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安徽6村民被注射假狂犬疫苗续:药贩自首 窝点在河南


来源:新安晚报

人参与 评论

原标题:“问题疫苗”是假药,生产窝点在河南 无为药贩子自首,已被刑拘;省公安厅介入调查,案件仍在深挖 无为县赫店镇苏塘村6村民被疯狗咬后,到村卫生室打了狂犬病疫苗后,1人因狂犬病发死亡,另外5人经检测

原标题:“问题疫苗”是假药,生产窝点在河南

无为药贩子自首,已被刑拘;省公安厅介入调查,案件仍在深挖

无为县赫店镇苏塘村6村民被疯狗咬后,到村卫生室打了狂犬病疫苗后,1人因狂犬病发死亡,另外5人经检测体内也没有发现狂犬病毒抗体。此事经本报连续报道后,引起强烈反响。新安晚报、安徽网记者昨天从无为县公安局获悉,疫苗确定为假药,由村卫生室从开城镇大众药房购买,提供假疫苗的“上线”汪延东已自首并被刑拘。目前,省公安厅已接手此案,并查到疫苗生产窝点在河南。

公安部副部长批示调查

今年7月31日,苏塘村村民花良秀、胡会玲、朱涛、张昌云、陆士霞和张功斌6人被同一条疯狗咬伤,并先后到苏塘村卫生室接种狂犬病疫苗。然而9月11日,花良秀因狂犬病发去世,其他5人做狂犬病毒抗体检测后,发现体内都没有狂犬病毒抗体。

事发后,记者采访了药瓶上标注的生产厂家,厂家称该批次疫苗并不存在,是假药。与此同时,无为县市场规范管理局也开始调查疫苗来源,并于9月18日将案件移交给无为县公安局。无为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大队长彭曙云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曾表示,村卫生室所使用的狂犬病疫苗是村医张昌法从开城镇大众药房购买的,而大众药房则是从一王姓男子那进货的。随着调查深入发现,这位“王姓男子”其实姓汪,叫汪延东,是无为当地人。

无为“问题疫苗”一事经本报连续报道后,引起强烈反响和相关部门重视。继省卫计委赶赴当地进行调查,并出具调查结果后,记者昨天从无为县公安局获悉,国庆期间,公安部副部长黄明、省政府副省长花建慧分别就此事作出批示,要求相关部门深挖源头,迅速破案,挽回社会影响。

药贩子投案自首被刑拘

警方调查发现,汪延东是无为县牛埠镇人,现住在无为县无城镇南园工商局宿舍。随后,无为当地公安部门立即对其实施抓捕,然而始终不见其踪影。9月25日,无为警方依法将汪延东列为网上逃犯,并安排专门警力对其户籍地及现住地进行布控。“我们曾安排警力专门实施抓捕。”昨天下午,无为县公安局政工科李姓主任介绍, 月9日10晚,无为警方抽调20余人,分成三个小组,在无城、牛埠地区开展统一抓捕行动,然而没有结果。第二天上午,犯罪嫌疑人汪延东迫于压力投案自首,并于当日被无为县公安局刑事拘留。

汪延东哪来的假冒狂犬病疫苗?昨天下午,记者来到无为县公安局采访,李姓主任称具体办理此案的刘姓警员正在看守所提审汪延东。记者要求见一见汪延东进行采访,李姓主任称案件还在办理,暂不方便。“这个事情昨天(13日)省厅介入了。”李姓主任在采访中称,由于案情重大,省公安厅已派人调查此事。他还透露,目前警方已经找到了汪延东的“上线”,并得知“问题疫苗”的生产窝点位于河南。

□对话

“想到狂犬病,血压就上去了”

被疯狗咬伤至今已有70多天,以前爱笑的胡会玲,如今常常倚在门框边发呆。尽管竭力掩饰,让自己看上去没有受到“问题疫苗”事件的影响,但她慢慢发现,内心的恐惧总是轻而易举地冲击自己的身体,睡眠不好,总在深夜醒来;血压高了,需要更频繁地吃降压药。

胡会玲今年50多岁了,7月31日傍晚,她在家门口慢走时被疯狗咬伤。她同时也是受伤最严重的一个,疯狗当时就是不松口,她硬是用手将狗嘴掰开,为此手也被咬伤了。事情过去两个多月了,胡会玲还跟往常一样继续在村小学教书,也会跟以前一样笑,但是精神状态大不如从前。

“害怕当然害怕,你想想这哪能不害怕,简直快要吓死了。”说起过去这些天的感受,胡会玲颇为勉强地笑了笑,似乎也是为了安慰自己。她说,这个月9号她又打了狂犬病疫苗,这是最后一针,总共打了6针。重新补种的疫苗有没有用,是否产生抗体,过几天她会再去检测。县乡领导都跟她说,第二名伤者张昌云去世不是因为狂犬病发,但即便如此,她的生活还是因为狂犬病发生了改变。

“现在每天只睡4个多小时了,一到半夜就醒,醒了就害怕,睡不着。”胡会玲说,她无法理解自己为何会有这样的改变,害怕是害怕,但即使夜里没做噩梦也总是醒,这让自己非常苦恼,“或许还是胆子小,还是因为怕。”而让她最能感受到“问题疫苗”事件威力的是自己的血压,“一想到狂犬病啊,心就跳得好厉害,血压就上去了。以前一天吃两次(降压)药,现在一天吃三四次。”说这话时,胡会玲站在门口,看着遍地荒草,眼神有些茫然。

和胡会玲一样,伤者朱涛也是9号补打完最后一针狂犬病疫苗,这个6岁男孩对狂犬病还不是很懂,也没有担忧,昨天下午一放学就和小伙伴们出去玩了,可父亲朱云森和母亲却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孩子还小,却受了大罪……”一说起这个事,孩子妈妈的眼眶就红了。

以前爱笑的胡会玲,如今常常一个人发呆。

赔偿“拉锯战”画上句号死者花良秀家人称,与善后小组达成口头协议,将获赔45万元

村民花良秀的死引出了“假疫苗事件”,在调查展开的同时,赔偿事宜也早早被提上日程。昨天,新安晚报、安徽网记者获悉,经过近一个月的“拉锯战”,花良秀二儿子朱云志与政府部门达成协议,将获45万元赔偿。

“为这个事情我们都跑了多少趟!”朱云志说,母亲是家里的“顶梁柱”,现在家里的老父亲没人照顾,庄稼也没人种了。

事实上,花良秀去世不久,无为县就成立了善后小组,与朱云志及其大哥朱金柳展开了漫长的“谈判”。“我母亲是9月11日去世的,后事料理得差不多了,我们就跟政府部门谈。”朱云志说,当时双方并没有达成一致。

赔偿标准是个问题。“他们说按照交通事故赔偿标准,我就无法接受,完全不是一回事。”朱云志说,近一个月里,善后小组下来好几次,他也跑去找政府部门好几次,双方因为赔偿数额僵持不下。“前几天村支书谢玉水说,赔偿45万,我本来要求是58万,想想算了吧,母亲都不在了,钱也不能代表全部,就这样吧!”朱云志说,他和善后小组达成协议,不过书面协议还没有签,只是口头的。

□疑问

疯狗主人是否死于狂犬病?

无为发布报告称系肺心部疾病所致;但随后众多接触者被安排接种狂犬病疫苗

疯狗的主人叫张昌云,是被咬伤的六人之一,于9月24日晚去世。张昌云是否因狂犬病发去世,成了村民们关注的焦点。

死因公布

9月26日,无为县发布了“关于张昌云死亡情况的调查报告”,报告称,张昌云去世当晚,工作人员就赶到芜湖市弋矶山医院了解情况。

据弋矶山医院出具的张昌云病历记载,张昌云因双下肢乏力伴麻木于9月23日14时51分由急诊入住神经内科,9月24日15时59分左右解大便后突发胸闷、心慌、气促症状,医院随即下达病危通知书。患者家属获悉病人病情后,决定放弃治疗,当日17时50分强求出院,出院诊断为:1.肺栓塞;2.呼吸衰竭;3.双下肢乏力待查:脊髓炎;4.慢性支气管炎伴感染;5.肺气肿、肺大泡;6.左下肺支扩伴感染。张昌云病危及死亡系肺心部基础疾病导致。

报告还表示,无为县卫生局及疾控中心组织了医学专家、心理学专家和流行病学人员入驻赫店镇苏塘村,对被狗咬过的村民及其家属开展了心理辅导干预治疗和狂犬病防治知识宣教。

心有余悸

第一个因狂犬病去世的是村民花良秀。而9月24日晚,张昌云的去世更让村民们心慌。“发病的时候手脚麻,这跟我母亲当初是一样的症状。”花良秀的儿子朱云志曾告诉记者,很多人都不知道张昌云是不是因狂犬病去世,但大家感到情况不对劲。

苏塘中学就在张昌云家隔壁,校长丁东升听到他去世的消息后一直很担忧,因为他爱人胡会玲也被狗咬伤,并接种了“问题疫苗”“。这个事情我都不敢想,想想心里就发毛。”丁东升说。“听说县里和医院都出具了证明,说张昌云是因为肺病死的。”不少村民说。

村民疑惑

“谁信呢?真不是狂犬病,干吗拉那么多人去打狂犬病疫苗?”昨天下午,苏塘村村民王大妈告诉记者,张昌云去世后的两三天里,至少有20名密切接触人被村里拉去打了狂犬病疫苗。对此,张昌云的二儿子张功铭予以证实,是村里通知的。”“

张昌云去世时,邻居缪大姐帮了不少忙,对他死前的症状也很清楚:“两只手在身上、手上、脖子上乱抓。嘴巴里有好多痰,还有血。”缪大姐说,大家都知道这些是狂犬病的表现。“父亲去世第二天,我就去了县公安局要求做尸检,他们让我回去写个申请。下午我就拿着申请去了,但是没找到人,第二天上午还是没找到人。”张功铭告诉记者,一家好多口人的生计全靠他一个人,他耗不起,只好放弃了。

“假疫苗”带来的阴影,孩子也能感受到。

本组稿件由叶婷婷 本报记者徐文兵/文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PN044]

标签:狂犬病 疫苗 张昌云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新闻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