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六旬依伯独撑一座托老院 力不从心想找个合伙人

福州新闻网讯 63岁的郑嘉炳与养子共同创办了托老院,如今养子离开自谋出路,托老院的重担压在了他一人身上,“我想让托老院一如既往地为老年朋友提供安度晚年之所,但我实在是力不从心了,想找一个有志从事养老事业的人合作,共同将托老院长期发展下去。”15日,郑依伯打进本报新闻热线968800时这样说到。

年过五旬办托老院

郑依伯创办的托老院有个好听的名字——“清逸托老院”,位于仓山盘屿山边村,养老院背靠高盖山,院里环境优美,绿树成荫。昨天下午,记者走访了清逸托老院。

郑依伯是家中独子,早年在建宁山区工作,后来回到福州一工厂上班,之后又从事过多项工作,打过零工。

他告诉记者,他25岁那年,母亲病逝,次年,父亲也离世。由于在外地工作,父母生病时他无法在身边照顾,都是邻里乡亲帮忙,对父母他满心愧疚,对乡亲,他深怀感恩之心。

“2001年,我就有了创办托老院的想法,到了2003年,房子建好后,我将自家住宅稍作改建,创办了清逸托老院。”郑依伯说,“创办托老院的原因,一来是我时刻记着乡亲们的恩情,二来刚好自己也想有份工作,自己又有场地。”

2003年8月15日,清逸托老院向有关部门备案,当年的12月26日住进了第一位老人。 

辛苦但无怨言

创办清逸托老院后,郑依伯和养子便全身心地投入到托老院的工作中。来托老院养老的多是一些痴呆和生活不能自理的老人。老人们日常吃喝拉撒都由父子俩负责,辛苦,但两人默默承受,日常的精心照料只为了让老人们过得舒心。

“养子的离开对我是一个很大的打击。”郑依伯说。2008年,养子已经34岁了,渴望早日成家立业。郑依伯也计划在当年的10月为儿子操办婚事,但由于要维护托老院的设施,他将用于儿子婚事的1万多元先行支出,儿子不理解他的做法,独自外出打工,从此没再回到托老院工作,托老院的重担就落在了他一个人的身上。

如今,托老院里住着16名老人,他们的日常生活都由他一人负责。每天4时许,他就起床巡房,帮老人们整理卫生,然后出门买东西为老人们做早餐,照顾老人们用过早餐后,他又再次出门置办午餐和晚餐的饭菜。晚上还要巡房,陪老人们聊天直到深夜才能回房睡觉,天天如此。

郑依伯说,托老院的突发事件时有发生,老人突患急症,他一个人要忙于贴身照顾,又要联系救护车,还要到几百米外的地方等候不认识路的医护人员。

想找一个人合作

为了维持托老院的发展,郑依伯也向每名老人的家属收取一些费用,但费用相对较低。

郑依伯说:“我一个人维持养老院实在是感到力不从心了。之前,我也对外招聘过护理人员,但来托老院工作的护理人员总是干不长,最长的只做了4个月就走了。”

在采访时,记者注意到郑依伯的左手不是很方便。他告诉记者,他的左手有残疾。

目前,郑依伯最希望的就是找到一位有志从事养老失业的爱心人士。他说,2003年至今,幸运的是他没生过大病,没住过院。“现在我的身体还行,可能还能干上5年或者8年,但8年以后,我70多了,自己也需要别人照顾,那时谁来维持养老院?有时候,我都想不做了,把房子拿去出租,安享晚年。但看着自己辛苦创办起来的托老院就这样终止,实在是心有不甘。如果有爱心人士或者爱心机构介入就好了,任何形式的合作都可以谈,只能能把托老院继续办下去,让老人们在托老院内过得舒心,安享晚年就行了。”

读者朋友们,如果你有心帮助老郑,助其一臂之力发展托老事业。欢迎拨打本报新闻热线968800与本报记者联系。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