理律师。11月14号上午,他在看守所中见到了杨喜利。

赵波:他的一个精神状态,身体状态我认为不是很好,他给我简单描述一下案件的一个过程,我着重问了一下双方之间的一些交往,还有就是说案发当时他有没有实施一些暴力或者胁迫的行为,比方说有没有违背这个被害人的意志,有没有发生实际的一个这个用法律上的术语叫性交的一个行为,他呢都是给我否认的,

解说:11月14日,赵波与杨喜利在看守所进行了两个小时的见面谈话,并且给杨喜利看了关于当晚发生的事情的报道。除了否认“强奸”这一说法,杨喜利还否认了打砸杨武店铺,叫人“放风”,和驱赶杨武母亲和女儿。这些都是此前杨武接受采访时曾提到的情况。

杨颖:他叫了一个人的名字,然后看门,放风,就是看门的意思,后来我邻居说,他在外面,我小孩儿在门口玩,追我小孩,赶你小孩儿吧?赶跑她是吧?我女儿说有人要抓她,这是事后我才知道的,当时我并不知道。

赵波:首先打砸民宅是不存在的,第三一点就是他也没有就是对这个所谓的这个男事主杨武的76岁的母亲进行任何羞辱,也没有将这个他的老母亲和13岁大的女儿赶出多房间很远,这一点事实也是不准确的。

解说:不过,办案民警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曾透露,当晚在事发之前,杨喜利就通过短信等方式威胁过王娟,要与她发生性行为。

深圳警方发言人:包括在嫌疑人去找事主之前,他们之间有短信QQ的交流,他一直对,他要去的目的就对这个女的发生性行为的,一直恐吓这个女的,女的一直是不愿意的。

赵波:当然能看到那个物证手机里面那些信息是最好,但是那个信息我目前拿不到,因为它属于这个侦查机关的一个侦查内容,现在我还拿不到,我只能从这个嫌疑人本人去了解和核实一下,据他的一些回忆呢,他讲是没有的,但是我现在是只是听他的一面之辞,我只是作为一个怀疑的角度来这个考虑他的一些陈述,因为我也不排除他讲的或真或假。

解说:杨喜利向赵波确认的情况是,事发当晚他到达杨武家之前已经是醉酒状态,他承认,对于当晚发生的事情,很多细节他已经记不清楚。

赵波:案发下午就开始喝酒,一直喝到这个大概是就是案发之前都是在喝酒,应该是四到七个朋友,具体的数字我现在没办法核实,跟很多人在喝酒,而且他喝得很多,他跟我讲他应该是三个男性一共喝了7斤的白酒,他一个人喝了3斤白酒。

记者:那对他当天晚上的这个行为,以他那个醉酒程度他有很完整的记忆吗?

赵波:他当时我印象中14号跟我见面的时候,他没有记忆的很准确,我也问他就是说,包括进入房间,进入卧室之后的一些行为他的确是记不清楚的。

解说:目前,杨喜利案件已经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其实,这并不是杨喜利第一次酒醉来到杨武家。杨武的邻居之前就曾听到过杨喜利在杨武家喝酒闹事。

邻居:他(杨武)出事前两个晚上,他那里很吵,都十二点多了嘛,可能喝了啤酒把那个瓶子打碎了。

出事前两晚还在喝酒啊。他们几个人,不是单他一个。砸车是没有的,就只是砸玻璃瓶。就是发酒疯一样嘛。

解说:杨武也向媒体透露,他和杨喜利既是同乡又是小学同学。同来深圳打工又遇上了,之后,杨喜利就经常找杨武吃饭喝酒。

记者:他经常打你吗?

杨武:对。

记者:他凭什么要打你?

杨武:他就说让我陪他喝酒,不跟他喝酒就打人。

记者:他平时经常这样吗?

杨武:对,喝醉酒了如果我在的话他就这样整我,我不敢反抗,反抗就打得更厉害,不反抗就少挨两下,我手有一次都被啤酒瓶划伤了,我们在喝酒,他让我陪他喝酒,不喝就摔(酒瓶),他说你喝不喝,我说我不喝,不喝然后就在地上摔了一瓶。

解说:然而,关于杨喜利和杨武夫妇的关系,记者在走访时还发现了另一种说法,那就是他们交往频繁,关系看起来是不错的。李某也是他们的同乡,经杨喜利与杨武一家认识,几个人经常在一起喝酒。

关系非常好,要不好喝酒能老是去那儿吗?经常上那儿吃饭,我们有时候也买东西去啊,比方说你一次去吃两次去吃,你不买东西去吗。他们欢迎你们去吗?一到那儿桌子都撑好了。

解说:杨颖说,她之前和杨武的妻子王娟也打过几次交道,从未听说过杨喜利和他们有什么过节。

记者:你之前有没有了解过,你哥哥跟这对夫妻俩他们认不认识有没有来往?

杨颖:有,就是她去我那里拿衣服,就是经常他们经常喝酒,都是她送我哥回去,我哥送他们回去。

记者:你平时观察到他们的关系怎么样?

杨颖:平时我太忙了,我天天晚上要出那个地摊要买衣服嘛,然后没有注意过他,都是我那个老乡,经常他们三个一起喝酒,前天我那个老乡还在说,他说经常,她男人不坐在那里喝,他们三个人就坐在那里喝。

解说:根据监控录像显示,当晚还有两人和杨喜利一同前往杨武家,而媒体报道,杨喜利进入屋内,这两个人在外为他“把风”。杨颖后来了解到,这两人也是他们的老乡,她试过寻找这两个人,了解当时的情况。

杨颖:他说就是他说我哥进去了,然后叫他在门口等一下,那个人呢,他说我就去那个河边,他门口不是个河嘛,河边抽烟,他说抽烟大概有20分钟吧,他说那个治安办的,跟联防队员嘛,然后都一起他说拿着大钢管都往屋跑嘛

 
[责任编辑:PN013] 标签:联防队员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