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代表:改革已经到了深水区 再下河摸石头可能淹死

2012年03月11日 08:06
来源:南方周末 作者:褚朝新 钱昊平 谢鹏 方可成 刘俊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2012年3月6日,山西代表团举行全体会议,审议政府工作报告。申纪兰代表在山西代表团全体会议上与丰立祥代表认真交流。 (高弘杰 CFP/图)

来自海南的政协委员迟福林发出一串追问:“为什么改革很难?为什么中央提出多年的深化改革在实际中推行不起来?为什么有些改革在实践当中变了样?”

“改革初期是浅水区,可以摸着石头过河。如今改革已经到了深水区,不能再摸着石头过河了。再下河摸石头,就可能淹死。这个时候,就要建桥。建桥是个复杂的工程,不能急。”

“垄断行业为什么难改?行业利益太突出了”

连续四天,全国人大代表韩德云的房间,不断有各色记者进出。不少人是冲着他的执拗去的。留着络腮胡的他,频繁出现在各种报纸、网站上。“不留胡子,领导记不住。”韩德云跟一名采访他的四川女记者开玩笑说。

2006年,韩德云说服另29名全国人大代表联名提交了题为《官员财产申报制度立法》议案,之后每年都提。虽然民间应和声一阵高过一阵,相关部门也有回复,但他的建议并未得到采纳。2009年中央纪委回复,“正在抓紧落实该项工作”;2010年,中央纪委回复,“已经着手起草建议稿”。

人大代表韩德云的另外一个身份,是重庆市律师协会会长。这个身份,让他知道如何更妥当地和官方、媒体打交道:一方面,他“欣喜”地告诉媒体,有关部门很重视,及时给他回复解释了;同时他已下定决心来年继续建议。

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官员财产申报立法改革的阻力,主要来自官员群体。他们的抵触情绪是这一改革推行的最大障碍。为了减轻阻力,他不得不改变策略,建议官员财产申报的尺度刚开始可以宽松一些。他还提出给部分官员机会,实行“三年豁免期”。

六次建议都没有通过,也有人笑他固执。韩德云说:“提10次、20次也可以,这个事情就这么复杂,一次通过是不可能的。”

在韩德云看来,中国目前需要改的地方太多了。从2003年到2011年,他共提交了将近200件议案和建议,涉及诸多领域。

“现在采取的一些措施,只是一些小的细节调整,不能让人兴奋和激动。”韩德云说。

全国人大代表、律师迟夙生,觉得不推进改革,将会进一步拉大贫富之间的差距,加剧社会不公。

全国人大代表、贵州省三都水族自治县县长张加春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感觉工薪阶层的改革愿望比较强烈。改革的阻力,来自小部分利益集团与大部分人利益关系不好调整。

来自海南的政协委员迟福林,对媒体发出一串追问:“为什么改革很难?为什么中央提出多年的深化改革在实际中推行不起来?为什么有些改革在实践当中变了样?”

他表示,“在现有考核机制下,地方以做大GDP总量为主要目标,以上重大工业项目为主要任务,以土地批租为主要特点,以行政干预为主要手段,部门利益、行业利益、地方利益的形成已经具有普遍性。垄断行业为什么难改?就是因为行业利益太突出了。”

迟福林向媒体表示,“改革不能再光喊口号,要有实际行动,不能再仅仅满足于搞‘碎片化’的改革。改革需要重点突破。”

不能让代表少数人利益的人决策

有改革梦的,远不止韩德云。全国人大代表、山西大寨村党委书记郭凤莲认为,当前存在分配不公、贫富不均的问题,如果继续下去社会矛盾会越来越大。“如果不改革,我们这个国家就很危险。”

全国人大代表、江西资溪县乌石镇新月畲族村党支部书记兰念瑛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改革开放后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了,但他们应该有社会责任感,下一步应该多考虑帮助农村、贫困人群也尽快富起来。

贵州团代表张加春跟南方周末记者聊改革的话题时,有些紧张,“你们报纸影响太大”。不过出言谨慎的张加春,并非没有自己的判断。在他看来,正因为各个阶层有不同的利益诉求,就不能让代表一小部分的人来制定政策,“国外的智库就很好,他们是超脱利益的一些人在制定政策。”

韩德云认为,目前迫切需要改的是,在决策中增加民主的元素,开放公众参与机制,扩大表达的自由,让民众说话。不同的阶层、群体有不同的利益,只有充分地让民众表达,才能弄清楚社会不同阶层的利益交叉点,改革才不会一头热。

此外,他认为批评监督的机制也相应要改。“现在,庞大的公务员群体让人忧心。没有监督,无法想象他们的决策是正确的。”韩德云说,如果没有自由的表达、参与和监督,改革就会一头热,不仅不能让民众受益,还会引起民众的非议。

全国人大代表、贵州大学附中校长郭子仪认为,最有改革动力的一部分人,是那些站在社会前沿关注社会的有识之士。他和张加春都认为,改革应自上而下与自下而上结合。职能型的改革,应该由政府主导自上而下,人的素质、文化精神的提高可以自下而上。

“国家不能再折腾了”

3月6日下午,重庆代表团小组会结束。一群记者围住了全国人大代表杨庆育。他们的问题,并不是“唱红打黑”,而与改革有关。

“关于改革,过去有些说法已经过时了,比如‘摸着石头过河’。”杨庆育说,“改革初期是浅水区,可以摸着石头过河。如今改革已经到了深水区,不能再摸着石头过河了。再下河摸石头,就可能淹死。这个时候,就要建桥。建桥是个复杂的工程,不能急。”

82岁的经济学者吴敬琏近期对媒体表示,国企改革等部分领域的改革,近些年有倒退趋势。但南方周末记者采访的数位基层代表的感觉,与这位权威经济学家的判断有所不同。

在全国人大代表、贵州大学附中校长郭子仪看来,改革现在并没有出现倒退,实际是人的主观诉求越来越理想、要求越来越高。对改革前景,他表示乐观。全国人大代表张加春则认为,现阶段改革不能说倒退,只能说目前到了深层次,遇到了一些比较艰难的问题。

虽然一直说自己不了解改革的事情,“关注农业更多一点”,但郭凤莲很肯定地表示,“改革确实有失误,比如山西发展经济开采煤炭,就破坏了环境。”

穿着红色毛衣的郭凤莲对南方周末记者说,“不能悲观,现在国情比较复杂,我们要顶过去,国家不能再折腾了。”她希望当前改革要增进民主,因为人民群众希望我们有更充分的民主,要求更加透明,另外要改革人事制度,不能让那些“关系干部”占据重要岗位。

南方周末记者还遇到一个乐观的改革支持者,她是83岁的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劳模申纪兰。3月5日下午,记者找到她提出采访申请时,这位说她未投过反对票的老代表,当面向一名在场的山西省委官员求助,“记者要找我,我怎么办?”

她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改革没有倒退,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国会一直往前走的。但改革也要总结一些不好的。”

韩德云没有对改革的未来做出明确判断。他说,“改革需要达成共识,社会面形成共识,党内也要形成共识。”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