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重庆“涉黑资产”调查:希尔顿酒店已归还彭治民

2013年10月12日 07:31
来源:中国经营报 作者:周远征

原标题:“涉黑资产”僵局

编者按

10月9日,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发布公告,称薄熙来已经递交上诉状,且已被受理。薄熙来在等待对他的终极审判,而对于王立军、薄熙来落马之后出现的多位民营企业主针对当初重庆“打黑”的申诉案件,一年多的时间过去,其处置工作进展显得十分缓慢。陈明亮案、彭治民案、李俊案,这些当初轰动一时的案件的受害人在去年提起申诉之后,部分资产得到返还,但仍有众多遗留的资产债务处置问题不知所终,而刑事方面的申诉更是悬而未决,他们只能继续等待。

调查一

知情人士称,巡视组在渝期间曾征求处置意见

重庆“涉黑资产”归途坎坷

希尔顿酒店已归还彭治民,重庆世纪英皇项目未予归还

随着薄熙来上诉,济南又将迎来薄熙来的审判大戏。

而在千里之外的重庆,“打黑”扩大化期间的受害者却依然在等待。薄熙来、王立军落马之后,重庆低调地开始了纠错行动,打黑期间被打击的警察有一部分已经得到了平反,薄王时期被劳教的一些人员也相继得到了纠正。

然而,在薄王落马一年多以后,雾都重庆在打黑期间涉及的千亿元涉黑资产处置依然缓慢。10月10日,曾获刑一年半的前律师李庄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从法律上来讲,判错了刑事案件也应该得到纠正,虽然难,但是作为受害者,我们会全力揭露这些罪行,如果这些罪恶不能够得到清除的话,将会留下遗患。”

陈明亮案处置缓慢

10月9日,位于红旗河沟的世纪英皇大门和尚未装修的酒店依然显得有些破落。大门外的街道上,茂盛的银杏树在阳光下格外有生机。

“谁说我们跟有关部门达成了协议!”接近江州实业原董事长陈明亮家属的陈栋(化名)有些激动地说:“当年老板家里被抄走的古董、豪车等,只是在今年7月左右返还了极少一部分,返还的个别古董已经遭到了损毁,而且老板旗下的最核心资产是世纪英皇项目,目前这部分资产根本没有返还。”

陈栋口中的老板是指曾经在重庆打黑过程中被定义为“重庆最大黑社会”的江洲实业董事长陈明亮。2003年,重庆江州实业董事长陈明亮与香港英皇集团主席杨受成做了一笔大买卖:烂尾的世纪英皇项目。由于陈明亮很早就认识杨受成,这笔买卖很快就达成了一致。公开资料显示,世纪英皇是由陈明亮名下的江州集团与重庆林建物业有限公司合伙收购并建造的超五星级酒店,两家各持股50%。该酒店位于重庆红旗河沟转盘处,总占地面积1.54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16万平方米。而在2009年的一次评估中,该大厦被评估为优质资产,市值超过10亿元。

显然,仅仅凭借世纪英皇项目,陈明亮就可以立足于重庆富豪之林。然而,随着重庆声势浩大的打黑运动在2009年6月开启,陈明亮以涉黑的罪名被抓捕。而在抓捕之后,在王立军主导下,重庆迅速对陈明亮的资产进行了处置。本报记者获得的一份重庆市政府专题会议纪要中显示,2009年10月20日,一位市政府副秘书长主持召开会议,专题研究世纪英皇项目非法资产处置有关问题,重庆市公安局、市财政局、市国资委、市城乡建委、江北区和重庆交旅集团有关负责同志参加了会议。委托重庆交旅集团作为世纪英皇项目的托管人。事实上,直到2010年2月,陈明亮才被一审判处了死刑。

熟悉陈明亮案件的法律人士表示,处置江州实业的过程中,没有区分公司合法财产和个人财产的关系,而且家庭财产中,陈明亮与其配偶的财产还需要进行合法划分,这种全部都收缴的方式明显违法。据了解,从去年开始,重庆有关方面也曾组织检察院、法院、公安局等部门来重新处理世纪英皇项目及陈明亮妻子合法财产的返还事宜。知情人士透露,在2012年年底,公安部等部门组成的中央巡视组也曾经征求了有关人员的意见。

然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相关处置由于涉案金额较大,同时公安局专案组在陈明亮财产收缴中还存在很多不能厘清的问题,相关处置工作进展缓慢。目前,除返还了陈明亮妻子左保书一部分古董外,在世纪英皇项目的处置问题上,重庆有关部门尚未与江州实业及左保书达成协议。相关人士坦言,世纪英皇项目在重庆交旅集团接手后,存在很多问题,如果不能彻底审计清楚,可能最终返还给左保书的只是一堆债务。

希尔顿“归还”彭治民

相对于世纪英皇的棘手难题,重庆地产大亨彭治民的资产处置却在今年6月出现了转机。

2010年6月,王立军将号称拥有百亿资产的重庆庆隆屋业董事长,同时也是重庆希尔顿酒店股东的彭治民逮捕。同时,曾经举行过亚洲议会和平协会(AAPP)等重要会议的重庆希尔顿酒店也被关闭整顿,由希尔顿酒店集团管理的酒店被关闭的罕见事件,让彭治民一案引起了海内外的强烈关注。

2011年5月4日,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进行了一审宣判,彭治民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而在法院判决之前,王立军主导的公安局专案组开始对彭治民旗下的公司资产进行处置。

据参与办案的重庆市公安局专案组负责人王智透露,彭治民的资产经会计师事务所审定是46.7亿元,由于土地已经增值,实际资产市场价值在100亿元以上。

对于百亿资产的说法,接近彭治民家族的人士表示并不准确,但是彭治民的资产至少在70亿元以上,当时负债只有十多亿元。

在公安局主导下,重庆国际信托开始对彭治民旗下资产进行托管。根据一纸被彭治民家属质疑的托管协议,重庆国际信托托管了彭治民夫妻(彭治民妻子陆纾)的共同财产,以及一些与彭治民合伙的股东的资产。

公开信息显示,重庆国际信托托管之后与庆隆屋业产生了新的债务关系。

2011年8月19日,重庆仲裁委员会对重庆庆隆屋业借款案进行了裁决,重庆庆隆屋业偿还重庆国际信托4.5亿元借款,目前该借款本息已经全部偿还重庆国际信托。而在国际信托之后,国有企业重庆国地资产经营有限公司成为重庆庆隆屋业新的托管方。

薄王案件进入审理程序之后,彭治民旗下的公司资产也进入到重新处置阶段。

10月8日,《中国经营报》记者到位于希尔顿酒店商务写字楼36层的庆隆屋业探访。该公司人士表示,今年6月相关资产进行了返还。

根据重庆市政府文件,在6月8日依法解除了重庆国际信托托管庆隆屋业、众诚物业等8家公司经营权及股权。相关人士透露:不久之后我们的项目也会重新开始出来。

但是,对于彭治民家属而言,托管期间增加的债务将会成为重负。熟悉该案件处置的一位人士表示,托管之后彭治民旗下资产产生了多达20亿元的债务,总负债陡增到了近40亿元。

无人担责

仅仅是薄王期间涉及的重庆涉黑资产就已经让重庆市剪不断理还乱。而在重庆打黑扩大化期间,一些蒙冤人员的问题,又该由什么人来承担责任呢?

“唉,我们现在也劝受害者暂时先考虑讨回财产,涉及到刑事方面的问题,接下来再予以追究。”10月10日,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重庆律师说:“有些罪不至死的人都死了,还怎么去讨回公道呢?”

当然,对于自身遭遇的“冤屈”,前律师李庄依然在不断努力,尽管这一努力似乎显得希望渺茫。曾经被重庆方面查出有两项漏罪的李庄表示,王立军也有漏罪,应该对这些漏罪进行追究。

在今年全国两会上,重庆人大政协代表团成员、最高检和最高法的官员在场的情况下,多位全国人大代表也提出疑问。

3月10日下午,重庆代表团全体会议在鸿府酒店二楼举行。在谈及对两院报告看法之时,一位全国人大代表问全国人大代表、重庆高院院长钱峰:“不知道还有没有余罪追诉,有漏罪可以追诉吗?”钱峰随即表示:“发现新罪和漏罪是可以追诉的。”此外,其他多位重庆代表也在会场发表了相关意见。

而一位重庆市高层官员也坦言心迹,他反思了薄王时期的不正常现象,他说:“第一个,公安机关在案件还没有送到检察院,就说成黑社会,造成先入为主,法院没有判不能够随便戴帽子;第二,是不是黑社会的,要具备四大特征,但是公安机关没有根据这些特征就随意套黑社会,这种情况确实也存在;第三个:确实有不合理的证据,有伪证的情况出现。”

这位人士表示:“公检法独立办案十分重要,现在看来检察院和法院还是做得比较好,王立军提出的起诉中(指重庆公安机关),转给检察院、法院,被检察院和法院退回去的,不予处置的,或者说黑社会的转化为一般案件,这个调整面有40%多。”

然而,面对薄王时期遗留的诸多问题,一段时间内重庆市还将背负着包袱前行。

在重庆的街头,王立军时期的交巡警平台以及女子交巡警已经消失了之外,薄熙来主政重庆期间栽的银杏树却长得枝繁叶茂。

[责任编辑:PN043] 标签:重庆国 资产处置 资产债务
打印转发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