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一杂志登凤姐诗作 编辑称风格受顾城影响
2010年09月02日 14:54新华网 】 【打印共有评论0

新华网9月2日报道 最近有不少网友发现,我省著名的《延河》杂志在其官方博客上发布了两篇博文,分别是网络红人“凤姐”的诗作和对诗作的文学评论,这两篇博文也将刊登在9月份的《延河》杂志上,一时间引起争议,一些网友认为,“凤姐”是低俗的代表,纯文学的杂志《延河》不应该刊登“凤姐”的作品。今天我们第一新闻记者专门到《延河》杂志社进行了采访。

记者从《延河》杂志社了解到,即将出版的第9期《延河》杂志确实选登了网络红人“凤姐”的诗作。

《延河》杂志编辑刘全德:这期的选了凤姐八首诗。

在杂志社里,编辑向记者展示了新一期《延河》杂志的小样,记者从中看到了“凤姐”的八首诗作。这位编辑告诉记者,之前“凤姐”主动给《延河》杂志投稿,这八篇诗作就是从她的投稿中选出来的,而且还做了一些修改。

《延河》杂志编辑宋小云:我觉得凤姐的诗,加上我们时代的标准和美学的标准,我觉得她的诗该发,应该能发。

“凤姐”诗选《这是个优胜劣汰的世界》

从天空落下的黄沙

与这个世界无关

与滚动的人群无关

清洁工在收拾一个

从树上掉下的橘子

无家可归的橘子

晨光中,一只刺猬招摇过市

《延河》杂志的一位编辑告诉记者,不带任何偏见地说,他认为这首诗写得还不错,可以看出受顾城等朦胧诗人诗作的影响。

《延河》杂志编辑刘全德:有些人说她很没有名气甚至她很恶俗,但是她写的作品可以很纯洁,很能打动人。

据了解,《延河》杂志在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发行量一度达到十几万册,但现在的发行量每月只有6千到8千册。而就在几个月前,《延河》杂志刚刚进行过一次改版。这次《延河》刊登凤姐的诗作,有些人就猜测是不是要借“凤姐”来炒作自己呢?对此,《延河》杂志的执行主编认为并无炒作。

陕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延河》执行主编 阎安:我是看的是作品,看的是这一期《延河》要做的80后的诗歌概念。

记者了解到,目前,新一期的《延河》杂志的小样已经送往印刷厂开始印刷,预计将在三四天后和广大读者见面。

《华商报》老牌纯文学杂志《延河》刊登“凤姐”诗作惹争议

刚刚“逆市”改版的老牌纯文学杂志《延河》2010年第九期还在印刷厂,就惹来了“争议”,因为本期他们将刊登一组“凤姐”的诗歌,并且配发2000余字的文学评论。昨日《延河》执行主编阎安称,“凤姐”的诗来自编辑部邮箱的读者自由来稿,《延河》是根据作品质量选用。

落差:纯文学杂志意外之举

昨日中午,《延河》杂志在其官方博客上发表了两篇博文:《延河》2010年第九期自由来稿截图和《延河》编辑刘全德为凤姐写的评论,短短几个小时之后,华商网的论坛上就出现了一个帖子《纯文学杂志<延河>惊现网络红人凤姐诗歌》,在《延河》博客与华商论坛上,网民除了惊讶之外,对此事的说法不一,有人认为:“把宝贵的版面,留给这样一个靠搔首弄姿招徕世人眼球的凤姐,浪费了,《延河》毕竟不是娱乐性杂志,应该对凤姐式的人物加以拒绝。”有人认为:“但愿是纯粹以诗歌入选,如果是借机炒作,对文学是一个大大的讽刺。”但也有人说“没看出凤姐诗还行”。

《延河》作为一个老牌的纯文学杂志,以数十年来对文学的坚守立下口碑,此次刊登无数次被恶搞的网络红人“凤姐”的诗歌,的确有些让人意外,在《延河》所发的博文中,记者得知“凤姐”是主动用电邮向编辑部投稿,标题是“诗歌稿件,从来没有发表过的”。发件人署名为“凤姐罗玉凤”。

在刘全德的评论中,也流露出了对“凤姐”诗作的惊讶:“这是凤姐?对,就是那个目空一切的作秀者。在一个又一个极度恶俗的网络事件疯传并制造出一个大嘴平民的神话时,越来越多的人在意她开口吐出的言词,但没有人在意她内心里晃动的不安的光芒。活在诗歌中的凤姐如此忧郁,她那无意中绽放的黑暗而苦涩的灵魂之花,足以改变像她这样的‘80后’留给公众的印象。”

意外:“凤姐”主动给《延河》投稿

昨日记者从《延河》编辑部了解到,《延河》第九期尚未出版,刚排好版发到印刷厂,但的确要刊登“凤姐”的诗。

“凤姐”的诗是责任编辑宋小云在检查邮箱自由来稿时看到了“凤姐”的邮件,但是宋小云称,他的习惯是先看作品内容,加之来稿很多,所以当时并没有留意作者是谁,当看到诗作在近期来稿中尚属不错的,于是就看了一下邮件标题,当看到作者名字是“凤姐罗玉凤”时,他说:“很意外,没想到她竟然会写诗,因为我们在策划80后诗人专题,所以对诗作的要求也不能太高,就把选出的稿件给编辑部其他人看了一下,阎安主编也觉得写得可以。”

也有人怀疑诗作是由凤姐幕后炒作团队操刀,并非凤姐个人所写,记者对此进行了求证。编辑部工作人员何超锋告诉记者,为了证实来稿是凤姐本人,他们给凤姐的博客发了纸条,并想通过邮件联系凤姐,在打开凤姐博客的时候,也看到了这些邮件中的诗作,而且博客上所留的邮箱也与来稿邮箱一致,所以,编辑部确认邮箱中诗为“凤姐”的诗作。对来稿到底是否为罗玉凤本人所作,记者昨日致电凤姐求证,但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宋小云介绍,此次《延河》的新诗经栏目,刊发了“80后诗歌六人行”专题,凤姐在几位80后诗歌爱好者中排在最后,共刊登了“凤姐”的8首诗,包括《这是个优胜劣汰的世界》、《春天的颜色》、《流云》等。

阎安:凤姐的生活道德不等同于美学道德

《延河》杂志执行主编阎安告诉记者,他看了诗作后,觉得可以就同意了,但是当时他对“凤姐”其人并不了解。

阎安说:“当我知道凤姐是谁之后,我也没有撤稿,因为选稿是看作品不看人,这是常识,她人什么样子和作品关系不大。我能理解普通读者的观点,凤姐的生活道德不等同于美学道德,或许她生活中有很多反常的行为,有很多超出道德常态的形象,但那是在道德范畴,最起码凤姐还没有违法,那她还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合法公民,和所有公民有同等的权利。对大多读者来说,一个人如果在道德上有不确定的东西,就认为这个人所有的方面都不成立,这是很落伍的价值观,根本不符合多元化时代,个体的人也是多元化。‘凤姐’对一个刊物来说,只是一个作者,我没想到大家从这样的角度关注。”

他认为,凤姐的诗与她的形象之间的落差,还涉及深层次的问题:“80后这一代,社会对其有一种误区,认为他们精神性比较差、责任感比较差、强调个性,甚至把个性拿到甚嚣尘上的地步,但其实,80后受到比前人更加完整的现代教育,网络给他们提供了解世界最便捷的途径,这一代人很早就达到思想的成熟度,而社会对这一代人的认知体系落后了,不能及时给他们认知定位,他们只能用各种非正常途径寻找自己的个性。”“如果有和《延河》同等层次的刊物早五年介入‘凤姐’,让她获得正常上升的渠道,那我想,今天她可能是一个创作成就很不一般的人,而不是今天这样一个形象。”他语出惊人。

文坛中人评价:作者一定熟读顾城诗歌

记者将《延河》所刊发的8首“凤姐”诗歌发给西安的青年诗人西毒何殇,在不知作者是谁的情况下,西毒何殇评价说:“估计作者是读过一些顾城诗,这些诗里有顾城、席慕容、汪国真等人的影子,也就是大众理解意义上的朦胧诗,我实话实说,第一首《这是个优胜劣汰的世界》写得还不错,我不带偏见。”

这一点与刘全德的评论有相似之处,刘全德称:“凤姐诗歌存在的意义在于,她把顾城经常演绎的一种近乎完美的童话式心灵结构的两端拆除了。那原本必不可少的代表黑暗的魔性和代表光明境界的神性都化为乌有,一种新的但仍然具有普泛性的心理结构凸显出‘人’的悬空感、漂浮感,童话中的王子和公主不再是人间宠儿,而是一个无所归依的弃儿。”本报记者狄蕊红

凤姐诗选

这是个优胜劣汰的世界

从天空落下的黄沙

与这个世界无关与滚动的人群无关

清洁工在收拾一个

从树上掉下的橘子

无家可归的橘子

晨光中,一只刺猬招摇过市

所有树叶开始朝一个方向聚拢

收集从西方来的风

人们把镜子藏在背后

开始赶集

我怀念 我怀念 逝去的夏天

随风飘走的碎片

我的河边有鹅卵石的睡眠

小窗边的太阳花瓣

那一层层天使在盛开

太阳曾经向我走来

拿着它那好玩的树冠

我喜欢你

随风而去的夏天

而阴冷在下一个秋天来临

芦苇的快乐

吹过来让你的声音逝去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康健 陈大威 编辑:王尚喆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