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李嘉诚:家产易分 人脉难传

2012年06月08日 09:20
来源:南方周末 作者:冯叶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李嘉诚有形的资产将完成交接,但包括政商关系等无形的财富能否顺利传承,仍是一个未知数。 (CFP/图)

亚洲首富李嘉诚在本命年意外公开分身家方案。 (CFP/图)

“首富先生”分身家的方案几乎按照两个儿子的个性“量身定做”,但并没有提及孙辈。

李嘉诚基金会目前管理的资产超过500亿元,被称为李氏“第三个儿子”。

当有形的资产完成交接,包括政商关系等无形的财富能否顺利传承,仍是一个未知数。

“经商做事循规蹈矩的李泽钜与香港政商界的关系比较和谐,但很难说有重要的话语权和影响力,而性格西化、不太注重传统的李泽楷,并不很在乎方方面面的关系。”

市值约1万亿港元、分支机构遍布53个国家、关联公司超过90家、拥有逾23万雇员的巨型商业王国,正在进行关键权力的交接。

2012年5月25日,84岁的亚洲首富李嘉诚,首度将隐秘的分家方案公之于众:庞大家族企业的权杖将移交给已经48岁、在长江集团干了27年的长子李泽钜;留给次子李泽楷的则是“超过其现在身家数倍的资金支持”;而他的“第三个儿子”——李嘉诚基金会,则交由两个儿子共同打理。

在3月初发布的福布斯全球富豪榜上,李嘉诚首次跻身前十,以255亿美元(约2000亿港元)的资产位列第九。

本命年“软着陆”

李嘉诚还特别提到对李嘉诚基金会的安排。这家成立于1980年的公益基金,目前管理的资产达83亿美元(约525亿元人民币),被李嘉诚称为他的“第三个儿子”。

李嘉诚的公开宣告,并未给“长和(长江实业+和记黄埔)系”带来巨大震动。

在银行和高档地产林立的香港中环地区,皇后大道横贯其中。李嘉诚的长江集团,占据着2号门牌号码,1号是他亲密的生意伙伴——汇丰银行总部。

2012年6月1日下午5点,分家方案曝光一周后,长江集团大厦平静如常,70层高的玻璃幕墙通透明亮,一名巡逻的保安对南方周末记者说,“所有人都在好好上班”。

在港交所的交易平台上,0001号代码属于长江实业(长江集团的旗舰公司),以此为中心,李嘉诚发展出业务遍布地产、码头、电信、零售等领域的一个超级商业王国。一位普通香港市民的日常衣食住行,皆可通过李氏旗下公司提供的产品得到满足。

李嘉诚2001年接受《财富》采访时提到,彼时“长和系”的市值占港股总市值的15%,可谓举足轻重。截至2012年5月,“长和系”市值的万亿港元,占港股总市值的比例近5%。

福布斯全球富豪榜给这位亚洲首富个人资产的最新估值是255亿美元,但由于在大亨们股权结构复杂的家族企业里,除了上市公司外,各种非上市公司、私人基金和家族信托林立,李嘉诚的真实财富的数字很难准确统计。

从60岁首次登上富豪榜起,“谁来接班”就是外界颇感好奇的话题,这部冗长的悬疑剧,在李嘉诚即将度过本命年生日的现在揭开面纱。“迟早不是秘密,不如今日讲多一些。”李嘉诚在当天的记者会上的表态让人意外。要知道这是“长和系”的股东大会,每年的“固定节目”,并非专为宣布分家而开。

李嘉诚说,长子李泽钜将获得“长和系”超过40%的股权以及加拿大上市公司赫斯基能源35%的股权,接管家族企业。次子李泽楷将不占有任何“长和系”股权,但可得到巨额资金支持,“相当于他现在资产的好几倍,让他收购喜欢的项目,且不会和家族业务产生冲突”。

李嘉诚还特别提到对李嘉诚基金会的安排。这家成立于1980年的公益基金,目前管理的资产达83亿美元(约525亿元人民币),被李嘉诚称为他的“第三个儿子”,该基金会迄今为止累计捐赠了16亿美元,其中大部分投向教育事业;基金会亦进行财务投资,最近一次的动作是,2012年6月5日宣布与和记黄埔通过旗下子公司掷1.25亿美元(约8亿元人民币)收购以色列一家主要电讯服务商75%的股权。

李嘉诚称,其最近增持的长和股权会注入基金会,加上Facebook3%的股权等,基金会的规模将会是其个人财富的三分之一。他强调基金会将由两个儿子共同打理,李泽钜任主席。

 

(CFP/图)

(李伯根/图)

李嘉诚基金会之所以成为分产关注焦点,和其另一位董事——李嘉诚的“红颜知己”周凯旋有关。据香港《明报周刊》报道,周凯旋是李嘉诚私人拥有的维港投资的负责人,李嘉诚“5分钟便决定投资Facebook”,即是由周凯旋推荐。坊间传闻李泽钜与李泽楷兄弟皆和其关系淡如水,甚至有生意合作上的“火拼时刻”。

两个儿子,两种轨迹

相比哥哥的低调沉稳,弟弟展示了更多我行我素的野心。“李嘉诚顺应两个儿子的个性而做出分家安排,很是明智。”

若分家方案得到落实,下一年的富豪榜上,李泽钜将成为亚洲首富的有力竞争者。而李泽楷自立门户创立的商业帝国,市值近700亿港元,其以12亿美元(约76亿元人民币)的个人资产,位居2012年福布斯香港富豪榜第33。

李泽钜1964年出生,和父亲同属狮子座,弟弟李泽楷小他两岁,天秤座。两兄弟从小就曾一同列席父亲公司的董事会,一直到读大学,他们都在父亲设计好的轨道里前行:小学和中学同读于香港圣保罗英文书院,之后先后到美国斯坦福大学深造。1970年代末正值香港地产业发展高潮,李泽钜遵照父亲安排选读土木工程专业,后又攻读硕士学位,李泽楷则依据自己爱好读了计算机专业。两人此时已表现出完全不同的性格。

毕业后两兄弟皆进入了父亲旗下的公司,李泽钜直接进入长江集团。温哥华世博旧址开发工程的成功,让他在家庭企业中初步奠定根基。1993年2月,长实集团董事局擢升董事李泽钜任长实董事副总经理,同年,李泽楷也获得和记黄埔副主席的任命。

在父亲手下“学艺”的日子并不轻松。中国事务观察者、曾任《中国经济季刊》总编辑的美国人乔·史塔威尔(Joe Studwell)在其所著的《亚洲教父》(Asian Godfathers)一书中,记录了一个细节,“李嘉诚的孩子已经步入中年,但依然害怕父亲发怒,李嘉诚的执行官回忆起李嘉诚的长子有一次在会议中打盹儿,被父亲的尖叫声惊醒,好像遭到电击一般。”

媒体一度认为李嘉诚有意安排两个儿子做左膀右臂,分别掌管其家族企业里的两大主要板块。然而,李泽楷这时候却选择独立门户,创立盈科拓展集团,拿下香港硅谷“数码港”的合作开发权、鲸吞巨无霸香港电讯,在1999年迎来发展高潮,公司上市仅十个月市值接近6000亿港币,“小超人”的绰号由此而来。

相比哥哥的低调沉稳,李泽楷展示了更多我行我素的野心。“两个儿子完全相反的性格,让人很难相信出自一家。”曾协助澳门前特首何厚铧撰写施政报告的港澳问题专家、民间智库成员冷夏先生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李泽楷很快又体会了坠跌的失重感。巨额负债压力使其旗下的电讯盈科从2000年开始就巨额亏损,目前其股价不到3港元。2006年李嘉诚意图通过收购来加以援救,但被李泽楷拒绝。2010年,李泽楷曾因涉嫌电讯盈科私有化操纵股价而遭受香港警方调查。现在,他正在全球展开收购狂潮。

李泽钜则一直稳坐长和系,协助父亲打理家族生意。1996年,李泽钜曾遭绑匪绑架,李嘉诚低调处理,给绑匪10亿港币换回儿子,李泽钜回家后第二天即到公司上班。

虽然香港舆论认为李泽钜保守有余,李嘉诚却在公开场合对长子赞赏有加,其2007年接受英国传媒采访时称,李泽钜由底层做起直至一家庞大企业的高管,“如果懦弱无能,没有主见,绝对不能担此重任”。

“李嘉诚顺应两个儿子的个性而做出分家安排,很是明智。”冷夏评价。

坊间盛传李家两公子失和、李嘉诚与李泽楷关系疏远等,李嘉诚在宣布分家的记者会上笑称,“他们两兄弟的事,与我无关,打起来我也不会管”,又称自己与李泽楷关系不差,“他平时都会回家,也会常打电话给我商量生意的事情”,遂检讨自己“是个太严厉的父亲”。

2006年,央视“面对面”节目播出对李嘉诚的专访,开场即是父子三人围坐家里吃饭的镜头——“周一聚餐”是李家的规矩。在节目中,回忆起父亲的创业经历,李泽楷说,“那时候每星期都吃同样的饭,足足吃了四年。”而李嘉诚望着儿子,抿着嘴,有点尴尬地反驳,“不会吧?”大儿子李泽钜接过话:“是番薯饭”。

分产方案未提及孙辈

长江实业2011年报中,其多个投资性信托的受益人中,有李泽钜及其家人,李泽楷方面则只有他一人。

福布斯驻上海分社社长、美国人范鲁贤于2012年2月对李嘉诚进行了一个半小时的专访,这是近五年来“首富先生”首次接受外国媒体专访,范鲁贤是福布斯亚洲富豪榜的制作者。

范对南方周末记者说,访问中李嘉诚和他用中文交流,并专门谈到接班事宜,李说:“如果我临时告诉泽钜,要去休两个月的长假,我相信公司照样能运转得稳稳当当。从他小时候起,我就一直在以身作则,教育他如何成为一名领袖。”

“李嘉诚早已未雨绸缪,做好了交棒安排。”范鲁贤说。

传媒对李嘉诚为何在此时宣布分家方案,也多有猜疑。一种普遍的观点是,近年接连曝出的华人富豪家族子女争产案,特别是其好友郭得胜三个儿子的争产风波闹得沸沸扬扬,让李嘉诚下定决心提早解决分家问题。

不过仍有一些细节不够清晰。目前李家已开枝散叶至第三代。李泽钜与妻子王富信于1993年结婚,婚后育有两女一子。李泽楷则与多名女性有过恋情,并与影星梁洛施未婚育有三子,二人目前已经分手,李泽楷至今未婚。但李嘉诚宣布的分产方案,并未提及孙辈。

事实上其早已在多个家族信托基金中做出安排。最近一些年,李嘉诚逐步转移自己在长实的股份,相应地增加家族信托基金在长实的股份。2010年5月12日,李嘉诚将个人持有的近8000万股长江实业股权,赠送给了家族信托基金。不过南方周末记者查阅长江实业2011年报,其多个投资性信托的受益人中,有李泽钜及其家人,李泽楷方面则只有他一人;李泽楷旗下电讯盈科的年报亦称,其在多个信托中享有收益权。这些信托权益是否会修改,李嘉诚并未公布。

“蜗牛头上的一个触角”

“财产分配只是蜗牛头上的一个触角,想让家业常青,创业者虚拟资产的传承才最重要,也是最困难的。”

李嘉诚否认自己的健康出现问题,他强调自己刚刚到医院检查,身体很好,依旧不想退休,即便退休,也不会休息,而会“全职投入基金会工作”。

“他每天午饭前做的事情,比那些岁数只有他一半的人一整天的工作量还要大。”范鲁贤说。李嘉诚在接受他采访前,已经用完了粥和蔬菜做的早餐、浏览了国际新闻、打了一场高尔夫

工作70年没有休过长假的李嘉诚,甚至在采访结束时有点絮叨地强调,“制定了接班人计划不意味着近期要退休,我现在很健康。”李嘉诚对健康的频频强调不无原因,2005年,77岁的李嘉诚因病入院,长实股票大跌。

“市场明显认为,没有任何继任者可以继承李氏的特殊能力与资产。”声称对东南亚地区250个华人家族企业传承问题作过研究的香港中文大学教授范宏博对南方周末记者说,“财产分配只是蜗牛头上的一个触角,想让家业常青,创业者虚拟资产的传承才最重要,也最困难的。”而他说的虚拟资产,包括创业者洞悉全球的视野、果断的决策力和强大的人脉关系等。

李嘉诚也深谙这一点,很早的时候就带两个儿子出现在各种重要场合。1986年,李嘉诚与加拿大官员频频会谈,李泽钜就坐在一旁;1992年,时任中共总书记的江泽民会见李嘉诚,出现在香港电视屏幕上的,亦有李泽钜和李泽楷;同年7月,新任港督彭定康受到长实集团的隆重欢迎,李泽钜和李泽楷被父亲介绍给新总督。

2003年3月,李泽钜成为第十届全国政协常务委员,并在2008年5月2日参加了香港的奥运火炬传递。

据冷夏的观察,经商做事循规蹈矩的李泽钜与香港政商界的关系比较和谐,但很难说有重要的话语权和影响力,而性格西化、不太注重传统的李泽楷,并不很在乎方方面面的关系。“两个儿子更要学习的,可能是李嘉诚处理政商关系的手法和与政治保持适中距离的智慧。”冷夏说。

他以不久前香港特首选举中李嘉诚的表现为例,“当唐英年选情明显处于劣势、当选无望的情况下,很多原本支持唐英年的人或者已经转投梁振英,或者干脆犹豫观望,但只有李嘉诚还‘不识时务’地继续表明他支持唐英年。”

范鲁贤则认为李嘉诚的独特性在于“对事物发展方向了然于心”,支撑起这一点的,是其对世界的好奇和开放心态。李氏称自己也是一位“80后”(调侃语,意指超过80岁)依然坚持每天阅读科学、经济、政治和哲学方面的著作,他最近正在阅读的,是一部关于明朝宰相张居正的传记。

 
[责任编辑:PN030] 标签:1980年 李嘉诚基金会 1986年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