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热门搜索词:
南方周末揭秘沈阳“鬼楼”谣言流传史
2007年08月02日 11:30南方新闻网-南方周末投票数: 顶一下  【

沈阳“鬼楼”的传闻,这些年来吸引了不少好奇的人前来探险 石立飞/图

7月23日,几名晚饭后散步的当地居民在谈论“鬼楼”。石立飞/图

路官派出所的光学社区警务室就在“鬼楼”下面,这里的片警和社防队员几乎每个星期要劝走一些试图进入鬼楼探险的人。 石立飞/图

沈阳市铁西区一座因为经济纠纷而长期空置的烂尾楼,因几个偶然事件而成就了一个“鬼楼”谣言……

灵异事件

究竟是谁、什么时候、在哪里——睡觉时从床上跑到了走廊里,没有一个人说得清楚。

“鬼楼”通常是指近年来出现在城市中的“问题楼”,因一些怪异传闻而得名,并在民间广为散播。记者在网上查询发现,青岛、北京、天津等城市均有“鬼楼”。然而很少有哪个地方的鬼楼像沈阳鬼楼这样知名。打车到该地带时,只要说是“鬼楼”,出租车司机们便能心领神会,径直开过去。

位于沈辽中路31号、33号的那两栋9层连体楼,就外观而言极为普通。31号楼一层有一家旅馆、一个浴池、一家门窗店,还有一间挂着“铁西区市容管理办公室”的牌子,从二层向上则是住宅,大概有三十多户人家。33号楼通过二层的一通道与31号楼相连。一层也是商用门面房,二层是旅馆。与31号楼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三层以及以上的房子全都空着无人,阳台上的窗户甚至也已经被全部拆除。

一个长达十几年的谣言伴它至今,这里,便是沈阳著名的“鬼楼”。

与各地所谓鬼楼相比,沈阳“鬼楼”的经典之处,在于有一种所谓的“灵异”现象。据说这座楼上的住户曾碰到这样的怪事:晚上明明睡在床上,第二天早晨却发现到了床底下。其他诸如半夜能听到女人的哭声、窗户会自动打开等,多是所有“鬼楼”的共性,无甚特别之处。

沈阳鬼楼的传闻至少要追溯到十几年以前。那时恰是“鬼故事”刚刚走红之际,敏锐发现这一动向的当地电台曾在午夜就此辟出“张震讲故事”栏目,结果一炮打响,擅讲鬼故事的主持人很快“红遍长江以北”。十几年后,当南方周末记者来到沈阳调查鬼楼传闻时,一本名为《鬼吹灯》的书正在全国窜红,被各家书店摆在显著位置。还有一本名为《西藏禁书》的也在网上流传,以各地的“灵异事件”为主要内容,其中有一章专门讲述沈阳鬼楼。

然而,对于沈阳鬼楼传说中的所谓“灵异”事件,南方周末记者调查发现,没有人能给出哪怕一点的确切根据。

蒋凡林在31号楼已经住了10年,他刚来的时候就听人说过“睡觉移位”的异事,可仔细打听,究竟是谁、什么时候、在哪里——睡觉时从床上跑到了走廊里,却没有一个人说得清楚。

鬼楼所处的永善里小区居民老孙听到得更早一些。据他回忆,原永善里商店的经理最先给他讲了“睡觉移位”的异事,并得出33号楼闹鬼的结论。作为一个“唯物主义者”,老孙并不相信。“我说你别胡扯了,世界上哪有鬼啊。”

老蒋、老孙,此地的几乎每一个居民,都曾接待四面八方的来访者,不厌其烦地向他们解释鬼楼的真相。然而谁都没有料到,鬼楼的说法却还是源源不断地流传,并被演绎成更为离奇的版本。

“鬼楼”身世

“鬼楼里住的不是‘鬼’,而是‘黑户’。”

南方周末记者调查得知, 31号楼和33号楼的开发单位是一家——原沈阳集体经济房屋开发公司。这两座楼是该公司开发的永善里小区二期工程,当时分别命名为1号楼和2号楼。居民们说,因为资金问题,盖楼时前后换了多个承建商,从1984一直盖到1992年。中间几度停顿,甚至有鸟类在楼上筑巢。

33号楼旅馆的邓先生说,两座楼盖好不久,因为欠资问题,债主们就将开发商告上了法庭,法院随即将33号楼三层及以上房子查封。此时整座楼的水电煤气等尚未开通。因此,这其实是一座“烂尾楼”。楼上并非因为“闹鬼”导致住户搬走,而是根本就没有人住过。

33号楼一、二层则被原永善里商店所占用,这也是整栋楼仅有的已使用楼层。邓先生曾是原永善里商店的员工,据他称,当初集体经济公司盖这座数时,原永善里商店动迁,开发商承诺大楼盖好之后将一二层返给商店。然而后来却又暗中将其转卖给别人,后来通过打官司,商店才讨回产权。另有当地居民称,在打官司中间,已经在外飘了8年的永善里商店实在等不及,大概是在1993年,于一天晚上将楼门砸开,强行入住,并自行安装水电煤气等开始使用。

永善里商店隶属于原铁西区副食品公司,该公司于1998年改制,永善里商店不复存在,更名为“贞观商场”,后再度更名为“瑞祥商店”,大概因为不景气之故,商店只占用一楼部分房间,其他房间则用来出租,去年又在一楼辟出一部分开了家旅馆,二楼部分由台球厅改造为客房。有传言称,此处曾经开过一个民办幼儿园,一个孩子曾不幸死去。经南方周末记者调查,纯属子虚乌有。

7月14日,本报记者征得旅馆同意,从其二楼一道门一路爬上,终于探得“鬼楼”的真面目。该楼基本设施已经安装完闭,但显然未经使用。地上已经积了一指厚的尘土。有几套房的房门上贴着沈阳市中级法院的封条,时间为1993年。

邓先生称,打了多年官司,33号楼最后被判给了几家单位。结果谁都没法用,便一直空着。

前文提过的蒋凡林称,大概五六年前——正是鬼楼传闻闹得最凶的时候——曾有一位自称银行工作人员的年轻人过来设点卖楼,但呆了一个月,竟然一套也没卖出。后来,就再也没有人来理会那些空置的楼房。

当地居民对空置15年的“鬼楼”深感惋惜,“这楼其实质量不错,要是归个人的话,谁会让它白白空着?”

31号楼的命运则出现转机。由于最后的承建商接盘,卖了好几年,使该楼所有的42套房均成功售出。但与33号楼一样,当时也没有水电煤气等基础设施。住户们经数年上访,于1999年通了电。但由于承建商老范跑了,大部分房子至今也没有拿到房产证。“鬼楼里住的不是‘鬼’,而是‘黑户’。”蒋凡林说。

<< 前一页123后一页 >>
作者: 柴会群   编辑: 郭敏

>> 发表评论

如果您还不是凤凰会员,欢迎 注册

  • 用户:

    匿名发表

    隐藏IP地址

  • 添加标签:

    (*添加多个标签用逗号隔开)

  • * 您要为您所发言论的后果负责,故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 * 以上留言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凤凰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