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谈国进民退,国企民企都低调

2012年03月11日 08:03
来源:南方周末 作者:谢鹏 钱昊平 方可成 褚朝新 刘俊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恒大主席许家印迟到被记者堵截,不小心露出奢华的腰带。 (CFP/图)

原国航董事长孔栋说:“我和民营航空的老总都是非常好的朋友。”

盛大集团总裁陈天桥说:“我们关注改革,也认可对改革的看法。有什么争议?我不知道有什么争议。”

低调“老板”

全国两会期间,两个企业家的一张组合照片在微博上被疯狂转发。一个是王军,国企中信集团原董事长,一个是许家印,恒大地产董事长。

两人都是全国政协委员。前者手插口袋,一身休闲打扮,淡定而立,后者为了逃避媒体发足猛跑,西装散开后被媒体拍到了腰带。

前者的衣服和后者的腰带都是顶级奢侈品牌。但一位微博用户的跟帖道出了其中的差别:我土了,既没看出下面那人腰带是什么牌子,更没法认出上面那位的上衣居然比下面的腰带贵好多倍,这才是“低调的奢华”。

王军的淡定,一部分原因来自无官一身轻。2006年,王军退休。

在王军任内,中信的总资产从一千亿元左右,做大到了八千亿元上下。继任者孔丹接棒后,中信集团的总资产做到了高达两万五千多亿元。而恒大才1500多亿元。要知道,恒大算是中国房地产行业第一梯队的企业,这个行业也被看作这5年来最为暴利的行业,也是与政府走得最近的一个非国有经济主导的行业。

房地产业是很多地方政府的支柱产业和财政收入的重要来源。这个行业的高回报甚至引来了中央企业和大型国有企业涌入,地王频出,房价进一步推高。更重要的是,由于经济发展严重依赖于楼市,经济和产业结构调整工作推进缓慢。

2011年2月,中国启动史上最严厉的地产调控政策,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更是质问地产商是否流着道德的血液。这一切都让地产商纷纷低调起来。2012年3月3日全国政协大会开幕的当天,许家印特意掐着时间到达会场,不给媒体围堵和采访的时间。于是有了上面那张照片。

孔丹的弟弟孔栋,也在2011年卸任退休。孔栋是从中国国航董事长的位置上退休的。航空业被认为是这几年逐渐破除行业垄断的成功典范。春秋航空等民营航空已经壮大到即将登陆资本市场。3月5日,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孔栋谈及国进民退的话题时说:“我和民营航空的老总都是非常好的朋友。”

孔栋透露,3月4日,他所的政协小组,就现在应该是国进民退还是国退民进的话题争论激烈。他个人的观点是,应该共存共荣,互相补充和竞争。

民企期待更大空间

在南方周末记者约访的众多企业界高管中,大部分明星企业家选择了对改革话题的低调回避。

TCL董事长李东生是个例外。3月5日,包括南方周末记者在内的十几家媒体一起采访李东生,每家媒体一个问题。在一个小时的采访中,李东生用了二十多分钟的时间来回答南方周末记者关于改革话题的提问。

李东生认为,目前对于政府到底在市场当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存在争议:有些人认为政府资本应该尽可能从经营性、竞争性的领域中退出,还有一些人认为政府应该加强在经济中的影响力,保持公有制的主导。

“到底我们要选哪一条路,现在真的到了一个十字路口。我个人认为政府应该在经营性特别是竞争性领域退出。”李东生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跟改革同生的TCL,诞生于1981年,三十年的时间里,经历了产权改革、改制上市和国际化试水后,TCL已经成为中国经济改革的一个标签型企业。特别是产权改革,是中国企业这三十年里最重要的命题之一。

跟李东生这个两届全国人大代表一样,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同样被贴上了改革的标签和烙印。新希望集团今年30岁了,同样因改革开放而生。

曾经被评为中国十大改革人物的刘永好,当了4届全国政协委员。20年参政议政,他最大的“政绩”,是成功推动了民营经济发展的“非公36条”政策的出台。遗憾的是,2005年就提出的“非公36条”,至今尚未出台政策细则。

“更加市场化是必须的。国进民退,有一段时间这边的说法比较多,最近说的少了一些,我相信国家在这个新格局下,国进民退会弱化。”刘永好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刘永好宁愿把新希望的竞争对手归为跨国企业正大集团,也不愿意承认其实央企中粮集团才是其最大的对头。

这几年,央企中粮启动了全产业链的扩张政策,几乎包括了从原料生产到食品加工的所有环节,老百姓吃住用行的领域都要涉足。不少人质疑中粮作为央企的大边界扩张,会挤民企的生存空间。但中粮的理由也很充分,全产业链能很好地解决食品安全问题。潜台词是,都是国家的企业生产的了,放心吃喝吧。在全产业链的扩张中,连蒙牛这样的大型民企也被中粮收归旗下。

跟许家印和刘永好一样,曾经登上过各种评选机构富豪榜首富的盛大集团总裁陈天桥,这次两会期间对于改革的敏感话题也是避之千里。

“文化体制改革的问题嘛,大家都知道的。这个东西已经是公论了,你让我再说一遍也没有多大的意思。我们关注改革,也认可对改革的看法。有什么争议?我不知道有什么争议。”陈天桥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改革突破口

对于非公有制经济的现状,全国人大代表、鄂尔多斯集团董事局主席王林祥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目前大企业小企业都有难处。中小企业主要为贷款烦恼,因为银行太少,由于政策限制太严格,民营银行也没有长足发展。大企业在贷款方面好点,但主要困难是项目审批过于烦杂。

首次当选全国政协委员的中国银行香港公司助理总裁朱燕来(朱镕基之女)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金融领域的改革工作空间不小。在她看来,由于利润率低,国有银行大型银行对小微企业提供贷款的积极性不够。国有银行县级以下分行贷款审批权限偏低,小微企业的贷款往往审批环节多,审批时间长,难以满足小微企业继续贷款的需求。她建议,可以参考香港的经验,由政府提供一笔资金,通过银行评估机构进行评估,对小微企业进行贴息扶持。

从改革开放的成功经验看,如实行大包干、设立经济特区等,选择矛盾较少、阻力较小的新领域作为突破口进行试点,往往是改革取得成功的关键一步。那么,具体到经济领域和产业领域,当前的改革突破口在哪里?

对此,中国科协副主席、中国工程院院士、全国人大代表邓中翰给南方周末记者的回答是“战略新兴产业”。他认为,国家可以像当年搞改革开放一样,建立起新的桥头堡,即在战略型新兴产业,通过新的体制,国家将资金更多地投入到企业中去。比如由财政部牵头成立一个股份制单位,让政府科研资金直接转化为对员工的激励,“给员工期权,会在科技创新上爆发出很大的力量”。

邓中翰认为,在这一改革路径中,不一定要立刻改掉大学、研究机构的这些老的科研体制,而是要做好增量。在战略型新兴产业中以企业为主体,让创新融入市场,既能把科研成果做好,又能够富起来。如果大家都意识到这一点了,就都会从旧有的体制中解放出来,形成一种新的科研体制。

基于互联网技术的产业,美国最早关注和推动,当时的战略型新兴产业如今已经演变成美国的支柱性产业,硅谷的产业规模远远超过了其他发达国家。这些新兴产业领域,是国企先天优势不足的领域,恰是民营经济能够大有所为的领域。

 
[责任编辑:PN014] 标签:国退民进 民企 两会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