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湖南某市书记:你送几根冬笋 被发现领导就死定了


来源:南方周末

人参与 评论

对一些官员而言,过去春节饭局排不开,今年春节管得严,不敢请也不敢吃。2月10日,江西一名县委书记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春节期间他手机设置了呼入限制,以免一些干部拜年。

原标题:“今年就不去看望您了” 严令之下,地方官员们怎么过年

编者按:2014年春节,或许是各地官员过得最“清静”的一个春节。

每年年关,许多官员都会面临纠结。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从上级领导、同僚到下级和朋友,方方面面的人情关系都得维护,常常过年过得身心俱疲。不过自2013年以来,在八项规定和反腐新政的高压之下,官员们的春节和往年有了不同——可以坐在家里过节了,可以不出去给领导拜年了,可以少送礼或不送礼了,也不太敢接礼了。

高层严明政风政纪的决心和行动,令官员们感受复杂,有高兴,有感慨,有失落,也有担忧。旧的规则似乎已不合时宜,面对新形势,他们怎么想,他们会怎么做?请见本期专题“官员过年关”。

“你送领导几根冬笋,一旦被发现,领导就死定了,你这就是害人。”

湖南省一位县级市市委书记在大会上公开要求下属们不要发短信拜年。“你搞个群发转发,我懒得回。不回,又好像不礼貌,干脆都不要发。”

2013年治官的禁令不断,马年春节如何过,成为2014年考验基层官员政治智慧的第一道坎。

为了不惹麻烦,有的官员手机限制呼入,有的召开大会明确要求不许送土特产,有的下令将公车上锁入库。不过,仍有希望受到照顾的官员到上级那里“走动”。经济不太发达的地方,县委书记不得不与企业家们照例聚一聚。

严令之下,官员们各有对策,有人严格遵守禁令,有人仍想打擦边球。上级怕下级给自己送礼,下级仍费尽脑筋想要送一点。令行禁止,在复杂的基层官场并不容易。

“敏感时期,谁都要谨慎点”

2014年春节前,湖南一个县的副局长肖强(化名)还是陪着“一把手”向一些“关照过”的上级领导拜了“早年”。

“送个信封,里面塞一些礼金。”肖强告诉他的朋友、长沙《潇湘晨报》记者朱远祥说,“领导也许不在乎你的钱和礼品,但他在乎你是否尊重他,是否值得他信任。”

春节显然是官场送礼的好时机。虽然过年给领导送钱送礼在一些地方已是官场常态,但肖强今年送礼时发现,有些人不愿接了,那些级别较高的官员,他们也不敢去送了。

“今年真是不敢走动。”河南一位县委书记对南方周末记者说,他今年过年没有看望一个领导,也没有人过来看望过自己。“以前过年说实话,还有些走动,有时还会去一下会所,但今年不一样了。”

“市委、市政府更是不能去的,因为大家都认识,特别是今年市委要换届,这个敏感时期,谁都要谨慎点。”这位县委书记说。

过年期间,他也接到过下属给他电话拜年。不过电话里说的是,“今年紧,就不给你添麻烦,不去看望你了。”

在重庆,南方周末记者认识的一位当地公安局长何新(化名),今年大年夜值班值了一个通宵。据这名副厅级干部介绍,今年年前年后,单位没有相互拜年串门的现象。今年也没有下属到他家中拜年,他说,自己从来不让局里的中层知道自己的家在哪里,也从来不让老婆去他的单位,所以单位里谁也不认识他老婆。

浙江省乐清市人大常委会主任赵乐强用三个字形容他的这个春节,那就是“闭关了”。

今年春节之前,他感受到与往年有所不同,同事间几乎没有什么礼尚往来。他自己今年也没有给现任领导拜年,只给一个已经退休十几年的老市长拜了个年。

“今年确实简朴了。”赵乐强说,拜年电话多了,特别是今年还有不少人通过微信给他拜年。喜欢读书的赵乐强,利用年关看望了当地10名70岁以上的文化人,都是以私人身份去的。

2月10日,江西一名县委书记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春节期间他手机设置了呼入限制,以免一些干部拜年。

江西省丰城市,在春节前召开了新年团拜会,市委书记杨玉平致辞仅用了10分钟。该市宣传部副部长甘继文介绍,“整个会就开了15分钟,发了一份文件,烟都没发。”

一些地方,节前便开始三令五申。春节前,湖南一名市委书记在布置春节期间的工作大会上明确要求:不准走动、不准送土特产。往年,各地给领导们送点土特产在所难免。

“你送领导几根冬笋,一旦被发现,领导就死定了,你这就是害人。”市委书记的这句话引得会场哄堂大笑。

肖冠(化名)是河北省某地的一个乡党委书记。他对南方周末记者开玩笑说,这个年过得有点“寡淡”。往年春节前,各村以及乡里各站所总会给乡领导送点土特产、花生、鱼、肉什么的,有的还会送些购物卡,但去年已经少了,今年坚决不敢。

肖冠是2011年任乡党委书记的,之前在县直部门担任正科级的副职。他说自己当时跟县领导之间还有些距离,没有送过礼。2011年底到乡镇工作后,当年还在熟悉情况,2012年底已经有八项规定,风声就紧了,今年则彻底没有送礼现象。

他并不担心自己不送而有其他人过年送礼,会导致“不公平竞争”。“大环境是这样的,谁也不敢送,即便你送了,过年去拜年,被访者还不欢迎,谁在这时顶风作案,那真是太傻了。”

“家人最满意的一个年”

当了三年乡党委书记,在肖冠眼里,这个春节是他上班后过得比较轻松的。以前几乎是从初二开始,各种“你请我,我请你”都开始了,大多都是单位之间的宴请,使用的也都是公款,都没有时间给亲友们拜年。

但今年他有了补偿的机会,前三天都在给亲朋拜年。因为父母与他同住,初一他去了老婆的几个亲戚家,初二去了岳父岳母家,初三去了自己舅舅家。正月初四,肖冠在家休息了一天。“这在以前难以想象。”他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今年春节,江西赣县县委书记温庆锋带着妻儿回老家看望了父母。

“今年回去看父母,没有用公车。公车都封起来了,不允许公车私用。”2月10日,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有三名受访的县市委书记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春节期间除了值班车辆,其他公车全部上锁入库了。

春节期间,上述河南省的县委书记一家三口,也回到了30公里外的父母家,“是开着老婆的私家车去的”。县委书记是交流干部,父母和舅舅都在老家,一家三口春节期间去父母家时,也去看了舅舅一次。

除此之外,他今年春节期间,“哪里也不去,确实挺轻松的。”这位县委书记说,孩子在外上学,过年回来一家三口几乎每顿在家吃,终于可以过个团聚的春节。

几名县委书记都一致提到,“今年这个年是家人最满意的一个年”。

湖南一名市委书记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往年他只有初一在家里待半天,其他时间都在到处应酬或者慰问。今年,他就值了一天班,其他时间基本都在家里陪老人和妻儿。

“我儿子初中的时候写了一篇作文,说别人孩子都是爸爸妈妈一起带他去旅游,而他每次只有妈妈陪着。我看了,很心酸。今年花了很多时间陪他。”这位市委书记说。

今年正月初二,重庆的公安局长何新,一家三口回了一次老家——重庆一个较远的区县。他父母已经不在了,但家里还有哥哥和一些老字辈的老人。他们一家一直呆到初四才回重庆,“这在往年是不可想象的。”他说,今年谁也不拜谁的年,才有这么多时间呆在老家。

一些地方官员不仅有时间陪家人,还有更大胆的计划。南方周末记者认识的一位河南省的厅级官员,今年干脆自费报团去云南旅游了,正月初二出发。之前一些企业听说他准备在春节假期出去旅游,都要给他安排,但都被他拒绝了。

仍要接待回乡领导

南方周末记者采访发现,即使如此,对于地方官员来说,仍然有一些应酬是难以避免的。

往年春节,除了是官员们送礼的好时机,也是一些异地为官或经商者衣锦还乡的时候。对当地官员来说,他们是家乡发展难得的政治和商业资源。而在一些异地为官和经商者眼里,过年回乡时,有地方一把手出面接待,会显得有面子。

南方周末记者调查发现,春节期间各地一般都会把回乡过年的本地在外经商从政者聚在一起办个新春团拜会。

2月2日是正月初三,上午12时,湖北某县最高档的宾馆里,一场新春团拜会正在进行。该县县委书记致辞称:八项规定管得很严,本不打算搞这场聚会,但想来想去,县里的发展离不开大家,还是决定从俭小范围聚聚。

参加此次团拜会的,大多数是当地籍在外较为成功的企业人士。南方周末记者获悉,2012年该县的团拜会有十多桌人参加,而今年一共只有6桌,规模减半。

2月10日,湖南一名市委书记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往年春节他都要被安排陪客。陪的主要是两种人:第一种是本地籍在外当官的或知名人士,过年回老家探亲;第二种是上级领导,有些领导过年会来逛逛,必须要陪。

“为了地方的发展,平时难免要找这些人帮忙。”该市委书记称,今年仍有这些人士回乡,但接待从简了。

2月3日,该市组织了返乡的在外知名人士聚会。不过,作为市委书记的他没有露面,只是由该市政协主席和副主席出面陪同。

“上面有明确要求,不准搞这种接待,我不参加他们能理解。今年有些领导回来,甚至根本不跟我打电话了。政协,本来就有对外联络的职能,让政协出面正好。”该市委书记称,自上而下的禁令保护了他,“不用喝酒了”。

安徽庐江县县长刁吉润则向媒体介绍,每年县里都会为回乡企业家举办一次茶话会。今年,这个茶话会取消了。

肖冠在初五、初六有几个应酬,一是同学到他家里吃饭,二是当地有几个在北京、天津经商的老乡回去过年,肖冠拉他们吃了顿饭。肖冠说,他去北京、天津时,也是这几个朋友给予各种帮忙,他们春节回去小聚一下也理所当然,况且聚会的主体还是围绕他们乡的几个招商引资项目。

开工饭常委们吃了顿面条

春节里,下属们难以见到上级,短信和电话成为春节期间官员沟通联络感情的主要方式。

朱远祥的一名官员朋友告诉他,春节期间发短信,也有“学问”,“对于一般人,发个群发就算了。但对于重要的领导,你肯定得单独写、单独发。”

这个春节,这名基层官员发给领导的短信得到了回复,他向朱远祥展示了上级回复给他的“新年快乐”四个字。朱远祥注意到,他的脸上挂满笑容。

在湖南另一个县级市,市委书记在大会上公开要求下属们不要发短信拜年。

“你搞个群发转发,我懒得回。不回,又好像不礼貌,干脆都不要发。”这名市委书记说。

“你没给上级的书记发个短信拜年?”南方周末记者问他。他回答得很干脆:“没有。你给他发,他不回,不礼貌,你也很尴尬。他一个个回,又很麻烦。”

往年,这名市委书记还会收到很多贺卡。出于礼貌,他会让市委办一个个回复。今年,上级不允许公款购买发放贺年卡,也免了一个个回复。

“今年,是我担任领导以来过得最清静、最自由、家人最满意的一个年。”他说。

在“清静”的春节里,一些地方也改掉了要大吃一顿开工饭的旧习。

河南那位县委书记介绍,今年年前,市委要求各区县主要领导在春节期间不能外出,他们县则要求所有县级领导春节期间都不能外出,轮流带班,春节期间,县委书记本人到机关值了两天班,一是检查值班人员在岗情况,二是检查安全生产情况。

正月初八是上班第一天,上午10点,县里召开了五大班子会议,要求大家收心,县委、政府领导相互之间口头拜年。当天县里就安排纪委、监察局到各单位对到岗情况进行明察暗访,“与其让上级发现,不如自己主动发现”。

这位县委书记说,以前,年前的聚餐非常频繁。年前,县里几大班子领导一般要安排吃顿饭,各乡镇党委书记也要召集起来犒劳一下,看望老干部也要一起吃顿饭。今年全部取消了,老干部也只是到家里慰问了一下,没有组织吃饭。

以往过年后,一般到了正月初四,各种饭局就排不开了,不是这家请,就是那家请。到正式上班前一天晚上,县委常委们还要聚在一起吃顿饭。但今年一顿饭也没有安排,正月初八中午,常委们在食堂每人吃了一碗面条,没有加菜,没有拼桌,就算是聚餐了。

肖冠感觉,今年过年工作比以往要抓得严。今年是他第一次在春节期间值班。以前每个春节,机关全部放假,就找两个在本乡居住的老同志从初一值到初七,当然要给点值班费。今年全乡三十多名干部轮流值班,每四人一组,每组一天24小时,从大年三十值到初七,也没有加班费。

他本人是除夕那天值班,内容无非是安全保卫、上传下达,以及预备应对突发事件等。好在春节期间乡里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正月初七,年还没有过完,肖冠就去了办公室,开始为上班的工作做准备。初八上午,正式上班。在往年,那天将是一个“拜年日”,各乡镇的书记和乡(镇)长要先给县领导拜年,然后再去给县直各个局的局长拜年。肖冠说,就是见个面、寒暄几句,“但礼数一定要到,要不会觉得你不懂事”。虽然不带礼品,但跑起来也很累。

去年春节时,八项规定已经出台,“拜年”之风有所减弱,但仍局部存在,今年则完全销声匿迹。今年正月初八,市里上午召集各个县区党政领导开了节后动员会,下午县里召集各乡镇党政领导开会,布置开年后的工作。

在肖冠所在的乡,有个沿袭多年的传统:过年后乡政府食堂不开伙,全乡有二十多个村,每个村请乡镇干部吃一天,一直吃到正月结束。“今年不敢这么干了。”肖冠说,正月初八他就让食堂开伙,并不准乡里干部去任何一个村吃饭,反倒让一些村支书不适应。

(罗婷亦有贡献)

中央规定

湖南政策

延伸阅读

[责任编辑:PN048]

标签:公务员 过年 送礼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新闻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