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男子因妻子频繁出轨将其杀死 潜逃后用弟弟身份再结婚


来源:正义网

人参与 评论

看到父亲的生气,听到母亲的安慰,龚世山也没有再争执下去。从那以后,龚世山父母开始托媒人商谈两人尽快结婚的事,免得多生事端。1990年,龚世山和简敏敏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检察官正在提讯龚世山

案发地村外的小河

原标题:潜逃后,他用弟弟身份结了婚

胡传仁 魏霞 吴玉忠

“请检察官放心,我会积极遵守监管秩序,目前我的判决已下来,判我死缓,我表示服判。这些天来,我想了许多,感到我最对不起现在的妻子阐英了,当年犯下的命案,一直隐瞒了她十三年,我想请你们帮我转达我对她的歉意。”2014年2月13日,河南省潢川县检察院监所检察人员在例行节前约谈在押人员时,在押人员龚世山向检察人员诉说道。

龚世山所说的那起命案,还得从1990年他和简敏敏那段婚姻说起。

牵手娃娃亲

龚世山,河南省潢川县人。在村民眼中,龚世山算是老实守本分的人。龚世山有兄弟五个,自己排行老四。龚世山从小就跟随父亲学木工,十多岁时就学了一手好木匠活。

龚世山很快被同村唱皮影戏的简春鹏看中。在简春鹏的眼中,龚世山老实本分又会手艺,小伙也很帅。自己家中有六个女孩,没有儿子,招龚世山为上门女婿很不错。1983年,简春鹏托媒人欲把第五个女儿简敏敏介绍给龚世山。那年,龚世山刚17岁。

遇上这门亲事,龚家当然从心眼里乐意,一是自己家中男孩多,家庭条件困难,六个儿子都要娶媳妇,负担太重;二是简家条件不错,让龚世山去当上门女婿不会受罪;更为重要的是,简敏敏小龚世山三岁,在六姐妹中长得最为水灵、漂亮。双方一拍即合,当年就订下了“娃娃亲”。

简敏敏的父亲平时经常外出唱皮影戏,一旦遇上农忙时节,家中农活就照顾不过来。为了讨得简敏敏的喜欢,龚世山总是拉上父亲一起到简家帮忙,耕田耙地、割麦插秧这些活,几乎让龚世山父子俩包了。

冬去春来,转眼几年过去了,龚世山发现自己的讨好和热心并没有换来简敏敏对自己的爱慕与好感。他发现,自己每次去简家干活时,简敏敏不是随父亲外出看皮影戏,就是到姐夫家开的饭馆玩。龚世山很少见到简敏敏。

简敏敏的这种表现也让龚世山多了个心眼。那是1989年的一天,龚世山还像平常一样到简敏敏家帮忙干活,发现简敏敏与另一村的男孩王某打得火热,两人先后进入同一个厕所。这次偶然发现让龚世山心里冰到极点。

活干了一半,龚世山悄悄回到家中,父亲问龚世山为啥回这么早。龚世山生气地说:“心思都不在我身上,我给她家干个屁!”然后,把自己刚才看到的事和平时简敏敏对自己爱答不理的样子向父亲叙说一番。

“她性格开放,喜欢在外面耍,与俺不是同路人,我看还是把这门亲事退了,俺以后再找,真是找不到,打一辈子光棍俺也认了。”龚世山说。

话还没落音,龚世山的父亲就反对:“那怎么能行!人家没有提出退亲,而且都这么多年了,光是彩礼也花了不少。”在一旁的母亲也劝说龚世山,现在简敏敏可能是没有人管,也许两人结婚后,有了家,简敏敏会改变的。

看到父亲的生气,听到母亲的安慰,龚世山也没有再争执下去。从那以后,龚世山父母开始托媒人商谈两人尽快结婚的事,免得多生事端。1990年,龚世山和简敏敏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出墙的红杏

都说婚后生活如糖似蜜,可龚世山丝毫没这种感受。结婚第二天,简敏敏一大清早就跑了出去,龚世山很生气。他跑到简家找人,结果也没找到。简敏敏家人安慰龚世山说,她可能上街玩去了。无奈之下,龚世山只好回家等着。

大约夜里9点多钟,简敏敏回到家中。龚世山问简敏敏白天都去哪了,简敏敏一句话不说,倒床上便睡了。这件事,在龚世山心中留下了阴影,也成了两人经常吵架的话题。婚后没多久,双方就吵着闹离婚。

那时在农村,谁家要是离了婚,同村人难免会说些闲话。思想传统的双方父母都不希望儿女离婚,于是聚到一起协商解决办法。

几次协商对龚世山和简敏敏来说作用并不大,两人离婚的问题闹到村里,村委会也组织人多次做两人的思想工作,希望两人和好,却都无功而返。

后来,简敏敏怀孕,两人离婚之事就暂停了。1991年,简敏敏生下一个儿子。然而儿子的出生,并没有让龚世山和简敏敏有所改变,离婚之事又成了两人争吵的话题。

长期的争吵,让两人无法像正常夫妻一样生活下去。后来,龚世山和简敏敏外出打工。

在江苏无锡,龚世山找到一家装潢公司,并在公司里给简敏敏也找了一份工资不低的工作,希望两人能长期待在一起,在异地他乡磨出爱情的火花来。

孰料,简敏敏死活不愿意和龚世山在同一个公司工作,宁愿在一家小餐馆里做服务员,工资比龚世山找的少多了。更让龚世山想不通的是,简敏敏经常寄住在姐姐和姐夫租赁的房子里,很少到龚世山的出租房里住,这难免让龚世山多疑。

龚世山平常只要没事做,就到简敏敏餐馆附近进行观察。有一天,正是简敏敏快下班的时刻,龚世山发现有个男孩在餐馆门外徘徊,不一会儿,简敏敏拎着包从餐馆走了出来,然后和这个男孩一起肩并肩地走着,夜色中,两人边说边笑,胜似一对情侣。

为了探个究竟,龚世山悄悄地在后面跟踪,听听二人到底说些啥。只听见那个男孩对简敏敏说,让她以后下班就直接到他那里住,免得天天来接她。

听到此处,龚世山抄起手中的自行车车链追了上去,朝着那个男孩的头上打去,男孩正想理论,见龚世山又挥起车链打过来,便转身逃跑,消失在人群中。

深夜的命案

光阴荏苒,转眼到了1998年。8年间,龚世山和简敏敏之间反复上演着相同的故事:外出打工、跟踪捉奸、吵闹离婚,然后再外出打工、跟踪捉奸、吵闹离婚……唯一的变化是龚世山的耳朵里更多了一些闲话:妻子简敏敏与某男人恋爱同居了。

1998年11月24日,外出打工的简敏敏与一名叫翁春波的邻县男子一起从无锡坐公共汽车回到翁春波的家,当天在翁春波家住了一夜。次日,翁春波送简敏敏回娘家。

无巧不成书。1998年11月30日,翁春波再次到简敏敏的娘家,并在简敏敏的哥哥家打了一夜牌。次日下午,翁春波要回息县,简敏敏将其送到街上准备坐车,恰巧被龚世山发现。

几年来关于妻子的花边绯闻让龚世山觉得无脸见人,如今,见两人这般情形,龚世山顿时热血沸腾,恼羞成怒,径直冲上去,抓住简敏敏就打。当地派出所民警接到报警后,将三人带到派出所,经过一番劝说后,让三人各自回家。

转眼快到春节了,因心情不好,简敏敏赶到无锡的妹妹家过春节。简敏敏没有在家过春节,其实龚世山也心里有数,他猜测她很可能到第三者家中过年了。

1999年2月22日,那天是正月初六,简敏敏从无锡回到娘家。得知简敏敏回家,龚世山想到与简敏敏婚后九年的痛苦生活,便决定好好同她谈离婚的问题,便约上双方父母坐在一起再次商谈。孰料,话不投机半句多,没说上几句,双方再次不欢而散。

1999年2月26日夜,龚世山在亲戚家吃过晚饭后,将儿子带回自己家安顿睡好,听见简敏敏家的狗不停地叫。夜深了,简敏敏家狗叫得这么厉害,是不是有贼来偷鸡?龚世山穿上衣服,决定去看看。

走了两百米就到了简家,龚世山发现狗也不叫了,鸡圈的鸡也安然无恙。龚世山知道,当天只有简敏敏一人在家,莫非是有别的男人来?龚世山决定敲开门看看究竟。

龚世山喊简敏敏开门,简敏敏说已经睡了拒绝开门。

情急之下,龚世山将房子后墙的木窗卸下,进入室内。简敏敏从床上爬起来,叫道:“你不是来捉人吗?这里哪有人?”“喊了半天让你开门,你就是不开,我一进来,后门却开了,说不定那个男人趁机从后门跑了!”两人大吵了起来。

争吵中,龚世山对简敏敏骂道:“让你离婚你也不离,整天在外面偷男人,老几辈的脸都被你丢尽了。”简敏敏对骂道:“你家老几辈没在外面偷过人吗?”

听到此话,龚世山怒气冲天,他顺手拿起床边的一把椅子砸在简敏敏的头上,简敏敏当场被砸昏迷,头部、嘴里都流血了。龚世山见状也吓坏了,他用手摸了摸简敏敏的鼻子,没感觉到气息,又摸了摸她脖子和手腕的脉搏,也没有感觉到脉搏跳动。龚世山一下子瘫坐在床上。

过了一会儿,龚世山惊醒过来,他将简敏敏从床上拽起来,一直拖到村庄东南的小河边,将昏迷中的简敏敏扔到了河里。

龚世山连夜步行30多公里走到潢川县城,准备投案自首。龚世山来到潢川县公安局门口附近,天已放亮,见一辆辆警车飞驰而过,龚世山突然害怕起来,他跑到路边,拦了一辆到无锡的大巴。

回到公司后,发现同事对自己个个退避三舍,龚世山琢磨自己杀人的事已传到公司了,他担心警方马上赶到,匆匆收拾一些行李,开始逃亡。

相同的身份

四处逃亡的龚世山自知命案在身,为避免自己真实身份暴露,他用自己的照片,以其弟龚世海的身份信息,找办假证的人办了一个假身份证,从此便以“龚世海”的身份在外流浪。

虽说办了个假身份证,但龚世山还是担心自己的真实身份被暴露,他从不在一个地方长期打工,每到一个地方干十天八天的,让老板随意给点工资就离开。

1999年4月,龚世山到了宁夏银川。在银川打工期间认识了宁夏女子阐英。阐英身体不好,家境困难,总想找一个踏实能干的人作为终身伴侣。勤快忠厚又会一手木匠活的龚世山很快得到阐英的青睐。

不久,龚世山就以“龚世海”的身份信息与阐英结了婚。婚后,龚世山又以“龚世海”的身份信息在中宁县某村上了户口。从此,龚世山过上了“安宁”日子,两人还生下一个女儿。

时间一晃就是七八年。2007年,女儿长大了,为了谋生,龚世山携妻带女来到广东省汕头市打工。在与阐英共同生活期间,龚世山从不向她透露自己的真实身份、家庭状况和离家原因。

且说简敏敏被杀,其丈夫龚世山失踪后,潢川警方即对此案展开侦查。潢川警方认为,龚世山有重大作案嫌疑。当天,潢川警方就把龚世山作为嫌疑人予以上网追捕,但终因龚世山一直没有使用真实姓名,下落不明,多次抓捕未果。

2010年,公安部统一部署对居民身份号码重号情况进行清理。潢川警方在清理中发现河南省潢川县的“龚世海”与宁夏回族自治区中宁县的“龚世海”的身份证号码相同,系重号,且后者的身份信息无网络来源。

这一情况引起了潢川警方的注意。随后,潢川警方对真正的龚世海进行调查,发现龚世海一直在北京打工,从未到过宁夏。潢川警方大胆推测,宁夏中宁县的“龚世海”可能就是外逃的龚世山。

2012年8月,潢川警方提取了宁夏的“龚世海”的照片,让简敏敏的家人辨认,简敏敏的家人经辨认后确认此“龚世海”就是负案在逃的龚世山。

确定龚世山身份后,潢川警方连夜启程,奔波一千多公里,赶到宁夏中宁县鸣沙镇鸣沙村,结果扑了空。从村民那里得知,“龚世海”一家已到汕头市打工,潢川警方又转战到汕头市。2012年9月1日,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潢川警方将在汕头市潮南区一家宾馆做保安的龚世山抓获。

2013年11月,经信阳市检察院提起公诉,龚世山因犯故意杀人罪,被法院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龚世山没有上诉。同年12月,信阳市中级法院将此案移送河南省高级法院进行死刑复核。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复核中。(文中除龚世山外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PN046]

标签:男孩 父母 照片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新闻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