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深圳策划杀人民警:在看守所比其他人哭的都多 很后悔

2013年03月26日 07:01
来源:信息时报

下午3点10分,李才坤戴着头套被带进法庭。庭审结束后,李的母亲(中)哭瘫在法庭内,李父(左)和亲属帮忙扶起。

□本版撰文 信息时报记者 蔡胜龙 本版摄影 信息时报记者 叶伟报

28岁的李才坤,曾经是公安民警,不过由于一手导演了击毙“劫匪”的案件,昨日在深圳中院过堂受审。

法庭上李才坤辩称,他制造假案并不是为了立功,相反他认为被害的班统陆(化名)有社会危害性,他想通过“不常规”的方式将其绳之于法,他代表正义的一方。

公诉人反驳,作为执法者,应该打击犯罪而不是制造犯罪,特别是一名持枪执法者不能主观臆断一个人有罪,就制造假案将其投入监狱甚至将其击毙。

想通过毙“匪”升官?

只想“非常规”除害

据深圳市检察院起诉,李才坤在案发前是深圳市公安局龙岗分局龙新派出所的民警。2012年7月1日凌晨1时20分,班统陆与其堂弟班统影(均为化名)因涉嫌报假案被带到龙新派出所调查,由李才坤对两人进行审查。经审查,班统影构成谎报案情。当天,因谎报案情,班统影被行政拘留5日,并处罚款200元。班统陆由于未参与谎报案情,在龙新派出所候问室等候处理。

李才坤在审查班统陆时,认为班统陆气焰嚣张,侮辱谩骂民警,并向公安机关“叫板”,且此人全身多处刺有文身,有犯罪前科,有潜在的社会危害性,就产生了制造一起假持刀抢劫案件将班统陆开枪击毙的想法,并想通过击毙“劫匪”得到市局、分局的奖励,对自己的前途有利。

昨日李才坤在法庭上称,他并没有想要将“击毙劫匪”作为立功的“投名状”,他目的是要将班统陆绳之于法。在审查案件时他曾与班统陆私聊,班统陆称自己现在只是一个“小混混”的原因,是没有警察“罩着”,希望能有警察跟他“合作”。李才坤称,根据自己的经验判断,班统陆对社会有危害,但现在不能通过常规的法律手段将其制服。“就像犯罪分子会闯红灯、翻墙一样,我们作为执法者代表正义的一方,为了制服他们,也要跟着闯红灯。”

精心导演毙“匪”案?

这并不是阴谋

根据公诉人在法庭上出示的相关证人的证词,2012年7月1日上午,李才坤在派出所领了手枪、两个弹夹十发子弹,当天他领到当晚前往爱南路伏击的值班任务。李才坤上班后到现场查看,发现爱南路人烟稀少,并且没有监控录像,于是决定将此处作为“打击犯罪”的案发现场。中午他在派出所宿舍里找到了一把匕首,当晚19时许又到龙岗老街找到办假证的黄小现(化名)要求其配合报假警。随后,李才坤开车回到龙新派出所带班统陆到爱南路,并假装与班统陆商量事情。

在此过程中,李才坤突然掏枪将班统陆击毙,后将事先准备好的金戒指放在班统陆的手中,然后拿出自己的手机拨打110报警并向龙新派出所值班室电话通报,称遇到了劫案,并在抓捕过程中遭持刀拒捕,出现威胁到民警生命安全的情况,于是开枪击毙犯罪嫌疑人。

李才坤在法庭上辩称,他并没有想过要将班统陆打死,他也不认为这是一个阴谋,包括联系黄小现,只是要求其帮忙报假警,并没有教她在公安机关面前帮自己圆谎。“开枪前,我跟班统陆聊了5分钟,我心里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开枪,当时他蹲在我面前,我拔出枪后,一想到他有暴力犯罪的前科,怕他会抢枪反受制,于是想也没想就开枪了。”

案发后撒谎逃避制裁?

未想过掩耳盗铃

公诉人在法庭上列举证据介绍案发后侦查机关发现的诸多疑点。第一,伏击民警单人携枪执行伏击任务,没有其他民警或者巡防队员配合,不合常规。第二,李才坤在实施抓捕时,没有鸣枪示警,就将所谓的犯罪嫌疑人班统陆一枪击毙。第三,经法医检验,死者班统陆系被枪弹高速射击致重度颅脑损伤死亡,也就是俗称的一枪击中头部致死。子弹从左太阳穴射入,从头部右侧射出,在双方对抗的状态下射击如此准确,一般情况下很难做到。第四,李才坤称对方持刀拒捕并袭警,因危害自身安全才开枪,这一情节与现场勘查后的技术分析不符。最后,李才坤自称不认识死者班某陆,而相关材料显示,当天凌晨班统陆因为一起涉嫌虚假报警案曾由李才坤询问并做笔录。

就在公诉人列举证据和陈词时,李才坤不以为然频频摇头。李才坤称,将班统陆击毙后,他就知道后果的严重性,因为一旦办案中出现命案,公检部门一定会详查,事情迟早会败露。他马上去找黄小现,希望她还没报警,但事实在向他所不希望的方向发展。他辩解案发后没有想过要掩耳盗铃,他在接受调查时,就自首供述案件的真相。

李才坤有精神病史?

称自己没病智商111分

由于李才坤有家族精神病史,案发后其家属请求为李才坤做精神鉴定。司法鉴定意见书显示,李才坤的总智商为111,属于较高水平。李才坤家属以及本人反映家族精神病史和某些不良个性,但其本人在案发前后的社会功能保持良好,精神活动在正常范围。

鉴定称,李才坤的某些想法(制造立功的虚假事实、弘扬警威)虽然有些不切实际,或由青少年时被几个文身人敲诈的阴影影响致见到文身的人就认为不是好人。但这些表现并非精神病,而是其长期形成的认知和不良个性素质。深圳市康宁医院法医精神病司法鉴定所给出的鉴定意见:7月1日案发期间李才坤无精神病。7月1日实施的作案行为无精神病症影响,辨认和控制能力在正常范围。李才坤目前具有受审能力。

李才坤昨日庭上坚称自己没病,他并不想做精神鉴定,只是拗不过家属和辩护人的要求。李才坤表示他对办案有足够的自信,他称在设计假案时,他有把握不会出现现在的结果,只是“不小心”将班统陆击毙,事情才变得严重,这是意外。

愿意赔偿已获被害者家属谅解

在最后陈述阶段,李才坤表示悔意以及对被害者家属的歉意,但昨日被害者家属并没有到场旁听。他也向到场旁听的10多名亲人表示歉意,他引用了一句诗,“我心里藏着别人对我的善意,在我最灰心的时候,它生机盎然。在看守所,我比其他人哭的都多,我很后悔,但最痛苦的时候已经过去,我希望被我伤害的人能活下去。”说完后,李才坤的家属和朋友也陪着他哽咽,他的母亲更是伤心得当场昏倒。

李才坤的辩护人称,由深圳龙岗公安分局出面,李才坤将自己工作的津贴和奖金10来万元作为赔偿交给被害者家属,另外,李才坤的家属也愿意再拿出赔偿,已经获得被害者家属的谅解。

公诉人:将法律当泥巴捏 必须严惩

公诉人认为李才坤身为执法者,应该是打击犯罪而不是制造犯罪,他在没有调查班统陆有犯罪行为的情况下,制造假案将班统陆击毙,无异于枪杀一个无辜的人。设想一名持枪执法者主观臆断一个人有罪,就制造假案将其投入监狱甚至将其击毙,将法律当做在手中拿捏的泥巴,如不严惩,那对社会会造成多大的危害。

[责任编辑:PN037] 标签:李才 班统陆 闯红灯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