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湖南株洲58岁被拆迁户自焚调查

2011年04月25日 14:29
来源:云南信息报

“他们做好了有人自焚的准备”

受访村民说,在汪家正自焚那天早上,拆迁施工人员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原始视频显示,巨大的钩机开始作业的同时,当地医院的120急救人员就一直在现场待命;最终扑灭汪家正身上火苗的灭火器,此前也就放在距离汪家祖宅西侧不足15米的两个小树中间。

“他们早就做好了有人自焚的准备,就等着他自己烧了。”汪家正的女婿说。在岳父被送往医院后,在附近的钩机仍继续作业了近2个小时,没有停止的意思。

汪家正的女儿汪海燕说,父亲是个秉性刚直的人,之所以会“跳出来”,是实在看不下去了——除了全村涉拆的194户人家的宅基地外,还有将近1300亩的耕地被强征。汪家正相信,作为农民,一旦失去了这些,也就失去了生存的活计。在和言仕明等人查看了大量法律书籍后,他们决定联合起来——告状去。

诉讼

法院内部人士:

未掌握征地、施工许可等手续

2010年7月,由村民言仕明起草、全村近百村民签字的第一份《行政诉讼状》到了法院院长的案头,株洲市市长王群成为“非法发布征地公告”的法人被告。在这份诉讼文书中,村民对大学城项目征地拆迁的合法性提出了质疑。村民指控株洲市政府行政许可行为违法,并指出“在施工过程中,工程建设方和项目利益人非法变更土地使用性质、打着建设大学城项目的幌子,为商业住宅开发商牟利”。

横石村村民们说,被告曾提交由湖南省国土厅和株洲市国土局下发的“株洲职教大学城用地”审批单。但他们认为,这两份关键证据不仅不能证明工程合法,恰好证实整个大学城项目未得到国家和省市有关部门的真正规划许可。而“审批单”作为一个行政办事程序的文字记载材料,不能作为征地和施工的依据。加上施工方擅自改变村民回迁地用途等细节,足以证明整个项目是非法的。

“2011年3月,历经一审败诉,二审维持原判的裁定下发到了横石村。我们还是输了,法院认定‘审批单’所证实的问题,不属于其审查范围。”言仕明等人说,当时,他和汪家正等人又向湖南省高院就“审批单”违法细节进行诉讼,但至今未获立案。于是,村民们开始上访,但这样的举动被认为是“人为干扰工程建设”。当地政府甚至发表网络公告称“以正视听”。

就村民们所指“大学城项目仅凭借‘审批单’开工,没有法律依据”一说,记者多次试图与二审法院和工程指挥部人员联系,但均未获回应。株洲市法院系统一名不愿具名的内部人士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说,实际上,大学城项目征地和施工许可等手续,在项目上马之初的很长一段时间里,确实未获正式批文。且直到现在,项目批文是否已经拿到,他们也“并不掌握”。

他说,横石村钉子户们的上访并非由判决引发,从大学城项目上马之初就一直存在。2009年年底,曾是上访主力成员的村民言长春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零6个月。罪名是“妨碍公务罪”。

而言长春的家人说,在言长春被羁押期间,项目利益方曾迫使其在“拆迁补偿协议”上签字画押。随后,言家被拆。言长春的弟弟言长根为给哥哥讨说法,在自己家墙壁上用油漆书写的“冤”字还保留在那里。

公益项目背后的暗流

在横石村,除了现任村长郭建光,村民们提到最多的,是一个叫言曙光的人。18名钉子户一直认为,整个大学城项目能够继续开工,并屡次强征土地得手,与言曙光的“学林建筑公司”有着密切关系。

在大学城多个施工现场,学林建筑公司的施工标志随处可见。当地一名知情人士透露,此前一直靠开碎石场为生的言曙光几乎承揽了大学城工程的所有“土石方”清运工程。而与此同时,一个叫“云龙物业管理”的公司也成为众矢之的。该公司被认为,系项目征地的“打手”——所有土地征收归该公司操作,征收完毕后,再交由学林建筑及其他开发商搞工程建设。

记者昨日对这两个企业进行了实地走访。在大学城工程指挥部所在的一条东西走向的大街上,几乎随处可见冠以“云龙”字样的工程单位牌匾。而学林建筑公司就位于现在的中南林业科技大学对面的一间小铺子里。从外表看,丝毫没有“公司”的派头。汪家正自焚事件发生后,这里只剩下一位老者看管店面。负责人早已不知去向,与它一街之隔的云龙物业管理公司情况也大致相同。在现场,记者除了见到几名身着运动装、剃着“光头”的青年男子围坐在一起闲聊、抽烟外,未能从这里获得任何回应。

当地一名知情人士说,实际上,按照责任划分,大学城项目的直接责任人,正是云龙示范区主任蔡溪。他的另一个身份是株洲市副市长。而在整个大学城项目的背后,是云龙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的巨大财力支持。但这一说法,未经官方证实。而记者多次与蔡溪本人联系,也未能获得回应。

村民言大新说,他们曾多次要求与蔡溪面谈解决问题,均遭拒绝。2010年2月8日,在那次最严重的打砸事件发生后第三天。该村50多名村民徒步40多公里到长沙陈情。当日,在湖南省有关领导的过问下,蔡溪才答应与村民见面。但村民等到下午5时许,被告知蔡溪变卦。“面谈、解决”问题的愿望,再次落空。后来,蔡溪被调往株洲市。

烧不掉的困扰

昨日下午6时许,株洲市中院就汪家正自焚事件作出书面回应。这份文字信息说,株洲市铁道科技职业技术学院新建项目是株洲市为发展职业教育事业而实施的公益性工程。该项目(大学城项目)自2009年实施以来,得到了国家发改委、教育部等部门的重视和支持,其用地经省政府批准,有相关土地许可批文,征用手续合法,补偿工作到位,但汪家正等10户以补偿标准太低为由拒绝搬迁腾地,直接影响了项目进度,造成巨额经济损失,并将导致新生今年下半年无法如期入学。

对此,村民们有一番自己的认识,他们说官方在这份说明中,将整个大学城工程项目人为切割为“株洲市铁道科技职业技术学院新建项目”,意在转移公众视线。实际上,仅仅从征用耕地1300多亩这一条上,湖南省政府都不可能有权批准这个项目。按照国家有关法规,涉及基本农田征用的,必须经由国务院批准。

就在这份书面材料被挂上网络之前,云龙铺镇所在地公安分局局长王玉波到抢救汪家正的中医院进行了官方意义上的慰问。但汪海燕说,面对家属不断的发问,王玉波和随行人员很快离开,并未做任何解释。

而记者发稿前,从湖南省国土资源厅获得可靠消息。株洲职教大学城项目,整个征地规划面积近2万亩(13.2平方公里),部分单个项目确实已经获得省厅批复,但整个大学城主工程,因为涉及到基本农田征用,湖南省国土部门无权审批。截至目前,省国土资源厅尚未看到任何国务院有关部门对这一项目征地许可的任何正式批复。记者 纪许光

[责任编辑:王尚喆] 标签:株洲 拆迁户 自焚 村民 科技职业技术学院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