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呼格吉勒图报案后反遭怀疑成凶手 被判死刑

2011年07月06日 16:24
来源:凤凰卫视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核心提示一宗10年前就盖棺定论的命案,10年后却因为一系列恶性案件的成功告破,再次掀起轩然大波。一个10年前就 已经被执行枪决,一个10年后才落入法网,两人均承认在呼市同一厕所内杀害了同一名女性,真凶逐渐浮出水面。

凤凰卫视7月5日《冷暖人生》,以下为部分文字实录:

闫峰:进来一个人问一遍详细情况以后,那一晚上问了十几二十来遍,审讯到半中间,我们俩肯定是(两)隔壁呢,就听见桌椅挪动的声音,声音还挺大,然后听见那边就,啊,就发出痛苦的那种声音,那种声音。

解说:第二天凌晨,刑侦人员结束了对闫峰的调查,闫峰出了公安局迅速把一夜间发生的许多变故第一时间告诉了呼格吉勒图的母亲尚爱云。

尚爱云:闫峰回来那个脸色灰头土脸的熬了一晚上,闫峰回来我问,晚上打你们了吗?闫峰说没打我,打呼格吉勒图了,我听见了打呼格吉勒图喊叫的声音,呼格吉勒图说,不是我杀的,你要叫我承认,你就赶快拿枪毙了我,拿刀砍了我。

解说:在尚爱云看来,儿子胆小怕事,不可能干什么杀人强奸的事,不过四十八小时后她听到了这样的消息。

尚爱云:第三天的下午,听见他们说是,跟一毛(纺厂)的保安,新城分局说给一毛(纺厂)的保安要你的铺盖,你儿子承认了。

解说:1996年4月15日,尚爱云在《呼和浩特晚报》上看到了这样的报道。呼格吉勒图向警方报案后,当即被当作嫌疑人带回“突审”,警方称,在审讯呼格吉勒图过程中,由于呼的狡猾抵赖,进展极不顺利,一直拖了两天之后,罪犯最终交待了犯罪过程,随后呼和浩特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定,1996年4月9日晚上,呼格吉勒图酒后窜进一座公厕,强奸杀害了一名上厕所的年轻女性,呼格吉勒图因强奸杀人罪被判处死刑。

尚爱云:法院也说就你儿子了,这不是你儿子承认了嘛,承认这不是写下的东西,手印都按了,是他说出的,我说你们肯定是逼供逼的吧,人家说没逼。

解说:从1996年4月9日晚到呼和浩特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呼格吉勒图死刑的近两个月间,他与父母兄弟没有任何联系,在等待二审裁定的日子里,李三仁看到了儿子在看守所里书写的上诉理由。

李三仁:第一条就说,我和闫峰开玩笑的一句话,咋能作为证人证词。第二条,我不怕死,但我要死的明白,我没有掐她,哪来的血。第三条,我还年轻,我还能为国家做贡献。

解说:1996年6月5日内蒙古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裁定维持原判,5天后,呼格吉勒图被押赴刑场执行枪决。这天尚爱云接到了为儿子收尸的通知。

尚爱云:哭了一晚上觉也没睡,就放开声音哇啦得哭,第二天我们那个邻居说,走吧,最后见一面了,我两腿软的起也起不来,最后一面要去看一看,不然会后悔的。一边一个警察拉着,铁链子走开哗啦哗啦的,我那个头皮就(发麻),我吆喝了他一声,我说,二啊,吆喝的声音很大,扭回头看了我一下,眼睛含着泪,扑啦扑啦就哭,孩子那个渴望的眼神到今天我也忘不了。

解说:庆格勒图是呼格吉勒图的三弟,当年只有十六岁,呼格吉勒图被执行死刑后,他在火葬场为二哥料理了后事。

庆格勒图:当时抬下尸体的时候拿一个布子包着,上面担架上面全是血,当时把我二哥抬到房子里,这个后面全都是裂开的,当时我上去摸着我二哥的胳膊,瘦的,非常细的胳膊了,只剩下皮包骨头了,身上还有非常深的那种绳子勒的痕迹,抬到验尸房。当时我看上面还有两个枪眼,太阳穴一个,后脑勺一个。

尚爱云:头一枪可能打着孩子躲了一下,后来没死,上来又补了一枪。

解说:1996年6月,正是呼和浩特春暖花开的季节,呼市公安局新城分局在“严打”期间,仅用了60天就“从重从快”侦破了“4·9女尸案”,集体受到了上级部门的表彰,冯志明等四名警察荣立二等功,功臣们被媒体誉为“神探”。

尚爱云:那个时候的报纸飞天攘地的哪都是有,上厕所也能看到报纸,哪都能看到那个报纸,老头子气得就把那个墙捣的,咚咚的,成天都睡不着觉,哭的满嘴牙一下疼的牙根磕碎,去牙科拔牙,拔的休克过,现在他嘴里安的都是假牙。这个事情一发生的时候,老三整个改变了,开始就默默地,妈妈,我不能去学校念书了,我说为啥?有的同学一开口就说,你二哥是个杀人犯,就这样说,老三的压力太大了,瘦的,就直接往下瘦,头发掉的就只剩下当中的一绺了,最后把两边的头发留下来,就像小女孩儿留的那个头,他说,我头发要是掉光的时候,我一天也不去学校念书了,我没法念了。

家人承受巨大心理压力 母亲精神失常

解说:呼格吉勒图的母亲尚爱云整日抱着儿子的画像以泪洗面,她始终不相信一向乖巧的儿子会做出如此丧尽天良的丑事。一年后,尚爱云最终无法承受丧子之痛,她开始精神恍惚,眼前经常会有幻觉出现。

尚爱云:疯了,6月天,三十多度就够热的了,多热的天气我也在外面站着,了我儿子,从哪肯定要回来,我就有一种那种幻想,我儿子好像感觉没死那种。你给妈托个梦啊,儿啊,妈妈真的真的想梦里见到你。

解说:塞外高原,每年的春天都来得很晚,即便到了清明,呼格吉勒图的坟前依然肃杀萧瑟,尚爱云十几年来始终坚持在这一天来给儿子上坟,她呼唤着呼格吉勒图的名字,并始终无法相信,儿子会与奸杀有关。

尚爱云:有一次我在马路上站着,看见另一个男孩儿走着,我就看着那个那孩儿,那个脸型就变成我儿子了,老二的那个脸型,我跟老大走着,我说,我跟老大说,你那个弟弟回来了,我就快步走,老大喊了我一嗓子,看着我上去要抱那个男孩,老大就喊了一声,你干啥,人家是别人家的孩子,就这样说。我说,嗯,嗯了一声,再仔细一看就是人家别人家的孩子,我这个小孩儿特内向,就女孩儿那种性格,有时候给我收拾收拾家啊,做点儿营生啊,永远不相信儿子去做的这个事情,可是没有啥证据,啥证据你手上也没有,没人相信你,在法律上更没人相信,就这么默默地熬吧。

李三仁:如果真凶没有出来,你再说个啥,他们也不会相信,如果真凶出来以后,他们就会相信了。

尚爱云:再出一个杀人犯,这就能证明,他不然永远证明不了(清白),我们俩个就这么说。

解说:呼格吉勒图被执行死刑后,李三仁开始关注电视、报纸上的每一条新闻,在报纸上他只要看到与奸杀有关的报道,就马上收藏起来。

尚爱云:天天来回滚动地看新闻、看报纸,他就是这种(说),咱们这个真凶要出现的话,也能洗清咱们这个罪,儿子这个罪名,一直抱着就是这种希望,只要听说哪里杀了人了,杀了几个人呀,我们两个就想打听打听看。

解说:2005年元旦,夫妻俩听说有一个杀人狂魔连续奸杀数人,急忙四处打探,当得知案件发生在100多公里以外的集宁,两个人不免有些失望。

尚爱云:那个时候说是集宁,在集宁杀的人,可能(罪犯)不在这儿,不在这儿,那个时候也没有个啥感觉,这要是呼市的地方,说是在这要是杀了人,我就感觉(可能是那个真凶),跟老头两个人就默默地这样说。 

[责任编辑:PN013] 标签:呼格吉勒图 被判死刑 闫峰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