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藏羚羊“守护神”索南达杰:初衷是打击非法淘金

2011年12月16日 13:17
来源:南方周末 作者:彭利国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在可可西里工作的索南达杰。 (刘鉴强/图)

天平在逐渐倾斜。

索南达杰所乘的卡车爆胎了,落在车队后面。1月18日黄昏,前方车队里,负责押送盗猎者的靳炎祖和韩伟林被制服,绑在了吉普车的前后座上。

天色渐暗,索南达杰的卡车驶入了盗猎者的陷阱。马生华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索南达杰下车后,韩忠明(已于1995年被判死刑)、马忠孝、韩阿果三人上前,欲将其制服,已觉察出情况不对的索南达杰扣动了那把54式手枪的扳机,马忠孝被当场击毙,韩阿果被打伤。

受伤的韩阿果一边哭着一边跑回大部队身边:“马忠孝中弹了,你们要开枪啊,赶紧打啊。”

一共十一个盗猎者集体发誓:全部要开枪。

“从来没有这样冷,从来没有这样黑。”马生华依然清晰地记得那个夜晚,当时他负责打开车灯,定位索南达杰。当车灯打开,二三十米开外仰卧的索南达杰迅即朝他的吉普车开了一枪。

继之而来的刹那,所有的车灯全部熄灭,黑暗中枪声响起,所有的子弹打向索南达杰的方向。十余分钟后,枪声停歇,开枪者未知索南达杰死活,没敢走向他,从此各自逃命。

枪声响起时,靳炎祖和韩伟林挣脱捆绑逃脱。第二天刚亮,当双手冻僵的靳炎祖两个指头捏着一把马刀再回现场时,索南达杰已成冰雕。

一颗价值两毛钱的小口径步枪子弹击中了索南达杰大腿和小腹之间的动脉,血凝结在他的黑色皮裤里。他俯卧在地,双眼圆睁,短须和头发上满是灰尘,右手依然保持着扣动扳机的姿势,只是那把54式手枪已掉在地上。而非像此前所传说的,还紧握手中。

另与新闻宣传中,当地民警在雪地里发现索南达杰遗体不同的是,靳炎祖和其他幸存者将索南达杰遗体试图运出荒漠,但车陷泥河。当1月25日治多县公安局的救援人员赶到时,索南达杰遗体在车厢里躺了四天四夜,覆盖在他身上的是藏羚羊皮。

未竟的“一盘大棋”

最后一次进入可可西里,索南达杰的初衷并非全在藏羚羊。

靳炎祖回忆,索南达杰最后一次进可可西里,目的有三:考察可可西里地形;勘探矿点,摸清金矿等的位置,了解滥采滥挖;打击盗猎。

“自然保护只是索南达杰思想中很小的一部分。”索南达杰原来的秘书扎多说,索南达杰其实有着更大的蓝图。

这些未竟的想法都藏在扎多为索南达杰随身拎着的黑色皮包里。这个皮包里塞满了各种各样的公章,一开始是西部工委和可可西里经济技术开发总公司的章,后来又增加了可可西里第一、第二盐业公司,可可西里有色金属开发公司,可可西里高山草原保护办公室,可可西里野生动物保护办公室。

为此,一直力挺索南达杰的时任玉树州州委书记史国枢曾经批评:“娃娃还没生呢,名字倒是取了一大堆。”史国枢的意思是,“重点要把黄金抓住。”

自从1980年代初可可西里发现黄金的消息传开,可可西里便不再是藏羚羊、藏野驴和野牦牛的天堂。据坊间流传,盛时采金者可逾十万之众。

1993年7月,刚刚调任西部工委任秘书的靳炎祖从索南达杰手中接到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撰写可可西里非法淘金和非法盗猎的两份调查报告。靳炎祖发现,可可西里虽然是个看似三不管的无人区,但实际上是个“三管区”,毗邻可可西里的治多县、曲麻莱县、格尔木市都想插手。

虽然行政区划上可可西里应属治多管辖,但实际上到索南达杰1992年7月成立西部工委时,可可西里已被多县市染指。

1993年7月,索南达杰就曾试图对可可西里的几处矿点行使管辖权,“但一分钱也没有收到。”淘金者的答复是钱已经交到了格尔木。

“砂金资源却是谁都想要,但违法谁都不管。”靳炎祖说。“可可西里不是无人区,而是无法区。”索南达杰曾经如是感叹。

非法淘金者的到来,可可西里就成了几万金农猎食藏羚羊的天然屠宰场。藏羚羊披肩“沙图什”在欧美市场的日渐火爆,淘金者逐渐成了盗猎者。

在索南达杰的设想中,首先要成立一个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不仅仅为了藏羚羊,“只要成立了保护区,上边就有拨款,西部工委的经费就不用发愁。”喜欢看《动物世界》的索南达杰曾经对好友靳炎祖如是说。

但保护区不是全部,“他其实是想把最有效的管理和经济利益联系起来。”扎多说。索南达杰曾一直设想摸清可可西里的家底之后,要去沿海走一圈,“青海没有企业能和我们合作。”

 
[责任编辑:PN031] 标签:可可西里 守护神 索南达杰自然保护站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