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媒体称李嘉诚约半数资产转移欧洲 已布局接班人

2013年10月08日 11:01
来源:南都周刊 作者:陈无诤

富儿要穷养

很多中国民营企业已步入而立之年,未来5-10年将是中国企业交接班的高峰期,这一过程将会充满艰难和曲折。而在香港,作为华人首富的李氏家族,“富二代”的交接棒,又是如何顺利传递?

以李氏家族为首的这些家族集团,大多崛起于“二战”后期。一般来说,在父辈创始人们掌权40-50年后,家族的继承迫在眉睫。最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香港家族企业的家族问题已经初露端倪。但对许多公司而言,这个问题在2000年以后才真正变得棘手——这些一手创业的父辈,热情高涨地参与经营,甚至依旧亲历亲为。

家族继承的问题终将提上日程。在两个独具个性的儿子中间,谁能做继承人?对于李嘉诚来说,这并非只是一个选择题。早在他们儿时,他已经在提前布局——出身贫寒的他,学会吃苦,也是两个儿子的必修课。

早在孩子不到十岁时,李嘉诚的商业培育已经启蒙。当时刚涉足地产业的长江实业董事会上有两个专席,就是李嘉诚为儿子所设。小儿子李泽楷比较调皮,年少好动,李嘉诚不管议题有多激烈,总会出言喝止。而长子李泽钜更像父亲,一贯温文尔雅正襟危坐。

李嘉诚不是一个目的性很强的人,他一直认为氛围比过程重要,他深信培养音乐家,需要在襁褓时听曲子;培养运动员,需要在学步时开始蹦跳。这种商业培养到了儿子成年后则更有针对性。虽然多年前李嘉诚就强调,庞大的商业帝国未必传承给儿子,“儿子没能力,家业给了他也是害了他”。这其实是“超人”老爷子暗自窃喜——李嘉诚两个儿子的商业才能,曾让香港诸世家艳羡不已。

据媒体报道,2011年年初,在一场港府公开活动中,李家三父子难得同时现身,各大媒体长枪短炮齐扫射。父亲李嘉诚准点到达,面对媒体追问一言不发,微笑、快步、直行;小儿子李泽楷姗姗迟来,却瞬间成为媒体宠儿,或抱拳作揖,或嬉笑怒骂;但媒体人恭候多时却未见长子,原来李泽钜早在布置会场时,隐身于工作人员中入场,不发一言、不露一影,在狗仔队文化盛行的香港,这实在可以用“叹为观止”来形容。

父亲是儿子最好的老师。李嘉诚坚信,教孩子学会自立自强,学会做人处世,比给他金山银山要强百倍,两个儿子从小就被要求克勤克俭,不求奢华。他们小的时候,李嘉诚很少让他们坐私家车,常常带他们坐电车、巴士。

李家兄弟在香港圣保罗男女小学上学,在这所顶级名校里,许多孩子都是车接车送,满身名牌,可他们却经常和爸爸一起挤电车上下学,以至两个孩子经常闷闷不乐地向父亲发问:“为什么别的同学都有私家车专程接送,而您却不让家里的司机接送我们呢?”

每次听到兄弟俩的质疑,李嘉诚都会笑着解释:“在电车、巴士上,你们能见到不同职业、不同阶层的人,能够看到最平凡的生活、最普通的人,那才是真实的生活,真实的社会;而坐在私家车里,你什么都看不到,什么也不会懂得。”

有一次,李嘉诚看到在路边摆报摊的小女孩边卖报纸边捧着课本学习,就特意带两个儿子经过这个报摊,让他们学习小女孩认真学习的态度。时至今日,李嘉诚依旧表示:“以往百分之九十九是教孩子做人的道理,现在有时会与他们谈论生意,但也只有约三分之一是谈生意,三分之二教他们做人的道理。”

李嘉诚自己亦是身体力行。他戴的只是廉价的只值二十六美元的日本手表,穿的仍旧是十年前的西装,居住的是三十年前的房子。李嘉诚说:“如今我赚钱不是为了我自己,我已不再需要更多钱。”这些话与行为,对于李氏兄弟来说,应该是泽被一生的。

江濡山已经跟踪研究李嘉诚家族及产业多年,他认为李嘉诚家族的神话并非偶然,一般的管理专家们认为,靠捕捉一次机遇而成功的商人是幸运的,屡靠捕捉机遇而获成功的商人则是幸运之神。在许多普通人的眼里,李嘉诚就是这样一位善于捕捉机遇而成功的商人、神人。李嘉诚及其所创造的事业之所以成为神话,正是因为他的成功违背了许多“常理”,让那么多人读不懂。

而在这位香港环球经济电讯社(GEDA)首席经济学家眼中,李嘉诚家族的成功因素,其实一脉相承。李嘉诚本人既具有大多数华人勤劳吃苦的优秀品质,又具有非凡的、能及时捕捉并消化历史机遇的商业智慧,李氏家族的财富构成有鲜明的时代特征。李氏家族的霸业基础之所以一直比较稳固,是因为无论时代如何变迁,都没有轻视、淡化实业基础。

因此,在李氏家族的继承问题上,李嘉诚早就打好了基础——个性活泼的小儿子李泽楷,独立门户做了电讯盈科;而沉稳理性的李泽钜,更适合掌管庞大的万亿李氏帝国。同样,在美国受过教育的李泽钜,更加具备国际视野。胡润百富董事长胡润表示:在为子女选择国际教育目的地时,美国是中国富豪的绝对首选。美国求学的基因,只是李泽钜国际化的一个标签。

江濡山为此强调说,要“读懂”李嘉诚这个人。其实,李先生的思想和行为,早已经超越了“超级商人、产业精英”这样的境界,已经升华到“商业思想家”的业界领袖人物的超高境地。一个商界精英已经名利双收、大红大紫后,他的言论和事业走向,才是检验成功到何种程度的开始;而他的思想价值观和个人社会化的利益立场,才是为其盖棺定论的音符。

“一个商道人士成功的最高境界,不是看他个人及家族企业赢得了多少利润,不是看他与多少权势人物关系紧密,更不是看他的产业竞争打败了多少竞争对手,而是看他的现实社会贡献及其经济、政治、社会交融的商业价值思想是否给人类文明进步作出贡献。”江濡山感慨。

家族企业的得失

相比香港其他家族集团继承的血雨腥风,李氏家族的接棒之路,似乎特别顺利,然而这一切并非偶然,李嘉诚早就有了360度的思索和考量。

李嘉诚的财富分配逻辑中,隐藏着家族企业的传承和风险,他如何用东方智慧加以化解?家产分或不分,该如何经营?对于下一代,是培养他们做资本家,还是做企业家或者职业经理人?这些都是实业家和理论家们十分关心的问题。

李氏家族“长和系”是个典型的国际化巨型公司——拥有世界各地投资人、业务遍及53个国家,雇员达27万人,市值超过8000亿港元。但这位已征战60余年的香港第一富豪、《福布斯》全球排名第九位的商界大亨,还是以中国人最传统的“血缘关系”来实现他那庞大“帝国”财产与权力的分配和交接。

香港中文大学教授范博宏,常年研究华人家族企业的治理问题,他比较担心的是,“在继承的长期过程中,家族企业面临着巨大的财产损失,在继承年度及此前5年,家族上市公司的市值平均蒸发了60%。”

传承中最大的困难,是父辈们的特殊资产难以转让。这类资产的边界通常很难界定,但至少包括他们所积累的庞大的人脉资源、盘根错节的关系,以及个人气质、品牌与名誉。这些特殊资产决定了他们是亿万富翁,而不仅仅是一个成功的商人。

“父辈们自身商业才能与关系网络,被认为是家族企业最核心的竞争力。交班后,竞争力的延续问题便成为企业存在的风险。或者说,是家族企业必然面临的阵痛。”范博宏说。

冯邦彦教授则提及他最近整理再版的《百年利丰》一书,书中专门研究了华人家族企业独特的内部治理方式。这位暨南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对于李氏家族研究颇深,在华商家族企业中,一般而言,围绕家族家长,是一个由日后继承企业的近亲组成的决策管理层,他们就企业的战略策略向家族家长提供意见,来推动企业的发展;而远亲和朋友们则组成领导层,负责企业的日常运作;再往外推,就是企业的一般雇员。这形成了社会学家费孝通所形容的“差序格局”。

当然,大型华商家族企业现在已在逐步吸纳职业经理和专业人士进入领导层——李嘉诚帝国也在身先士卒。冯邦彦提及英国《经济学人》曾给予的评论是:“他们成功地吸收结合了职业经理,但从不以削弱家族控制为代价。”

华人家族企业的工商活动,并非像西方企业那样建立在法律和契约上,而是以儒家的信义思想为基础,以信义为经营信条,通过亲缘关系以感情纽带为基础结成社会关系网,来与外部发生联系,展开业务。实践有力地证明,这种独特的经营管理模式具有旺盛的生命力。决策迅速,对市场反应灵敏,有利于在风云变幻的市场中及时把握商机,赚取厚利。

然而,这种天然的缺陷依然要给予足够的警惕。企业最高领导的交接班,可能成为企业成败盛衰的转折点,这决定于接班人的判断、经验、魄力、内部亲和力以及外部的人际关系。同时,企业的交接班,往往导致家族财产由儿子们均分,这种“细胞分裂”式的分家代代相传,很容易造成内部矛盾,动摇家族对企业的控制权,而且会使企业无法积累资金,难以进一步发展。

李氏家族的继承,巧妙地解决了这一问题。冯邦彦也感叹说,由此看来,李嘉诚对李泽钜的要求是非常高的, 从权力到精神世界都要能继承父亲的衣钵;对李泽楷的期望也很大,要去开拓新业务、新领域。还有,对核心领导团队的向心力和专业精神同样有很强的寄望,以辅助企业完成代际传承。

每个人不过是大时代中的一分子,李嘉诚也不能置身度外。为此江濡山关心的是,李嘉诚面对一个又一个历史性的机遇,都很果断有力地抓住了它。今天,整个人类的历史环境正在发生着令人难测的深刻变化,特别是当香港与中国内地逐渐融合而中国又加速融入全球化的过程中,李氏基业面临着前所未有的重大战略转型。

对李嘉诚本人而言,历史“调戏”他的仍然是一个老问题:你这个商业“廉颇”是否老矣,还能否辨识机遇并准确地把握住它、消化它?只不过今天的机遇深藏在错综复杂的、难辨真伪的商业冲突和利益纷争的迷局之中。

“当下的投资风险大大增强。李氏家族近年来枉交了不少学费是可以理解的。目前,对李嘉诚本人而言,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如何从个人及企业形象、管理及运筹策略、拓展投资业务空间及优化产业结构等各方面进行全新的整合,以适应未来的发展。”江濡山说。

在不断加固传统产业的基础上,李氏家族加快了向新经济领域的步伐进军。前两年打造网络经济平台的巨大投资,如今已是“无声无息”地勉强运营,近期投资3G的战略性举措因此遭到了各方质疑。李氏父子已经在3G黑洞上投资了160多亿美元,还没有任何赢利的曙光。

不过令人欣慰的是,李氏家族的霸业基础之所以一直比较稳固,是因为无论时代如何变迁,都没有轻视、淡化实业基础。特别是在虚拟经济大行其道,经济泡沫无处不在的今天,李嘉诚在“实”与“虚”的产业天平上,始终把持着平衡。

[责任编辑:PN043] 标签:李嘉诚 代际传承 李泽钜
打印转发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