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失去儿子16年 聂树斌母亲为案件再审奔走6年无果

2011年09月21日 22:39
来源:奥一网 作者:冯翔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聂树斌,1995年因“强奸杀人”被枪决时年仅21岁。

“也有人劝我,忘了他吧。我也想忘,可就是忘不了。我也不知道,是一点母爱呢,还是一点思念。” 张焕枝给儿子聂树斌简陋的坟头拔着草。 南都记者冯翔摄

“一个明摆着有冤情的案子,其查清过程为何竟如此艰难?……斯人长逝,墓草青青,‘昭雪’对死者来说已无实质意义,但对生者、对全体公民来说,却意义重大。聂树斌案真的再也拖不起了。”2011年9月15日,《人民日报》刊登来论《查清聂树斌案为何这么难》。

而聂树斌的母亲,一位67岁的农妇,还在日复一日地与时间赛跑。她既要一趟一趟地赶时间去法院催促,又要提醒自己一定要坚持到时间后面,等到再审的那一天。她明白,自己不能倒下。为死去的儿子。

等不及了

如果真有轮回转世,今天他也该过了负刑事责任的年龄了。

下聂家庄位于石家庄下辖的鹿泉市城西八里,是个不过千人的小村庄。跟中国所有的村庄一样,有先富起来的村民在窗户上贴着毛泽东像,道路两侧的墙壁上挂着诸如此类的标语:“见火就查,犯罪就抓。”

天凉入秋了。67岁的张焕枝站在一把三条腿的椅子上,颤颤巍巍地给卧室门上的小窗口糊上一层白纸。她身材矮但不瘦,有北方农妪的敦实。窗户已经好多年没有玻璃庇护了。虽说花不了几个钱,但她没心思修。“要是儿子在,这还用我一个老太太干么?”

另一个原因是,墙上也没钉着修玻璃匠人的电话。在客厅墙上,用图钉钉着八张纸条,每一张都写着一个手机号码,以及身份:家电维修、电话维修、煤场、律师、修电视、面粉坊……还有一张血栓药品的信誉卡。老伴聂学生每个月必须吃二百多元的药。儿子死后一年多他就得了脑血栓,直到今天说话还不利落,呜里呜噜的。肢体更不灵便,家里一切活都得张焕枝干,从种地到接受记者采访。

她已经知足了。儿子聂树斌被枪决那年的年底,聂学生一个人在家,把满满一瓶子降压药全吞了。张焕枝到家时,发现他僵在炕上,推也不动,喊也不醒。赶紧叫来一辆车把他送到鹿泉市医院,洗胃三个多小时。“我活得没意思,心想把这血压全降下去,就行了”。他解释。张焕枝朝他喊:“你可给家里省点儿心吧,我都要受不了啦。”

聂树斌于1995年4月27日被枪决。他死后,家里的生灵就逐渐多起来。现在有五只鸡、三只羊、一只猫和一条狗。老两口说,养这些动物纯粹是为了找乐儿。

一开始,聂家养的是一只四蹄踏雪的小狗,起名叫“白蹄儿”。2005年聂树斌案爆出“一案两凶谁是真凶”,出现重大转折后,来聂家采访的记者都看到了那只狗。又是6年过去,聂树斌一案还没有等来再审。“白蹄儿”等不及了,它死了。

[责任编辑:PN029] 标签:张焕枝 判决书 母亲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