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新疆两男子找到陨铁 市政府火速拉走称前书记早发现了

2013年02月01日 09:26
来源:中国网 作者:雍兴中

哈萨克族人海拉提和同伴加尔恒历尽艰险确认了陨石的确切地点,但曾有其他陨友抢先上报“第一发现者”。 (海拉提供图)

原标题:一块陨石官争民抢天上掉下的所有权争议

收归国有并不意味着就是最好的保护;“你可以想象一下,如果给发现者适当鼓励都没有,以后还会有人交给国家吗?”

对陨石的研究和保护同样是公民的权利,并不独为国家所有,法律应该鼓励人们去发现陨石,“让国家、个人都得到好处”。

记者雍兴中

天上的星星掉下来,到底属于谁?这还真的成了问题。

2011年7月,新疆阿勒泰地区发现了中国第二、世界第四的铁陨石。“为了保护”陨石,当地政府很快将陨石拉走。

时隔一年半后,当初向科研单位报告了陨石具体位置的两位哈萨克族向导海拉提·阿依萨和加尔恒·哈布德海,委托了律师要状告政府。

如果顺利立案,这将可能是中国第一例有关天外来客的诉讼。

但还有陨石发现地的牧场承包人居曼·热马赞,也加入对这块石头的争夺。

无论是哈萨克族向导、牧场承包人,还是政府,都是以第一发现者为由,主张对陨石的所有权。对于未明确先占制度的中国民法,这无疑又出了道难题。

寻找“安拉之泪”

阿勒泰地区位于中国版图“雄鸡”的尾羽,与蒙古国、哈萨克斯坦和俄罗斯三国接壤。这一地区与陨石颇有渊源。中国现存最大的铁陨石(或称“陨铁”)——“银骆驼”,就出自阿勒泰地区青河县。

海拉提·阿依萨,老家即是青河县,小时候他就听说了“银骆驼”的传说。这块陨铁早于1898年被发现,重达30吨,因颜色发亮,乡民们误以为银,又有两个突起的部分酷似驼峰,因而得名。

“当时(被确认为陨石之前)人们认为这是真主安拉的眼泪。”海拉提说,谁要是生活有困难,就会从上面割下一点“银子”去换钱,但同时也会在石前宰杀一只羊,感谢上天的恩赐。

海拉提后来才知道,“银骆驼”其实就是铁陨石。他对陨石产生了兴趣,成了一名“陨友”。在跑运输时,他认识了收购牛羊的加尔恒·哈布德海,后者从牧民口中得知,在阿勒泰市红墩镇克兰大峡谷的夏牧场,有一块奇怪的石头,可能是陨石。

2011年4月,这条虚无飘缈的线索得到了另一面的证实。海拉提接到了一名新疆陨友的电话,提到了这块峡谷中的陨石,并相约了各地陨友一起前去寻找,希望懂当地语言的海拉提为他们提供帮助。

此时,海拉提和加尔恒并不确知陨石的具体地点,只知道在距离市区100多公里,海拔2500米以上有一处叫阿克布拉克的夏牧场。

2012年6月时节,内地已入夏,但高山却残雪未消,天气变化无常。牧场只在每年的7到9月有牧民放牧,其余时间几乎是无人区。

一行人进山但无功而返。这是对“安拉之泪”的第一次正式搜寻。寻访队包括北京天文馆陨石专家张宝林、陨石收藏家雷克斯等9名陨友,雷克斯等人离开时,和海拉提、加尔恒两人作出“君子承诺”,希望他们继续寻找。

“当时张宝林告诉我们,这块陨石可能有80吨,找到了报告国家一定有重奖。”海拉提承认,他和加尔恒生活境况平平,这时已把找到陨石当成了一件可以改变命运的事。

海拉提和加尔恒再次进山。他们每天骑两个小时摩托车到阿克布拉克山口,再步行三个小时进山,随身只带四个馕作为一天的食物。山上不时有暴雨、浓雾,好几回两人都不能及时下山,几度处于生死边缘。

这块陨铁似乎在坠落时就打定了主意要藏起来。它的所在地是一片冰川漂砾区,花岗岩漫山遍野,找到陨石不啻于在一堆玻璃球中找出材料不一样的那一颗。

他们也是事后才发现,好几次与陨铁擦肩而过。“它从南看不见,从北也看不见。”加尔恒回忆说,陨铁的上面压着一块巨大的花岗岩,直到太阳光探入,一道红亮的色泽映入他们的眼帘。

这一天是2011年6月17日,37岁的海拉提和44岁的加尔恒被山雨淋得湿透,他们兴奋地拥抱在一起:“这是老天爷给我们的!以后我们的生活会不一样了!”

收归国有,重奖落空

发现陨铁后,两人先是通知了最初相约的新疆的陨友。过了好几天没有音讯,他们才从北京天文馆得知,这名陨友已经以“第一发现者”的名义报告了中国科学院。

“你们放心,陨铁是你们发现的,我们知道。”北京天文化馆的回音让两人略感心安,随后,北京天文馆通知了央视记者,同时知会了当地政府。

2011年的7月16日,海拉提和加尔恒带着张宝林、雷克斯、央视记者还有当地旅游局官员,一同上山确认了陨石的确切地点。

见到陨铁的第一眼,张宝林就说:“错不了,这就是陨铁!”这块陨铁呈不规则的圆锥体,高2.3米,底部直径为1.5米,重量为17.8吨,仅次于藏于新疆地质矿产博物馆的“银骆驼”。

更惊喜的发现是,经对切片的化验,这块陨石和“银骆驼”是一体的成对陨石。也就是说,它们在落到地球前本属于同一颗流星体,在大气层中分裂为数颗坠落到地面上。这颗陨石的发现,对确定青河县陨石的坠落年代和寻找其它可能存在的陨石都意义重大。

在场的人都很高兴。在网上,陨友们建议将此石命名为“安拉之泪”。下山后,海拉提的妻子诞下了一名男婴,大家都说这是双喜临门。海拉提期待的幸福生活离他似乎并不遥远。

然而,两人期待的重奖并没有来临。

下山的那天,当地旅游局就发布了发现克兰峡谷大陨铁的消息。随后,市政府以极高的效率,将陨石从山中拉了出来。

“主要是为了保护陨石。”一同上山的阿勒泰市旅游局局长史志强回忆,当时看到陨石时,上面已有不少切割的痕迹。

“拿炸药炸的传说都有了。”史志强说,此时发现陨铁的消息已散布开来,传言有人盯上了这块陨石。当时政府要求当地牧民看护好陨石,但夏牧场到9月份就结束牧期,那时就很难防止意图不轨的人进山了。

政府花了一个月时间,将陨石运了出来。2013年1月26日,南方周末记者在阿勒泰市园林管理处的空地上见到了这块陨石,它被白铁皮包裹着,从出山后就一直待在那里。

政府“保护”着陨石,却把海拉提和加尔恒遗忘了。对丰厚奖赏,政府一直没有动静,他们坐不住了。

两人拿着北京天文馆颁发的荣誉证书找上门去,得到的回应是:政府给钱要有依据,找到依据就给奖励。

海拉提一听有理,回来查资料发现,法律没有相关的奖励规定;他还发现,政府将陨石收为国有,也找不到相关的法律依据。

几经周折,政府只同意给他们每人5000元奖励,这与两人的心理预期差距过远。他们没有接受这笔钱。

加尔恒直言:“当时北京的人说一人会有一百万,我们预期一百万可能不会,但是至少要给我们几十万。”南方周末记者向张宝林求证此事,张宝林表示不便评价。

2013年1月,海拉提和加尔恒以“发现者”身份向政府交涉,遭到政府否认。海拉提问:“说我们不是发现者,那为什么又要给我们钱?”得到的回答是:“因为你们做这个事情,我们很受感动。”

[责任编辑:PN043] 标签:1986年 发现者 这块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