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PX国家公关启动背后:公众误解致PX产能被压抑缺口大

2013年07月25日 11:16
来源:南方周末 作者:彭利国

来自媒体、科学界的理性声音以及政府的交流沟通,对消除PX项目的漫天流言有着积极作用。 (何籽/图)

2011年11月10日《谁制造了PX全民敏感词》。 (南方周末资料图)

原标题:PX国家公关——为昨天的错误埋单,为明天的扩产蓄势

这是中国政府第一次从上到下、正面回应PX问题,这些来自媒体、科学界的理性声音以及政府的交流沟通,对消除PX项目的漫天流言有着积极作用。

此次PX国家公关中,政府正视问题的态度与勇气,对核电、垃圾焚烧等其它争议性行业有重要借鉴意义。

事实上,除参观石化厂区外,各地PX公关组合拳还包括恳谈会、新闻发布会、展览会等。

南方周末记者获悉,仅中石化一家,目前就有茂名、洛阳、天津等地的不下十个分公司有上马或扩建PX的意向,而搬迁未成的大连福佳大化,近期又有PX扩产规划。

PX正名季

“甚至在海水里我们还可以看到鱼儿时而跃出海面,甚至有野鸭野鸟来抢食吃。”自然界中再寻常不过的一幕似乎无需用两个“甚至”表示惊讶,但2013年7月7日云南卫视的晚间新闻联播确实是这样描述的。

这是云南卫视《聚焦日本石油炼化及PX产业》的第一期,画面描述的地点在东京湾,一公里外则是日本川崎工业园区,其中包含了石化巨头JX日矿日石能源公司的PX(对二甲苯的简称)项目。

正是PX,在过去的几个月里让春城昆明焦躁不安——甚至有近三千民众于5月4日上街抗议,甚至连市长李文荣都开了微博。

云南台的节目连播了四期,向观众传递出日本PX项目如何实现环境与工业共生、“建成二十年里没有发生过任何安全事故”、信息如何透明等内容。

此际介绍他山之石,用意不言自明——为争议声中的云南炼化及PX项目寻找案例支撑。云南炼化、PX项目以及与之密切相关的中缅油气管道,是保障国家能源安全的一项重大举措。

“云南台此举无疑是为了减轻昆明石化建设压力。”第一时间看到这则新闻的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中心研究员易鹏说,“面对社会舆论想办法做解释是进步。”

解释工作不惟发生在云南。事实上,搅动了厦门、成都、大连、宁波、昆明等多个城市的PX,在2013年的春夏迎来了密集正名季。

2013年的浙江省“两会”上,包括公安厅长刘力伟在内的多位政界代表就呼吁为PX去妖魔化。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程院院士曹湘洪提交了一份“消除化工恐惧症”的提案,建议国家设立专项资金,加强对公众进行包括PX在内的化工基础知识的宣传教育。

2013年5月,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播出《PX项目的真相》,此后又在《新闻联播》播出《揭开PX神秘面纱》。一个月后的6月24日,人民日报亦刊发题为《揭开PX的神秘面纱》的专版记者调查。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教授金涌以及曹湘洪等专家也纷纷现身PX科普。

PX是高致癌物?并非如此。世卫组织国际癌症研究机构将PX定义为“第三组致癌物”,即现有的证据不能证明其对人类致癌,其致癌性与咖啡同级(人民日报语)。

安全防护距离为100公里?并非如此。美国休斯敦年产280万吨的PX装置距6万人城市的距离为1.2公里;新加坡裕廊岛埃克森美孚炼厂年产37万吨的PX装置与居民区距离为0.9公里……

这些肇始于2007年厦门PX事件的说法于今被重新提起,中共中央机关报、国家级电视台以及学界予以了科学解释。“这种规模从未有过。”一位浸淫芳烃界二十余年的前中石化高管难掩惊讶,“更何况曹、金两位院士是石化界泰斗级人物,此前绝少对媒体发声。”

甚至连环保部部长周生贤亦表示“需要重点加强对PX的宣传”。在近日召开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与中国梦宣传教育系列报告会”上,周生贤称,PX的生产工艺存在一定环境风险,但通过严格管理,能够将风险事故发生的概率降到很低。

事实上,这是中国政府第一次从上到下、正面回应PX问题。政府正视问题的态度与勇气,对核电、垃圾焚烧等其它争议性行业有重要借鉴意义。

就此次公关而言,这些来自媒体、科学界的理性声音以及政府的交流沟通,对消除PX项目的漫天流言有着积极作用,这也是过去多年业界所希望看到的,不过要从根本上扭转公众对于PX的恐慌,远非让科学的归科学这么简单。

举国公关

鲜为人知的是,在昆明、成都等地反PX声高涨的2013年4、5月间,一纸命令从北京发至两千公里之外的福建漳州。命令由中共中央办公厅发出,要求漳州介绍PX项目落地建设的经验和启示。

这则命题作文,“主要是要我们介绍如何给做群众工作的。”一位不便具名的漳州地方官员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腾龙芳烃是‘十一五’期间决策的所有PX项目里唯一一个基本建成且看到投产希望的。”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石化化工处处长郭琛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因厦门市民抵制的腾龙芳烃PX项目于2008年5月正式确定迁建漳州古雷半岛。南方周末记者从漳州官方获悉,历时五年之后,该项目的建设、验收、拆迁等工作已经完成,只待近期择日投产。

当厦门PX迁建、大连PX搬迁(实际未执行)、宁波PX扩产项目终止,看到投产曙光的腾龙芳烃及其背后的漳州式PX公关被视作一剂可能疗治“一闹就停”困局的药方。

取经者纷至沓来。漳州市环保局局长黄建化称,从2012年下半年开始,来自台州、南通等地的政府考察团就多次来漳学习这个被中宣部列为“新时期做好群众工作的典型案例”。

“公众广泛参与环评、石化专家做报告、干部进村入户、包机实地考察国内外石化项目、正面宣传……”在这份写就于2013年5月6日的呈报中共中央办公厅的汇报材料里,漳州经验被如是概括。

这份汇报材料的传播路径尚不清晰,但成都、昆明等地,漳州式PX公关的复制版正在上演。

进入2013年7月,独立地质学家杨勇一直在等待一个消息——何时去新加坡?杨勇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为平息公众对彭州石化及其PX项目的争议,成都拟于2013年7、8月间组织部分公众出国参观,一路赴新加坡,一路赴韩国。杨勇在受邀之列。

从2013年2月起,成都各界代表获邀进入彭州石化厂区参观,杨勇作为科技界代表亦在其中。迄今,这样的参观团已经组织逾五十批,涉及成都市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机关干部、人武部官兵、居民代表、女企业家协会代表等。

“带着一颗忐忑的心来了,揣着一个安定的心走了”、“管理规范设备先进,相信不会影响成都饮水安全”、“整个项目设备先进,技术一流,并对项目投产后的战略发展意义和经济带动作用感到欣慰”。每次参观结束后,参观者的反馈即通过当地媒体流传开来。

大门打开的不惟彭州石化。2013年7月19日,宁波镇海炼化邀请网民代表入厂参观。走出去的不惟成都。2013年5月15日,昆明市组织16名市民代表赴广西中石油钦州炼油厂参观考察。

曾经鲜见露面的专家开始直面公众。昆明邀请了曹湘洪在内的五位专家来昆开讲,成都则请来四川石化项目的规划参与者、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的专家陈文龙,“让前来听讲的我市五城区和高新区部分机关干部、街道社区工作人员有了全新的认识。”当地媒体如是称。

除此之外,这套公关组合拳还包括了形形色色的恳谈会、新闻发布会、展览会。

行业协会亦不甘沉默。2013年5月16日,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主办的“美丽化工”大型宣传活动启幕,年内还将在京、津等地举办主题论坛、高校演讲等活动,旨在“重塑行业形象,改善公众认知”。

在中山大学政务学院教授郭巍青看来,这轮PX公关,有其积极一面,“寻求多途径化解诉求,政府的身段柔软了一些”。

“只去看,不发声”

“怎么能这么说呢?”2013年5月15日,一位漳州地方官员向南方周末记者表达了自己的不解。

令他不解的是两天前云南省发改委副主任就云南炼化项目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的一句话:“该项目的环评报告有密级,是云南近年来能源项目仅有的涉密文件,不能公示。”

虽然一个月后,《中石油云南1000万吨/年炼油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书》及其批复最终公布,但在这位全程参与了漳州PX项目群众工作的官员看来,对政府公开、透明形象的戕害已然铸成。

类似的错误并非孤例。仍是昆明,一边,是市长开微博、召开恳谈会的信息公开尝试;一边,却是买口罩都要实行实名制登记(后取消)。

在成都,一边,是一则则维稳评论塞到了居民家的门缝里;一边,一位四川大学的教师戴口罩出门却被警察要求摘下。

“宣传力度加强了,但是控制力度也加强了。”四川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研究所所长艾南山如是评价。

即便是彭州石化的“敞开大门”,亦谨小慎微。一位成都本地学者受邀参观,但却被告知不能提反对意见,于是该学者只好声明:只去看,不发声。

2013年5月受邀参观彭州石化的杨勇发现,“本来希望对话,但几乎没有时间。”参观完毕,主办方只留了半个小时的交流时间。

“参观完了,媒体的报道全是放心、对项目评价很高、很多疑问得到了解答、石头落了下来。”杨勇说,“比较务实的对话还是没有实现。”比如,即便如主办方所言,对成都本地影响较小,但对沱江下游城市群的影响呢?比如,一个成都人常问的邻避式话题:人家昆明市长说PX项目大多数人表态不同意就不上,成都呢?

在艾南山看来,高污染、高能耗是化工企业的本质,成都平原能不能载得动彭州石化应该是一个被充分讨论的话题,但现在缺乏这样的平台。

郭巍青认为,地方政府的行事逻辑并不奇怪,“这与碎片化、行政化的体制结构密不可分。”一个群体性事件要爆发,即便决策者中有温和派,一些职能部门亦很容易转向传统的维稳手段。而要破此困局,需寄希望于一个完善的社会协商机制,但这非朝夕之功。

“中国PX的产能被压抑太久了”

“公众的误解已经不单指PX,而是蔓延向了整个石化领域。”石油和化学工业规划院高级工程师白雪松如是概括新一轮PX风波。昆明、成都两地的质疑之声,除去PX本身外,直指整个炼化项目。

在多位石化界专家看来,当下旨在消除恐慌的密集公关,事实上是在为昨日的错误埋单。“恐惧症主要是有些化工企业生产和监管不力带来了环境污染造成的。”中国工程院院士曹湘洪说。

事实上,即便政府和企业频频为其安全性背书的PX项目,亦并非零事故,大连福佳大化、辽阳石化、中海油惠州炼厂都曾出现过事故(详见南方周末2011年11月10日《PX安检》)。

不同于此前厦门迁建、宁波停建以及大连的一句无法兑现的搬迁承诺,成都与昆明之所以如此密集公关,实因两地的炼化项目及其PX颇有“停不得”的苦衷。

一个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彭州石化已经基本建成了,投入了三百多亿。难道让它不生产吗?”即便受邀参观的反对者亦能看出个中窘境。

一个是大势所趋不忍不为。如昆明市长李文荣所言,中石油云南炼油项目是国家重大能源项目,寄托着改变云南油荒的梦想。

至于PX项目,虽然李文荣谨慎表态说走民主程序,“大多数群众说上,市人民政府就决定上,大多数群众说不上,市人民政府就决定不上。”但在石化界内部人士看来,上PX显然更划算。“炼化一体化项目本来就是要综合利用,做深加工,虽然云南报批的炼化项目确实不含PX,但云南地方确有此打算。”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石化化工处处长郭琛说。

“之所以现在大张旗鼓为PX正名,实在是到了不得不正名的时候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前中石化高管如是慨叹,“中国PX的产能被压抑太久了。”

郭琛所在的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受发改委委托,负责对全国所有新、扩建的PX项目进行评估。此前,他所在的石化化工处的重点之一就是评估PX项目,但从2010年开始,新上马的单独PX项目就不再出现在他的案头,“倒也轻松了一些”。

这与“十一五”时期的PX火爆风景迥异。据国家发改委统计,2010年前提出的新增(含改扩建)PX项目进入审批流程的一度达到13个之多,新增产能累计逾八百万吨。“但是规划了很多,有的是上得慢了点,真正投产的很少。”郭琛说。

对于中国PX项目而言,近年来错过的时光是最好的时光。上述不愿透露姓名的前中石化高管称,这几年PX价格虽有起伏,但都在10000元/吨左右高价振荡,堪称是石化产业链条上最能挣钱的环节之一。上海石化一套年产60万吨的PX装置,2009年10月投产,到2011年4月,近30个亿的投资就赚回来了,用时仅一年半。

官方数据显示,截至2012年底,我国建成和在建PX项目产能为1230万吨,缺口为600万吨,仅去年一年就进口了近700万吨。

巨大缺口之下,石化企业难抑扩产冲动。据上述不愿透露姓名的前中石化高管称,仅中石化一家,目前就有茂名、洛阳、天津等地的不下十个分公司有上马或扩建PX的意向。南方周末记者获悉,搬迁未成的大连福佳大化,近期又有PX扩产规划。

显然,当下的PX正名潮,已不仅是在为昨天的错误埋单,为今天的稳定背书,更是在为明天的PX重装上阵铺路。

[责任编辑:PN043] 标签:PX 国家能源安全 炼化一体化
打印转发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