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站黑车狂暴拉客 大学生被打致睾丸坏死
2009年10月10日 14:18中国新闻网 】 【打印共有评论0

中新网嘉兴10月10日电(记者 陈国亮 实习生甘小虎) 最近,记者连续连接到群众反映,称浙江嘉兴市火车站前非法营运车辆即俗称的黑车很多,而且黑车经营人员居然还敢暴力抢生意抢客源。其中,有一位过往大学生被嘉兴市火车站前的黑车经营人员暴力拉客并被打成轻伤,致使其一侧睾丸坏死。事件发生后连续4个月,打人者继续堂而皇之地在车站前拉客,而警方居然对受害者称:打人者跑掉了,抓不到。

这位大学生最后不得不在网络论坛上将此事曝光,终于引起当地政府领导的关注和重视。在发帖后一个星期,被称为已经跑掉的两位打人者就被警方抓了起来。

大学生拒乘黑车遭毒打

今年21岁的王某是宁波教育学院成教大一的学生。今年4月2日,清明,他从宁波坐火车回嘉兴平湖探亲,途中要在嘉兴转汽车。

“火车到嘉兴时已是晚上8时多,而下午5时之后就没有去平湖的大巴了。”小王告诉记者。“通常晚上只能打出租车回去,要四五十元钱,或是找那些从平湖过来的出租车,让他们顺路捎回去,这种‘返程车’会便宜不少,一般不超过20元。”

那天小王等了很久都没见到平湖的出租车。这时,有个大叔上来和小王搭讪,“他问我是不是去平湖的,他的车就在边上,只要15元钱。”小王说。接着,对方带着他来到火车站南面的一个小广场,那里停着一辆黑色华普轿车。

“我原以为是平湖的返程车,但事实上那辆车连出租车的标志都没有,一看就是辆私人车,我就感觉:碰到黑车了。”小王当即表示不愿意乘坐,并回到原地继续等车。

过了一会儿,那个大叔却忽然向小王跑来,二话不说对着他就是一顿拳脚。两人争斗之时,边上又闪出一个“小个子”,猛踹已倒在地上小王的下身……随后两人迅速逃离了现场。

打人者在车站逍遥数月

“当时我只觉得两眼发昏,下身巨痛……”。周围的人立即替小王报了警,并喊来救护车将小王送到医院。

“在医院检查发现我下身一侧睾丸破裂,医生马上就对我进行了手术。”小王告诉记者,虽然进行了手术,前后也花去近万元医药费用,但他的一侧睾丸已经坏死了,“医生说会有一定的后遗症。”

事情发生后,小王及其家人经常打电话到受理此案的嘉兴市公安局南湖区分局解放派出所了解案件的进展情况。但是,派出所的民警告诉他,打人者跑掉了,抓不到。

但是,据小王自己到嘉兴市火车站前一了解,就有一些出租车司机私下告诉他,那两个打人的人这几个月一直堂而皇之地继续在车站前拉客。小王就继续向派出所报告这些情况,但是民警还是告诉他,打人者跑掉了,抓不到。

网上发帖领导过问警方立马出动

一连被拖了几个月,小王一时激愤之下,在8月15日左右,他将自己的经历及自己的想法在“嘉兴人论坛”上发帖抖了出来,一时引起了当地网民及群众的关注。

有一天,一位自称是市政府领导的秘书的人和小王取得了联系,并详细核实了解了相关情况。

发帖一个星期后,警方通知小王,那两个打伤他的人已经被抓到了。那两人对警方称自己是黄牛,只管拉客,并非车主。

解放派出所的汪所长告诉中新网记者:小王的伤情已构成轻伤,可追究这两人的刑事责任。而依据刑法,致人轻伤,可处以3年以下有期徒刑。

黑车已成帮 黄牛暴力拉客现象屡禁不绝

小王告诉中新网记者说,虽然打他的人现在被抓到了,但嘉兴火车站周围的黑车却依然不见少,尤其以跑“平湖-嘉兴”路段的居多,而且经常听说有黑车团伙打人的事件发生,他并不是唯一的受害者。

在嘉兴火车站旁开了多年杂货店的店主王先生向记者透露:那些‘黑车’大多是面包车或是桑塔纳,停在火车站南面的小广场上,车主则到出站口拉客。黑车通常都不跑短程,一车装三四个人,按人头收钱。

“通常坐上去要等,车满了才走。很多人等不下去想下车的,就经常会被打。” 王先生说,“尤其是‘安徽帮’的,很凶,连出租车都不敢招惹他们,谁和他们抢生意,他们就用石头砸别人的车玻璃。”

“白天黑车还不多,但一到晚上,就都出动了,而且大多是跑平湖的,”采访中一位姓陈的出租车司机也告诉记者,平湖没铁路,晚上又没有大巴,要是乘客舍不得打车就只好坐黑车。所以黑车跑平湖的最多,而且平湖那边有个固定等车点,回来时可以再拉一车人。

“嘉兴到平湖间的往返线路基本都给他们垄断了,要是有出租车去拉生意他们就打,一般我们都不去招惹。”跑了十几年出租车的李师傅告诉记者。“上个月还有个出租车司机在平湖被打了,就因为送完了客人,回程的时候打算顺带两个客人,开黑车的认为他抢了生意。”(完)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 陈国亮   编辑: 李志题
更多新闻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热点图片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