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作海披露警方刑讯逼供细节
2010年05月12日 03:33京华时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赵作海向媒体讲述被刑讯逼供的经历  图/CFP

蒙冤服刑11年的赵作海,昨天回到家乡商丘市柘城县老王集乡赵楼村,并接受几十家媒体记者采访。他说,在错案审理过程中,遭遇刑讯逼供,并按警方提示“招供”,他将要求赔偿150万元。

>>回家:提起遭遇8次落泪

昨天清晨,赵作海骑着借来的自行车,回到老家赵楼村,但老屋院子里只有荒草,没有房子。堂叔赵振举说:“年久失修,房子早垮塌不见了。”

“我冤呀,10多年等来的是妻离子散。”看上去有70岁,实际只有58岁的赵作海情绪失控,嚎啕大哭。

昨天,赵作海面对数十家媒体记者诉说了自己被羁押的经历。讲述中,他8次掉泪。

>>刑讯:昏迷后用鞭炮炸他

赵作海于1999年5月9日被刑拘,在柘城县老王集乡派出所羁押两天后,被押解至柘城县公安局关押一个多月。“在公安局关了30天,几乎天天被打。”赵作海说,“稍微不按照他们的提示做,就用擀面杖打,或者拳打脚踢。”

赵作海说,他没有杀人,所以不知道无名尸的事情。“他们问我头和四肢的去向,我只能乱猜。”第一次他说焚烧了,第二次说丢到河里了,结果都不对。“他们就不让我睡觉,踢我肋骨。”

第三次,赵作海说藏到父母和弟弟的坟里了,最后连累父母和弟弟的坟被扒开。

赵作海说,办案民警还用枪管打他的头部,在他后脑勺左侧留有一处至少2厘米长的凹痕。到半夜,办案民警给他喝水,水里面放了特制的催眠药剂,喝完一小会儿,他就睡过去了,浑身不能动,但头脑还有一点意识,然后办案民警把鞭炮放到他头顶点燃炸他。“当时头昏脑涨,能听见鞭炮在头上爆炸。他们一个一个地点。”

赵作海说,一个多月的审讯期间,他都没有睡好觉,一天只给吃两顿饭,每顿只有一小块馍馍。挨打最厉害的一次,是在柘城县公安局的刑警队,他被铐在凳子上,站也站不起来,蹲也蹲不下去,办案人员对他拳打脚踢。“当时生不如死。”

打过赵作海的办案民警,主要有四五个人。但是,他们的名字、模样,赵作海都忘记了。

被逼迫承认有罪

赵作海说,一个约30岁的办案民警曾威胁他,“要是不招,我拉你出去,把你从车上踹下去,给你一枪,就说你想逃跑。”

“我被打怕了,所以就按照他们的提示说,最后确定我杀了人,并丢到井里了。”赵作海说,殴打造成他脑子现在经常疼痛。

“这些供词都是假的,他们怎么说,我就重复说一遍,如果说的不对就开始打。”赵作海说,在检察院审理起诉和庭审阶段,他一直自认有罪,不敢说出警方刑讯逼供的事情,因为害怕被报复,再挨打。

释放前仍不敢称冤

5月4日,姐姐探监时告诉赵作海有望平反,赵作海很激动。但是,在法院、检察院等领导到监狱调查时,他仍不敢说出被冤枉的真话。

赵作海说:“干部们提审我,一天提好几回,问有没有杀人,我说我不知道,有好几天都不敢说。”当狱警跟赵作海说,“我们都知道了你的冤情”时,赵作海才承认一切“都是假的,都是假案”。

商丘市检察院公诉处处长宋卫国说,现在可以认定,此案存在刑讯逼供。

>>感激:杜某帮他养两子

赵作海有一个女儿,三个儿子。出事后,女儿远嫁安徽。三个儿子中,最大的25岁,最小的21岁。赵作海说,他最大的愿望是盖新房给儿子娶媳妇,然后像以前一样去街上摆个小菜摊。

赵作海妻子赵晓齐此前说,她遭逼供后在路边哭,现在的丈夫把她带回家。“他对我好,不想回去了。”

赵作海说,他能理解妻子,还要感谢一个人,就是当时传出和他有暧昧关系的邻居杜某。昨天,杜某也来到他家。赵作海在认出她后,多次表示感谢。原来,赵作海被抓后,前妻离家带走了小儿子和女儿,剩下两个儿子无人照料。杜某就帮赵家种田,帮他养两个儿子。

“我只想让你给我讨个清白。你冤枉了10多年,我也冤枉了10多年。”杜某说到委屈时,哭了起来。她说,她所做的一切就是想有朝一日证明自己的清白。昨天,赵作海透露,他提出的赔偿金额不会低于150万,但他同时表示会服从国家标准。据《都市快报》《南方都市报》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宋建新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