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山楂树”经济账

2010年09月30日 17:41
来源:瞭望东方周刊 作者:周范才

这是一场梦想成名的冲动。

远安县地处神农架南麓,毗邻三峡库区。由于地理位置偏僻,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国家启动“三线”建设至今,远安承接了大量的军工企业,厂房分布在全县大小不同的山坳中。以至于今天,远安县依然是湖北省惟一不对外开放的县。

这让远安长期不为外人所知,但随着电影《山楂树之恋》的上映,张艺谋的到来让远安的名字一夜之间在全国叫响。这是投入巨资也无法换来的宣传效应,成名的诱惑由此激发着远安官方抑或是老百姓的热情。

显然,即使是养在深闺,远安的大小官员也知道张艺谋“点石成金”的魔力。

申请23万元专项经费为服务好张艺谋

“我们能做的仅是政治工作动员,而不是用纳税人的钱来投资电影。”这是宜昌官员反复声明的。但谭建国也认同,“张艺谋拍电影并不是普通的商业行为。”然而,全县、全市政治工作动员的隐形成本为张艺谋节省了开支,却并无可能算作对电影的投入。

“只要片尾的鸣谢单位出现‘远安’两字,宣传的目的就达到了。”王休武等远安当地官员对牵扯了很大精力的“协拍”回报要求并不高。

然而,这也是个未知数。“我们最担心鸣谢单位统一写成了‘感谢宜昌市委市政府’,连远安两个字都没有。”王休武说。

事实上,对仅仅13万人口的远安而言,为服务剧组而产生的花费并不能完全忽视。

民营的鸣凤宾馆是远安县最好的宾馆。为了让剧组近200人住好,远安县出面协调,将标价1880元一天的豪华套房作价380元一天提供给张艺谋居住。对外标价180一天的标准间也作价为120元、80元一天提供给剧组。

最多的时候,张艺谋剧组将远安宾馆主楼三四五层全部包了下来,入住的客房多达98间。鸣凤宾馆总经理周锁柱承认,剧组租住期间只能做到“保本”“微利”,“这要感谢‘协拍办’,县里给我们每间房都提供了补贴。”

本刊记者在鸣凤宾馆的入住账目上看到,4月13日剧组正式进驻的第一天账面收入是9500元,4月23日拍摄的高峰时期宾馆账面收入为11360元。

在拍摄女一号静秋坐船过河的一场戏时,远安县“协拍办”根据剧组的要求从宜昌租来一条木船,等拍完戏还回船以后,张艺谋才发现剧中的演员上船时挎着书包,下船时书包却不见了。“穿帮了要重拍,我们又找人把船从90公里外的宜昌运了过来。”王休武说,“拍完了剧组不想再出钱了,就动员我们干脆把船买下来。”最终,在支付了2万块钱后,这艘为张艺谋拍过戏的破船留在了远安。“当然不值2万块钱,但要看到船的隐性价值。”王休武说。

对远安而言,类似资金的投入还有很多,比如专为剧中女主角静秋和男主角老三幽会而搭建的凉亭,为了船只停靠而新修的码头。这为剧组大大节省了开支,也免去了和当地百姓打交道的麻烦。

“补偿了30来万元。”王休武表示,服务剧组的半年多时间内,尚有很多间接的成本并不能计算出来。

谭建国也否认宜昌市在该片拍摄中有直接资金作为投资方的投入,“这跟唐山拍《唐山大地震》是不一样的。”不过,他也认为如果将类似的补偿、“服务专班”工作人员的专职工作等成本也算在其中的话,“几百万都有可能。”

宜昌市夷陵区也承担着电影的拍摄任务。在区委宣传部一份“关于解决电影拍摄接待费用的请示”的文件中,本刊记者看到为服务好张艺谋“特申请23万元专项经费”。

本刊记者看到夷陵区领导慰问张艺谋剧组的一份“慰问单”,上面罗列着礼品清单:猪肉200斤,山鸡10只,腊猪蹄8个,土鸡蛋500个,清江鱼40斤,“稻花香”5件,茶叶5提。

据本刊记者了解,在张艺谋呆在宜昌、远安选景、拍戏的数个月中,类似的慰问曾多次进行。

远安县改名“山楂县”?

张艺谋带来的喧嚣在远安县城持续了一多月。

此后,直到电影上映,留给远安人的仅仅只是记忆,他们甚至都没有留下一张照片、一段影像。

王休武等人一再向本刊记者解释,因为市里和剧组签有保密协议,他们不得在现场拍照、摄像,也不允许将任何拍摄的信息透露给媒体。但谭建国对此表示了否认,“我们跟张艺谋没有签订过任何的协议。”

但不论如何,张艺谋带来的诱惑已经让远安无法平静下来。

“因为《英雄》,张艺谋让九寨沟闻名天下,《千里走单骑》令丽江旅游如虎添翼;《三枪拍案惊奇》使得甘肃张掖丹霞地貌景区的门票连翻数倍。”媒体类似的表述开始成为远安县各级官员探讨的话题。本刊记者在中共远安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张骏的一篇调研文章中就看到如下的表述,远安应“借《山楂树之恋》的东风??打造影视文化产业,带动地方经济的发展”。

按照张骏大胆的设想,远安应该学习浙江横店,利用张艺谋拍摄《山楂树之恋》的契机将远安打造成“影视外景基地”。

尽管坐拥“山楂树之恋”故事发生地的名头,远安或者是宜昌境内其实很难看到山楂树,但这并不阻碍远安县打造“山楂树经济”的构想。

根据此前媒体的报道,远安县有官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一度传出,将山楂树公布为全县的“县树”,号召在全县广泛种植,进而将远安县改名为“山楂县”。

对此说法,王休武不置可否,仅仅表示,“如何利用此次契机,将远安旅游做大做强需要通盘的系统考虑。”

影响显然已经彰显出来。电影《山楂树之恋》杀青后,远安开始为电视剧《山楂树之恋》搭建影棚。8月底,由江苏卫视投拍的电视剧版《山楂树之恋》开机,李光洁、王珞丹这对当红演员正出现在远安的山水丛林中演绎着一幕爱情的故事。

在影片的另一拍摄地宜昌市夷陵区境内的“百里荒”景区有一棵硕大的山楂树,酷似原著中描述的场景,这也是电影的取景地之一。据谭建国介绍,在电影杀青后不久,就有北京某企业老板过来接洽开发此地的旅游。“已经签了3个亿的合同。”夷陵区委宣传部副部长余从荣对本刊记者称。

远安县主要外景地之一的“村长家”也在电影杀青后,成了游客追逐的对象。该农家的主人李开敏透露,从张艺谋离开到电影上映,几乎每周都有人慕名跑几十里山路找过来,“有时一天都来两拨人。”

李开敏在家里堂屋的八仙桌上准备了一个茶壶,桌子上用铁托盘盛放着十余个玻璃杯,只要来人就给泡杯茶。有邻居建议他,“进屋参观每人两块,喝茶加收一元。”但李开敏说他“做不出来”,“都说以后可以赚钱,但怎么赚我们也不知道。”

9月16日,电影《山楂树之恋》在全国公开上映。

根据谭建国的估计,“这将创造宜昌的电影票房奇迹。”但奇迹能否在宜昌、远安的官场、商场,甚至于李开敏的家里发酵,却是未知数。■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