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因与继女关系不和毒死小外孙(图)

一岁半的男童饮用两盒酸奶后中毒身亡

2010年6月13日,文水县一年仅一岁半的男童饮用两盒酸奶后中毒身亡,正当该县相关部门欲对该品牌酸奶做紧急下架处理时,公安刑侦人员在其中一只酸奶盒上发现一个可疑针孔,由此断定,这是一起有预谋的投毒案。两天后案件告破,投毒者竟是孩子的姥姥。

是什么原因,让“狼外婆”的故事在这个家庭真实上演?

喝酸奶男童毙命

文水县南庄镇韩弓村52岁的张文林至今难以相信,6月4日孙子超毅去姥爷家小住前喊的那声“娘娘再见”,竟是与自己的永别。十多天后,她才在法医验尸前获准见孩子最后一面。冰冷的小脸上,圆睁的双眼和瘪着的小嘴凝固成的无辜表情,令她每每想起便心如刀绞。

张文林的二儿媳武娇娇是娘家的独女,虽系抱养,但养父武应海夫妇对其视若己出,十分疼爱。武娇娇3岁时养母病故,此后父女二人相依为命十多年,9年前武应海再婚,武娇娇也于2007年嫁至本县南庄镇韩弓村。

武娇娇的娘家位于临近县城的孝义镇马村。农历五月初一,当地有传统庙会。6月4日,武娇娇在养父武应海几次电话催促下,带着1岁半的儿子超毅回娘家小住,顺便赶会。

临行前,小超毅一脸甜笑与奶奶张文林挥手告别。母子二人在马村一住近10天,6月14日,武娇娇就要带孩子返回婆家了,不料13日中午,孩子喝过两盒酸奶后便中毒身亡。

6月6日,武娇娇从县城某超市买回一板共计8盒酸奶,当天下午,她和儿子及儿子的表兄妹们喝掉6盒,其余两盒便放在家中的抽屉里。6月13日上午9时许,武娇娇从中取出一盒给小超毅饮用,喝到一半时,孩子突然放下不肯再喝。武娇娇拿过酸奶尝了一口,顿觉嘴里有股柴油般的怪味,以为是因酸奶变质,她又连忙取出另一盒来品尝。这一盒味道完全正常,于是她放心地递给儿子。然而第二盒酸奶喝到中间时,小超毅突然倒地大哭,哭声十分异常。十多分钟后,武娇娇发现怀里的儿子已是口唇发白,大口喘气。赶到医院时,孩子已经死亡。

接到“变质酸奶毒死男童”的报告后,文水县政府于当天下午紧急召集当地公安、工商、卫生、质监等部门负责人召开专门会议,会上有人提议,对商场超市中该品牌酸奶做紧急下架处理。

酸奶盒检出针孔

出于职业敏感,会后,文水县公安局立即组织刑侦人员对此事展开查访,同时对武娇娇提供的两只酸奶盒进行仔细甄别。很快,一个重大发现验证了他们的猜测——经过技术处理,他们在其中一只酸奶盒上,找到了一个可疑针孔!发现这一情况后,刑警队技术人员迅速带着两只酸奶盒前往省公安厅科技处进行检验。当天19时许,检验结果确认,带有针孔的酸奶盒内含有高毒农药E605(对硫磷)成分。

E605是一种已被国家禁用的高毒农药,该农药遇碱分解,在中性或弱酸性介质中则较稳定,喷洒到作物上消失很快,动物短期内口服、吸入或皮肤、黏膜接触,均可引起急性中毒。种种迹象表明,这是一起有预谋的投毒杀人案。文水县公安局立即启动命案侦破机制并成立专案组,连夜赴事发地孝义镇马村展开调查访问。

当晚,即有数条线索反馈到专案组,但又被一一否定。针对这一情况,专案组决定一面派人对现场周边进行秘密监控,一面寻找新的案件突破口。次日一早,民警在传唤武家主要成员的同时,对现场展开地毯式搜查。

14日上午,案件侦破有了令人振奋的进展——一位细心的民警在搜查武家院内的柴火灶时,从灰烬中找到一枚烧过的针头,经辨认,疑为医用注射器针头。此外,又在该院中一支喷雾器内,找到一瓶开封使用过的E605。这一发现,使得原本看似毫无头绪的案件调查,瞬间出现重大转机。专案组确定,嫌疑人就在该院居住。

“狼外婆”渐现原形

办案民警在调查走访中了解到,超毅的母亲武娇娇与继母李润英长期关系不和,武娇娇之夫韩银俊还曾于两年前与岳母李润英及李润英之子发生过肢体冲突。李润英被纳入本案侦破视野。

58岁的李润英是临县招贤镇双坪上村人,9年前改嫁到武家后,因方言浓重难沟通,平素与邻居们交往很少,社会关系相对简单。李润英虽然没有文化,但手脚勤快、干活麻利,不仅对武应海的生活起居照顾周到,对婆婆亦十分孝敬,惟独与继女武娇娇有些水火难容,即便武娇娇在出嫁几年之后,二人关系仍无任何改善,见面几乎没有言语交流。

14日上午,专案组决定依法传唤李润英。初次正面交手,李润英的反应令办案民警颇感意外。面对办案人员,她平静地反问:“我是孩子的姥姥,会干那种事情?!”之后她的举止仍处处“正常”,给饭便吃,倒头便睡且鼾声大作。与此同时,武应海也十分肯定地对办案人员表示,李润英虽然素与女儿不和,但绝对不会下此毒手。“如果是她,我和她一起枪毙!”专案组成员中,有人悄悄表达疑惑:莫非真的与她无关?

6月15日上午,专案组研究后决定,将李润英传唤回局里继续审问。当天19时许,她的心理防线终于被攻破,交代了自己为报复武娇娇夫妇在酸奶中投毒的犯罪事实。谈及这次审讯,文水县公安局副政委兼刑警队大队长李希英感慨万分,他说,李润英心理素质极好,历时8个多小时的审讯,可谓“斗智斗勇”。

李润英交代,2008年她和继女武娇娇曾因家庭琐事发生过一次争吵,武娇娇之夫韩银俊为此对她动了手,而丈夫武应海事后没有替她主持公道,反而站在女儿女婿一方对她横加指责,令她感到十分屈辱。她认为,自己远嫁而来,是为过日子,到头来却是任武家全家人随意欺负。此后她表面上忍气吞声,但心中的积恨却越来越深。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翟少颖 编辑:王尚喆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