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深圳立法促进性别平等

2012年07月09日 14:43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作者:闵杰 星评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深圳在大陆首推性别平等地方立法,倡导尊重生理差异基础上男女两性的尊严和价值的平等,以及机会、权利和责任的平等

6月28日,《深圳经济特区性别平等促进条例(草案)》顺利通过了深圳市五届人大常委会的三审,标志着中国大陆地区首部性别平等地方法规正式出台。

目前世界上已有40多个国家和地区出台了性别平等法,而在中国大陆一直是空白,深圳在大陆首推性别平等地方立法,属于破冰之举。

虽然在此前一稿和二稿中备受关注的女性实行弹性退休制、男性可享育婴假等“干货”最终被“拿下”,不过,对于该条例的首推者、深圳市妇联主席蔡立来说,最终通过的版本虽非此前的“理想方案”,但“仍不失其光芒”。

而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内务司法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刘曙光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原本大家期望的、希望能解决具体问题的一些规定没有通过,但我们并不是很在意这些刚性的规定,而是希望通过此次立法,引领大家思考性别平等问题,并为解决相关社会问题提供一个视角和维度。”

 

破题

深圳市妇联从2009年就开始着手此条例的立法工作,不过,立法的最初动议,原本只是对照新版《妇女权益保障法》制定深圳市的实施细则,但这样的设想很快被否决了。

“如果只是制定实施细则,那很简单,只要根据上位法,再结合深圳实际,不会有大的突破。”深圳市妇联主席蔡立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更重要的是,过去老的实施细则可操作性不够,“我们在法院调研中发现,法院没有根据实施细则判过一个案例,没有用来解决一例现实生活中出现的侵权案件。”

2011年,深圳市妇联与深圳大学法学院联合开展的专项立法调研显示,女性在录用、薪酬福利、晋升与培训等方面均受到不同程度的歧视。“相同的工作,女性的报酬比男性低”“同等条件下,女性的工作机会比男性少”等现象较为普遍,“因为女性将来要生子,会增加单位的成本。”

不过,也有人质疑立法的必要性。条例起草人之一、深圳市妇联组织联络部副部长余长秀回忆,在立法论证过程中,有人曾戏言,“每月工资都上交给老婆”,以此来说明妇女地位之高。

“我们在立法过程中发现,很多人认为妇女地位够高的了,不存在不公平的问题。”刘曙光认为,虽然跟历史相比,妇女地位已经有了明显提高,但目前存在的性别不平等是明摆的事实,“这个问题被妇女在家庭治理中地位的提高给掩盖了。”

深圳市委政策研究室综合处副处长孙华明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社会转型的大背景下,由于过去偏重经济发展,很多社会事业被忽视了,其中就包括人的各项平等权,“深圳在经济上处于全国第一梯队,在社会建设领域也应该处于全国第一梯队。对性别平等进行立法,在全国来看是超前的,但对深圳来说是合适的。”

 

亮点

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深圳经济特区性别平等促进条例》亮点颇多,有许多突破性、创新性的规定,例如将设立性别平等促进机构,对反性别歧视、反性骚扰、反家庭暴力的规定和处罚更加细化,还将建立性别统计制度、公共政策性别分析评估制度、性别预算制度、性别审计制度、人身安全保护令等。

在深圳大学法学院教授李薇薇看来,此次立法的一个最大突破在于:第一个是在地方立法中,把人性的尊严写进去了。《条例》所指的性别平等,是指在尊重生理差异基础上男女两性尊严和价值的平等以及机会、权利和责任的平等。“在我看来,这样的内容能保留下来,真的是个奇迹,这触及到了立法最核心的根基,是会引领将来中国立法思路的。”李薇薇颇为激动。

李薇薇认为,该条例的另一个贡献是,对“反性别歧视”做出了法律上的界定。《条例》借鉴和发展了联合国《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的“对妇女歧视”的定义,清晰界定了性别歧视,不仅包括直接的性别歧视,还包括间接的性别歧视。

“为什么低收入行业中女性多,本身就是一个间接歧视,也是一个制度性歧视,这种歧视更不容易发现。”李薇薇表示,《条例》中对性别歧视的定义、反对性别歧视处理机制的相关规定都是中国法制史上的一个突破。

而对于刘曙光来说,他更看重一些基本制度的建立,例如公共政策的性别影响评价和分析。“任何一个公共政策,要用性别视角来做评价,出台以前要做分析,出台以后要做评估,这个制度被正式确立下来了。”

“现在政府部门在制定政策的时候,已经注意到,不会明确有性别歧视。但是,无性别的公共政策,忽略了男女差别,可能本身就隐藏了歧视。”刘曙光举例说,在公厕设立厕位的时候,男女按照一比一建立,好像没有性别差异,但实质上造成了性别歧视。

刘曙光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另一个无性别政策造成的歧视在于起点问题,就如跑道,外道长而内道短,起点必须不同。例如女性干部,比男性早5年退休,加上生孩子,有效职业生涯比男性至少少了6年,但女干部在提拔上的台阶和程序却与男性相同,导致事实上女干部的提拔空间严重受限。

“深圳历史上曾出现过带有性别歧视的政策。如‘以男方为主’的分房政策,‘先调男、后调女’的人才引进政策等等。如果实行公共政策性别分析评估制度,这些问题都可以避免。”蔡立说。

 

创新

《条例》的另一大突破之处在于,提出创设一个新的组织实施机构:深圳市性别平等促进工作机构。

“条例的贯彻完全要靠这个机构来推动,机构能否设立、职责设定是否恰当是一个很大的挑战,而且对于我国是个全新的领域,没有任何经验可以借鉴。”李薇薇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根据国际经验,在亚洲,韩国、日本、菲律宾,以及我国香港、台湾都出台了性别平等法,并建立了性别平等机构。而成立于1996年的香港平等机会委员会是香港法定机构之一,负责香港的反歧视工作,享有很高的地位和权威。按照目前的设想,与香港的平等机会委员会相比,深圳性别平等促进机构的职责更多、更复杂。

孙华明则提出建议,这个机构应该定性为准司法机构,即该机构在受理性别歧视投诉时,出具的鉴定结果能直接被法院判决所采纳,“类似于一些仲裁委员会,仲裁结果应该具有准司法效力,否则就缺乏刚性约束,发挥不了实际作用了”。

《条例》将于2013年1月1日起生效,而在剩下的半年时间内,对于深圳市妇联来说,如何与市编办衔接进行机构设置成为当务之急。深圳市妇联主席蔡立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当前压缩部门、编制收紧的大趋势下,新机构的设立存在一定困难。目前有两个备选方案,一是成立一个全新的独立机构,如果不可行,或将考虑与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办公室进行编制整合、职能调整,“妇儿工委只是一个协调议事机构,主要职能是组织、协调、监督,职能较虚,缺乏刚性。如果能与新机构进行整合,将会被赋予更多切实的职能”。

 

遗憾

在《条例》前两轮审议中,女性实行弹性退休制度、双亲育婴假期、设立男性关爱日等条款成为最受关注的焦点。而在第三轮审议中,这些内容都被取消,引发许多人的感慨和遗憾。

在审议中,女性实行弹性退休制度的争议最大。据深圳市妇联主席蔡立介绍,从调研的情况看,不同层次、不同位置的女性对退休的诉求并不相同。要求男女同龄退休最强烈的是知识分子、工程师等高级职称女性,特别是教师、卫生系统的专家学者,而最典型的就是医生,“55岁正是年富力强、临床经验丰富的时候,这时候却被迫退休了,不仅影响了个人的提拔,也影响了拿课题和拿项目。”

蔡立对《中国新闻周刊》坦言,对于这一条款的删除感到遗憾,“就妇联的态度而言,我们不会放弃。在符合历史方向、能够保障妇女权益的这些问题上,妇联就是要坚守、要推波助澜。”

“我们也专门咨询过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他们坚持由他们来统一研究和处理,我们最后就放弃了这一条款。”刘曙光表示,至于媒体报道中提及的该问题属于国家事权,他个人对此并不完全认同,“我并不认为这是完全的国家事权,但我们尊重人社部的意见和承诺”。但在他看来,此次立法的讨论至少也为“男女同龄退休”问题“点了一把火”。

“深圳是特区,有特区立法权,这是最高的地方立法权,只要在不违背宪法的背景下,可以在国家法律框架之外制定一些规章。”孙华明认为,国家应该在退休问题上给深圳更大的探索权,“特区的意义就在于可以先行先试,成功了以后再上升为国家层面的法律,这样的特区立法权才有实质意义。” ★

 
[责任编辑:PN008] 标签:条例 性别歧视 深圳大学法学院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