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合肥少女拒绝求爱遭毁容续:家属否认曾索千万赔偿

2月24日,合肥,只因求爱不成,某中学一名17岁的中学生陶某竟然强行闯入民宅,将汽油泼向一名16岁的少女,并点起打火机将其烧成重伤,或致终身残疾。此后,伤情鉴定迟迟未做,女孩的医疗费用遭停止支付,嫌犯要求取保候审,几乎将受害人家庭逼上绝路。图为17岁的周岩正躺在床上,母亲李聪正在为其擦拭膏药,周岩的小姨李女士站在一旁,鼓励孩子要坚强。张致成/摄

出事之前的小周非常美丽src="http://y3.ifengimg.com/news_spider/dci_2012/02/5197e3e424a94b34e763b73309b0a1d3.jpg"

出事之前的小周非常美丽

如今的小周“面目全非”

如今的小周“面目全非”

陶父同名ID曝毁容少女家曾索千万赔偿

网帖中所说陶家对周家的好

只因求爱不成,合肥90后少年陶某竟然来到“心仪”的女子家中,将打火机油泼向少女,并点火将少女烧成重伤致毁容。此事经报道后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一直处于沉默状态的陶家2月25日在微博上公开道歉。2月25日晚,论坛上又出现一则陶家向周家道歉的帖子。帖子上写道周家曾向陶家索要1000万的赔偿,后来又降到280万。对此,被毁容少女的家人称网贴所述不实,仅提出过280万的赔偿。

2月25日晚22点28分,一位自称是合肥毁容少女事件中肇事方陶某父亲的网友在合肥某论坛发表这么一则帖子。帖子的标题为:“我是陶某的父亲,真诚地向大家道歉,我们会承担应付的责任。”

贴子中写道:“事情发生的当夜,陶某就多次向周某和其家人表达了后悔愧疚的心情,并向其母亲下跪忏悔。双方父母就赔偿问题也一直在商谈。周某父母要求的赔偿款虽从2011 年10月底的1000万元后降至12月份的600万元,到2月12日要求的赔偿款280万元外加一套住房,由于我们也是工薪阶层,在住院期间已借款,我们实在无力承担巨额赔款,希望继续磋商,但遭到拒绝,继而在网络发表文章。”

“自2011年9月17日至12月20日周某住院期间,我们始终积极地在治疗上和生活上给周某及周某家人提供我们能做到的所有帮助。每天下班后到医院看望孩子和她父母,询问病情,及时足额缴纳医疗费用,唯恐耽误孩子治疗。到12月20日,周某父母通知我们已和医院商定出院时,我共支付住院期间医药费33.86万元,不欠医院任何费用。在周某住院期间,考虑到她父母往返不便,我特地在安医对面租房给她父母居住,好照顾孩子,还另外支付周某父母1万元用于日常开支。随着季节变换,我们及时给周某和其父母购置衣物及生活用品。”

周家:只提出过280万赔偿

这则道歉并澄清事实的帖子发出后,再次激起千层浪。合肥网友“永久的筱东”说:“你们毁了别人的一生,道歉赔钱有用吗?”

也有网友怀疑,索要1000万赔偿,有些不太可能。

对于陶父同名ID所曝的周家刚开始时曾索要1000万赔偿的说法,毁容事件发生时亲手救下周某,并一直在照顾她的周某小姨李女士回应称,“这根本是没影的事情。”

李女士称关于1000万赔偿的说法不实,要求赔偿280万的说法她表示认可。

“侄女(周某)在重症病房的时候,陶家曾答应过我们,无论孩子要治10年还是20年,他们都会负责的,还会带周某到韩国去整容。后来对方不愿一直帮助我侄女治疗下去,希望我们提个赔偿数字出来,他们一次性赔付,以后治疗的事情就不关他们的事了。我姐没同意,我们咨询了别人,据说后期治疗需要很大一笔费用。在这种情况下,我姐才提出赔偿280万的要求。”李女士说。

“在安医对面租房给她父母居住,好照顾孩子,还另外支付周岩父母1万元用于日常开支。随着季节变换,我们可以及时给周岩和其父母购置衣物及生活用品。”李女士说,这些陶家在周某住院前期确实有做到,自己不否认,但是自从周家拒绝在取保候审申请书中的情况说明上签字后,就不在受到陶家的照顾了。

 
[责任编辑:PN030] 标签:ID 毁容少女 周某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