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强奸杀人案件现两凶手 嫌犯家属申诉未被立案

2009年01月05日 10:57
来源:华商网 作者:江雪文

十多年来,聂树斌的母亲一直处在痛苦之中

聂树斌(后排右)出事前两年和家人的合影

华商网1月5日报道“王书金一旦被判处死刑,意味着聂树斌案可能永远失去改正的机会。”在给最高人民法院的申诉书中,李树亭律师这样写着。

这并非不可能。2007年11月,最高人民法院要求河北省高院处理聂树斌母亲的申诉,至今400多天已逝,河北省高院仍未就聂案再审立案。与此同时,距离“真凶”王书金的二审开庭也已过去了一年多。

一年多来,围绕聂树斌案,聂树斌母亲的律师、王书金的律师以及各方当事人,均在为寻找一个真相而努力着。如今,伴随着聂案陷入胶着状态,他们也陷入了焦灼。

观察者认为,聂树斌案的艰难进展,亦折射着中国司法改革进程的艰难。

张焕枝从里屋拿出一个小小的布包裹,小心翼翼地打开。

户口本、土地承包证、银行存折……最下面的小塑料袋里,是几张照片。照片上儿子聂树斌笑得合不拢嘴——不过,那是十多年前了。儿子早已死了,被枪决了。

儿子的坟在离家不远的地方,坟头的草绿了又黄,已经13年了。这个冬天,母亲还在为儿子的灵魂奔走呼号——她坚信,儿子是冤死的。

曾任“四人帮案”辩护组组长、如今是“聂案”申诉阶段代理律师之一的律师张思之,也相信聂树斌是被冤杀。

从2005年3月“聂树斌案”被媒体曝光,迄今已3年多,此案仍悬而未决。而随着时间流逝,“聂案”已事关中国司法公正。“请不要忘记聂树斌!”这是81岁的大律师张思之的呼吁,也是中国法学界的沉重关切。

“他们知道一个母亲的苦么?”

2008年12月17日,天气干冷。64岁的张焕枝再次来到河北省高院立案大厅,催问儿子聂树斌的案子。

几年来,她几乎每隔10天就要来一次河北省高院,这次她比较幸运,只等了不到两个小时,便见到了法官。

“我儿子的申诉案啥时才能立案?”依然是老问题。

“还在审查,等候通知。另外,法官也只能是个人意见。这个案子要审委会讨论。”法官的回答和上次没什么不同。

20分钟后,会见结束,寒风中,这个忧伤的母亲有些茫然。

2007年11月5日,在苦盼两年多后,她终于等到了最高人民法院寄来的信函:聂树斌案的申诉,已函转河北省高院处理。

此前的2005年3月,因为王书金在河南落网,尘封10年的聂树斌强奸杀人案,被曝“另有真凶”。

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此后一直没有停止申诉。但河北省高院一直拒绝受理她的申诉,理由是张拿不来儿子的死刑判决书。

[责任编辑:PN027] 标签:聂树斌 王书金 强奸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