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武汉男子逃出精神病院欲自证健康 被不明身份者掳走

2011年04月28日 07:46
来源:金羊网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被扣留的男子(右)自称姓周,但不肯透露自己的身份,只表示自己不是警察。

刚接受完《拍案惊奇》栏目采访,谁知竟发生这样一幕——七八名不明身份人员南方台内掳走“越狱者”

●武汉一消防员屡告单位被关进精神病医院4年多

●成功“越狱”逃至广州欲证明自己没有精神病

2011年4月19日,武汉一名被精神科监护治疗4年多的消防员在模仿一部电影“飞越疯人院”之后,在朋友的资助下逃到广州,并立刻到广州精神病院做检查,试图证明自己没有精神病。但昨日下午1时30分左右,他在南方电视台大院内,被七八名不明身份的人员强行掳走。截至记者发稿时,广州市华乐街派出所方面表示,尚不能确认这群人的身份。

“疯人院”里被关押4年多

徐武,43岁,武汉市青山区人,是武汉一家大型国企的保卫科消防员,几年前认为单位“同工不同酬”、“克扣工资”,从而与单位打了两三年官司。他称,最后单位愿意调解,并补齐报酬差额3万元,但被他拒绝,他非要打赢官司“争一口气”不可。

在诉讼请求被法院驳回之后,徐武多次去武汉和北京的各大政府部门申诉。在2006年12月的一天,他找到了北京大学一个法律援助中心进行咨询,当他走到校门的时候,被警察带走,送回武汉,后被送到武钢第二职工医院精神科,在里头一呆就是4年多。

徐武表示,在2007年3月29日,他曾经成功从“疯人院”逃出来。那时,他捡到了一个锯条,就用它把锁锯掉跑了出去。跑到北京后,又被押回。

他还说,自己在精神科里无时无刻都在想着怎样逃跑,每天都在观察门窗,寻找机会。而且天天锻炼身体,为逃跑做准备。

学习电影飞越“疯人院”

几个月前,徐武在医院无意中看到一部李连杰的影片,电影里李连杰用床单绞开窗户栅栏逃出生天,于是他连续用了三个晚上来模仿演练。

4月19日,“机会”终于来了。因为医院装修,徐武从3楼的病房搬到1楼病房。凌晨2时,他溜到一个没人的房间,用被单将窗户的栅栏拧弯,撑开了足以通过身体的间隙,“用被单的原因是怕发出声响。”钻出去之后,他接着溜出了医院的大门,而逃跑过程中,医院的医生、护士、病友都在睡梦之中。

这次出来后,徐武头发又长又乱、身上一套脏兮兮病号服、连裤头带都没有。他身上只有两三元钱,遂步行前往武汉南站,试图混上火车逃离武汉,但“由于那个是高铁站,管得比较严,没办法混上去”。

逃出“疯人院”的徐武又用身上仅有的钱坐了公交车去武汉火车站找朋友,他既兴奋又心有余悸地告诉自己的朋友,“赶紧借我一点钱,让我离开武汉,我要再进去那个地方就不能活着出来了”。

遇到好心朋友助其南下

可是,这个朋友刚好在外地出差,失望的徐武茫然地走在路上,天无绝人之路,他竟然意外地碰上了朋友的朋友,该人网名为“江一拍”。他把自己的情况一说后,江一拍义愤填膺,请他到大排档好好地吃了一顿,徐武一口气喝了三瓶啤酒,“4年多没有喝酒了,今天得好好喝一下”。

酒后的徐武找了个普通的宾馆,洗了个热水澡,试穿了刚买的一套新衣服,与江一拍聊天到半夜。“到那里面都是精神病,没有人能陪你聊天,我今天得好好和你聊聊”。

江一拍昨日告诉新快报记者,当时徐武表示“想南下打工”,要他帮忙南下广州。他还怕徐武是什么被通缉的犯人,上网查了他的相关资料,看看他有没有违法犯罪行为,核实他不违法之后,才肯帮助他。

当时,他还逼着徐武写下保证书,“保证不做违法的事情、不去上访、不去北京”,这样,才肯出钱助他南下。

逃到广州

初步检查只有“抑郁症”

做精神鉴定欲证明“无病”

21日,徐武抵达广州。次日,他到广州市精神病医院做神经心理测试等相关检查。接诊的一位林教授在病历上写下“自我评价稍低”、“抑郁情绪”。徐武说,他们只说我有“抑郁症”,没说我有精神病。但是,由于徐武做的是门诊检查,患者在门诊就诊的时间有限,医生是无法全面评估他的精神状况的。在南方电视台《拍案惊奇》栏目编导的建议下,他原本准备于今日前往相关权威机构做精神鉴定。然而,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发生了。

南方台大院内竟被掳走

昨日下午1时30分左右,徐武刚刚在南方台接受了《拍案惊奇》栏目的采访,在南方台的大院内搭乘出租车,准备前往新快报。出租车上有徐武、徐父和江一拍三人,然而,就在新快报记者与他们通电话的过程中,手机突然离奇中断。

后据南方台《拍案惊奇》栏目记者描述,就在当时,有七八名不明身份的人突然打开他们的车门,他们抢走了正用于跟新快报记者通话的那部手机,并将徐父和江一拍强行拉下出租车。正要拉徐武下来的时候,徐武死活不下车,并叫道:“为什么抓我?我犯了什么法?”那群人遂一左一右钻进出租车,将徐武夹在中间,并让出租车司机开车走。

现场目击者称,“他们一边上车还一边打电话,招呼同伙快走。”被强行拉下车的江一拍表示,“他们中有个人还指着我说了一句‘你们闯大祸’了,我们没做任何犯法的事情,我都不知道我们闯了什么大祸?”

南方台记者报案扣下一人,派出所回应称——

掳人者身份未确认 不查清楚不会放人

据南方台记者描述,出租车开到南方台大院时被保安拦住,那群人中,一名武汉口音的男子声称自己是警察,要求南方台保安放行,但他仅仅向保安晃了一下证件的封面,并没有出示证件,车就开走了。

由于这群人没有穿制服、没有出示证件,身份成谜,《拍案惊奇》的记者只能扣下其中一人,并将该男子带到广州华乐街派出所报案。据悉,该男子自称姓周,不是警察,但不肯透露自己的身份。

截至昨日下午6时,华乐街派出所方面表示,还不能确认该名周姓男子的身份,也不能确认这群人的身份,不能确认他们是不是武汉警员。但他们也表示,会查清该男子身份,不会随意放人。

 

[责任编辑:PN013] 标签:身份 人员 徐武 七八名不明身份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