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甘肃教师涉强奸猥亵8名小学生调查:受害者多留守儿童

2012年06月19日 05:26
来源:中国青年报

事发的陇西县碧岩珠帘小学。舆论漩涡中心异常平静。本报记者?张鹏摄

刘军红签字的教师职业道德承诺书。本报记者?张鹏摄

2012年的夏天,地处渭河上游的西北小县城——甘肃省陇西县正陷入一场震惊全国的教育丑闻之中。

6月8日,28岁的乡村教师刘军红因涉嫌强奸、猥亵多名小学女生被当地检察机关批捕。

警方初步证实,在从2011年9月开始一年多的时间里,刘军红先后多次强奸、猥亵小学生数量多达8名,其中5名女学生被强奸,3名女学生遭到猥亵,年龄最小的仅10岁,年龄最大的也只有13岁。

种种迹象表明,此案已进入司法快车道。最新的消息来自陇西县人民检察院,18日上午,该案已被移交至定西市人民检察院,等待刘军红的将是公诉方“强奸罪”和“猥亵罪”的指控。

此前的6月15日,与刘军红涉嫌强奸猥亵小学生一案的相关责任人被行政问责。陇西县教体局局长孙一民被免职、副局长水养林给予党内严重警告。事发地的碧岩学区校长李录林和珠帘小学校长任强被行政撤职和降级处分。

但此案引人深思之处仍有不少。

为什么受害女生多为留守儿童?缘何一年多的时间里,犯罪嫌疑人总能得手并未被发现?

中国青年报记者日前深入陇西,展开调查。

噩梦

马红娟已经记不清她被“那个坏蛋”“欺负”过多少次了。

没说几句话,这个年仅13岁的小姑娘眼泪就像掉了线的珠子一样滚落下来。据她回忆:刘军红是在她三年级的时候开始带他们班的,教数学、品德和体育课。

“刚开始的时候,不爱打人,对我们很好。”她说。但好景不长,刘军红开始单独叫学生到他的办公室辅导功课,并伺机实施了强奸。

对这个懵懵懂懂的小姑娘来说,每次回忆起这段惨痛的经历,不啻为一场噩梦。在此之前,从7岁开始,她就学会了除草、拔麦苗、做饭、喂猪,“家里的农活基本都能干”。过早的劳动让她粗糙的小手关节明显突出。她的童年就像野草一样任其疯长,色彩是灰色的,充满单调和苦涩。她很少笑。偶尔一笑,自然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来。

自从被刘军红“欺负”后,马红娟上课再也无法集中精力了。“上他的课,看都不敢看他,我的学习越来越不好了。”她说。

挥之不去的阴影笼罩着她的生活。以前那个爱跳皮筋、跳绳,喜欢听“凤凰传奇”的小姑娘不见了,“我什么都不爱干了”。

不满11岁的何洁同样生活在巨大的阴影之中。她告诉记者,刘军红曾先后强奸她至少达8次之多。每当碰上刘军红的课,她怎么也控制不住自己,幻想有一天,亲手把刘军红杀了。

说这话的时候,何洁的小拳头重重地砸向了心脏的位置。

“我妈妈离我太远了”

“为什么没想着告诉妈妈?”记者问。

“我妈妈离我太远了。”马红娟说。

马红娟童年时,父母便已离异。母亲远在内蒙古打工,靠在工地搬砖头为生。母女俩有时候甚至一年见不了一面,上一次见面还是2011年春节。目前,她寄宿在大姨家生活。

16日, 在自家厅房的炕沿边,黄香莲为没有在意发生在侄女身上的这些异常而后悔不迭。她曾发现马红娟中午不想吃饭,“叫唤肚子疼”,但这没有引起她的足够重视。

“想不到事情这么出了,我也想不通。这对娃娃一辈子都是一种伤害。”她叹气说。

获悉事情真相后,黄香莲做了激烈的思想斗争。“我们不隐瞒,不然娃娃大了,有亏欠……翻来覆去地想,还是要报警,要给孩子一个公道。”她说。

采访中,受害女生们先后表达了类似的想法,案发后“怕丢人,怕家长打,不敢跟家长说”。

中国青年报记者统计了接受采访的7位受害女生家庭情况发现,绝大多数为典型的留守儿童家庭,要么双亲都在外地打工,女孩跟爷爷奶奶一起生活,要么父母亲中的其中一位长期不在孩子身边。

事实上,如果不是越来越重的心理恐怖压垮了受害女生孙婷婷最后一道心理防线,将受伤害的事实哭诉给母亲董红艳,恐怕犯罪嫌疑人至今仍逍遥法外。

孙婷婷回忆说,她曾经被刘军红威胁:“如果把事情告诉别人,将打断她的腿。”她之所以“忍不住”告诉了母亲,是因为她听同学说“马上要轮到你了”。

对于从来没有念过书的董红艳来说,知识的匮乏以及过于粗放的家庭教育,使她很难专注到孩子成长的细节。

她的想法或许能代表大多数农村家长的心态。女儿孙婷婷曾将转学的想法试探地告诉了她,却遭来一顿呵斥:“到哪里老师打学生都是合适的,娃娃吓得再也没敢说。”

“庄稼人嘛,娃娃吃饱穿暖就可以了,到学校识几个字就行了。我想把娃娃送到学校是最安全的地方,压根就没往那个地方想。”董红艳说。

值得注意的是,采访中,多名受害女生均提及刘军红在上课时经常打骂学生,有时甚至直接用拳头袭击脸部,“好几天都不消肿”。

对此,已经被免职的碧岩乡珠帘小学原校长任强表示:打学生的现象并没有发现过,“如果发现,是坚决制止的。”

“我也在这个问题上想不通。我天天面对的是一个怎样的老师呀。一点迹象也没有,学生也没有向我反映过这样的事情。”任强说。

据任强回忆,刘军红平时少言寡语,很难接触。

“事情发生在我们身边,我们也很意外,很震惊。平时也就是课间操期间相互(到房间)看看,平时各自房间办公,发现不了存在什么问题。”珠帘小学老师赵军宏说。

在赵军宏的印象中,刘军红教学尚可,所在班级的成绩也在碧岩学区名列前茅。但平时话不多,两人也很少谈及家庭和孩子,偶尔会一起打打篮球。

[责任编辑:PN018] 标签:刘军红 小学女生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