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业内谈私人博物馆热:打着旗号要地 用假古董洗钱

2013年07月11日 14:08
来源:山东商报

原标题:赝品收藏背后暗藏情感、金钱两大利益链条

捅不破的“皇帝的新衣”

在童话里,那个不谙人事的小孩子,大胆的捅破了皇帝的新衣

于是,围观者纷纷觉得皇帝真的没穿衣服

但是安徒生并未交待那个孩子的最终结局

事实上,在中国畸形发展的古玩收藏行业内部“皇帝的新衣”每天     

都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由不同的人物上演

而捅破新衣的人,往往会被群起而攻之

群起而攻之的背后,意味着赝品主人背后的利益集团的反击

1 低端赝品

穿着中山装的十二生肖,三英战赵云的瓷盘,商代的青花瓷瓶,文白话掺杂的唐五彩人物叙事葵口盘……

著名作家马伯庸在参观了冀宝斋博物馆后,在博客上以一篇《少年MA的奇幻漂流》将这些雷倒众生的文物一一放出,冀宝斋由此引发了网友们的关注。

在网友们恶搞调侃冀宝斋的赝品的同时,一个尖锐的问题却被多数人忽视,那就是作为2010年正式开馆的冀宝斋,为何在此之前从未被拆穿过?记者通过搜索引擎发现,在7月8日马伯庸踢爆冀宝斋赝品之前,网上只有零星的质疑冀宝斋博物馆展示赝品的声音,其余则是一水的吹捧冀宝斋的藏品如何丰富,如何珍贵,如何得到了文物专家们的认可。“在中国,古玩收藏界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假货,尤其是高端假货,甚至可以仿造得跟真品一样。作为一个从业古玩收藏多年的媒体人,我随时都可以给你说出一堆高仿赝品坑人的案例。”但是说到冀宝斋事件时,陈楠也颇为头疼:“冀宝斋事件的特殊性在于,这些假货并不是高科技手段制造出来的高仿货,而是一些低端到普通人都能察觉出问题的假货,这里面就很耐人寻味了。”

而面对网友们的质疑与调侃,冀宝斋博物馆对于此事的回应也颇耐人寻味:“他(马伯庸)展示的是我们最具争议的藏品……但我肯定冀宝斋博物馆里的真品数远远大于赝品数。”

虽然目前尚无人对于冀宝斋内藏品的真品数与赝品数做出过一个具体统计,但可以肯定的是,作为一个特殊的行业,古玩行里时常会发生“拿着赝品当真品”的事情,而且这种坚持也非常执着,往往是“撞了南墙也不回头”。

2 鉴定潜规则

曾有人开玩笑地说,在当今的古玩鉴定行业里,鉴定专家们往往都是“微表情”分析专家,通过对于藏家表情、语气的起伏变化,对于藏品做出判断。

老山(化名)是山东省内知名的文物鉴定专家,也经常担任一些公益鉴宝活动的鉴宝嘉宾,但是对于每一件藏品的鉴定,老山的判断都非常谨慎,措辞也非常委婉:“这个东西不错,摆在家里挺有味道的”、“这个东西我看不懂,不行您找别人给看看”……当老山对藏品做出这样的评价时,往往意味着他在心里已经将这件藏品定义为“赝品”。

“不是不想说,而是不敢说。”谈起鉴定藏品的经历,老山也很无奈,因为很多藏家的藏品,往往是其罄其所有得来的,如果直接对这些藏品的真假作出判断,很可能会让藏家的感情无法接受。

或许大多数读者,都曾有过这样的经历:花钱买了一部新手机时,对于新手机颇为喜爱,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感情也逐渐的淡化,甚至于会产生“换一部手机”的想法。“在心理学上来说,这种情况很常见,但是古玩例外。很多古玩收藏者一旦拥有了某一件他认为是真品的藏品,就会一直喜欢下去,甚至对它产生一种强烈的感情。”

就像是俗话说的“孩子看着是自己的好,老婆看着是别人的好”一样,不少藏家对于藏品就像是家长对于孩子的感情,因此一旦有人认为孩子不好,家长的心里总是或多或少有些不开心。

“我把藏家定义为两类人,一类是刚入行的,他们什么都不懂,因此你说出你的判断后,他们会很开心,因为可以学到很多东西。另一类则是常年搞收藏的,他们可能是倾尽一生所有去搞收藏,如果这时候你说这藏品是假的,他肯定会不高兴,甚至会张口骂你。”老山和赵景华,都曾有过类似的遭遇:“所以现在很多鉴定专家不但会鉴定藏品,还都是微表情专家,根据藏家的表情,斟字酌句的跟对方谈。”

因此在古玩行里,专家们有一个默契的潜规则,那就是一旦遇到藏品是假的,往往会推脱自己“看不懂”、“看不明白”。“这么说有两个好处,一个是可以避免刺激藏家,再一个也是不得罪人,万一人家的藏品是某些知名专家鉴定过的呢?”赵景华表示。

在老吕看来,那些搞了一辈子收藏,或者是收藏了大量古玩的藏家,轻易不会找人来给自己的藏品做鉴定:“即使来做鉴定,也是在求一个心理认同或者心理安慰。你想啊,他能一下收藏几十件几百件甚至上千件的藏品,他肯定已经有了自己的一套收藏理论,这个时候你即使告诉他这是假货,他也不会认为你是对的,相反他会觉得你水平不行。所以这时候鉴定专家一般就说自己看不了,或者是违心的承认这是真的,如果不这样,你就会得罪人。”

3 大藏家背后的利益集团

每一个大藏家的背后,都或多或少的有一个利益集团。

这个利益集团往往是由文物贩子、制假者和鉴定专家组成,他们形成一个利益共同体,忽悠藏家不断的掏钱购买赝品。“中国的文物收藏鉴定专家数量不多,同时认证也存在一定问题,很多人往往会自封或者被封为‘鉴定专家’,或者加入一些所谓的文物鉴定协会,打着这些协会专家的旗号骗钱。”

与以往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忽悠方式不同,这个利益集团更多的是采取做局的方式来忽悠有钱的藏家。“举个简单例子,一个孩子生下来是一张白纸,什么都不懂,如果你从小就给他灌输一些黑白颠倒的理论,那他可能就会相信黑是白,白是黑。很多所谓的利益集团就是这样,给刚涉入收藏行业的大藏家们灌输一些错误的理论,让他们养成错误的收藏观念。”

一旦这种利益集团形成,即使有敢于说真话的鉴定专家,也很难纠正藏家们错误的观点。同时这个集团为了自身利益,也不惜去攻击说真话的人。

“得罪一两个藏家没什么,但是得罪一群在圈子里混的人,可能就会引来一些麻烦。”赵景华就曾听说过类似的事情,曾有大藏家请了一批专家去给自己的藏品做鉴定,其中有一个比较老实的专家因为说了实话,引起了藏家的不满:“随后大约有半年左右的时间,网上、圈子里时常会出现一些攻击这位鉴定专家的言论,使得这位鉴定专家颇为无奈。”“去给人做鉴定,犯不着把自己的饭碗给砸了,所以大家干脆就心知肚明,尽量不得罪这些藏家和他背后的集团,而不得罪人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轻易否定别人的藏品,哪怕你知道那是赝品,你也别戳破。”老山对记者表示。

当然,除了大藏家背后有利益集团之外,还有一个特殊的“情感集团”,这些人与大藏家们一样,也收藏了一批赝品,在屡屡被人鉴定为赝品之后,他们开始与一些大藏家们形成了情感联盟,抱团取暖:“肯定别人,就是肯定自己,你想一下,如果你收藏了很多古玩,大家都说是假的,忽然有个大藏家说你收藏的是真的,你是否会出现一种知己的感觉?于是你们就结成了一个情感联盟,由此可想而知,一个大藏家身边都是这样一群肯定他的人,那他更不会认为自己收藏的是赝品了。”

4 赝品也有大用处

当然,在当今畸形的收藏业内,藏家因为赝品“打眼”的情况确实存在,但是还存在这样一批藏家,他们明明知道这是赝品,却依然愿意出钱购买,甚至为赝品开具各种鉴定证书,形成了一股知假买假的风潮。“这里面的因素很多,比如说骗贷或者洗钱。”最著名的例子,莫过于2011年爆出的金缕玉衣制假案。

商人谢根荣先是托人制作了一件所谓的“金缕玉衣”,以几十万元的高额鉴定费请杨伯达等五位著名的文物鉴定专家隔着展柜对金缕玉衣做出鉴定,开出了两件金缕玉衣价值24亿的鉴定结果。随后,谢根荣又以这个鉴定结果,向银行骗贷7亿元人民币,尽管此事以谢根荣被判无期徒刑而告终,但是造成的损失却难以挽回。“不仅仅是国家财产遭受了损失,古玩鉴定行业的公信力也因此下降。”老山表示。

除了骗贷,洗钱也成了藏家们购买赝品的一个因素,赵景华表示:“我就听说过这样的事儿,一个企业家办了一个私人博物馆,收了一批赝品,然后花钱找人开具了真品的证书,并且估价上亿元。”随后,这位企业家在开董事会时提出,自己想多投入一部分资金,于是将自己的私人博物馆折价3000万当做资金投入到企业中:“这其实就是一个变相的洗钱。”

而近年来,随着私人筹建博物馆热潮的出现,知假买假现象也越来越多,对此赵景华分析,这种风潮的背后,其实也颇有深意:“一个是可以圈地,打着成立博物馆的旗号问政府要地;再一个是希望通过私立博物馆将假古董变成真古董,然后私下出售,获取暴利;还有就是获取社会地位和信誉,从而用博物馆里的假古董进行融资洗钱。”

也正因为如此,面对如今网上热炒的冀宝斋事件,很多业内人士都抱有一种平淡的态度:“因为这里面的水很深,谁也不知道这些赝品背后,到底隐藏着哪些秘密。”“古人玩古玩,玩的是古董里的‘道’,这个东西做工精美,艺术价值是怎样的,文化内涵是什么,这是古人玩古玩的一个主要目的,但是现在人玩古玩,大多数不是为了‘道’,而是为了钱。所以一旦跟钱扯上关系,古玩收藏的味道就变了。”赵景华感慨地说。

[责任编辑:PN044] 标签:不破 皇帝 新衣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