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法治周末:污水处理厂旁边的癌症村

2012年01月11日 10:31
来源:法治周末 作者:刘立民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张家港是一座光鲜亮丽的国家卫生城市,但与沙印集团的“污水处理厂”仅隔一条小渠的村民就没有那么幸运了。10多年以来,居住在这里的很多人罹患癌症,有的已经辞世。为了保护家园和生命健康,多名村民把各级环保局送上被告席,控诉环境保护部门行政不作为。

“神仙保佑,让我妈妈快点好起来吧!要过年了,早点回家。”村妇肖某双手合十,一次又一次作揖下跪磕头,口中念念有词,虔诚地祷告着。

这是张家港市洪桥村一所普通的农家小院,院中央摆放着金银纸锞和香炉,一株红香刚刚点燃,旁边的“神婆”像唱歌一样诵着不甚明了的经文。

肖某的母亲王桂如今年71岁,2011年7月因患胰腺癌做了手术,目前仍住在医院,花去10多万元依然未摆脱凶险,孝顺的女儿只好“搞点迷信”,祈求于神灵了。

肖家前院与“沙印集团”的污水处理厂仅隔一条小渠,距离不足30米,肖家人世代居住在这里,10多年以来,左右邻居多人罹患癌症相继辞世,他们认为这是污水处理厂污染环境所致。

在村民不断控告和抗争下,2009年6月,政府将污水处理厂周围50米以内划为安全防护区,居民在房屋被征收后大都搬迁,而王桂如老人上不得楼,只好留在后院居住,成为又一个被“癌魔”击中的人。

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发现,合兴水系密布,但大大小小的河渠难掬一抔清水,不同颜色的污水汇入横套河,再由横套河直接排入本已污浊不堪的二干河。

为了保护家园和生命健康,多名村民由向环保部门控告到把各级环保局送上被告席,控诉环境保护局的行政不作为,尽管立案难、取证难、一次次败诉,他们依然进行着艰难的诉讼之旅。

癌症笼罩下的村庄

洪桥村隶属于锦丰镇合兴办事处,据张家港市不足10公里,船运繁忙的二干河穿村而过,顺流北上10公里左右便是长江。

合兴办事处原为合兴镇,始建于1976年、张家港市最大的纺织印染企业---“江苏沙印集团”便坐落在这里,从最初6万元贷款起家的小作坊,到现在拥有固定资产5亿多元、13家分厂,“沙印集团”在不断完成发展、产生巨额利税的同时,也在产生着大量的污染物。

“我们村至少有200人死于癌症,远的不说,从合兴污水处理厂门口的小桥往东数,到黄惠祖家正好12家,几乎家家都有得癌症的。”在洪桥村洪兴片八组黄惠祖的家中,几名村民围坐一起扳着指头向记者介绍。

最西边的王志奇、袁杏娣夫妇,王志奇还是村里的赤脚医生,袁杏娣先死于癌症,一年后丈夫也得癌症死了。

蒋桂石,6年前死于脑部肿瘤,当时才30多岁。

段吉雷和段吉兵弟兄俩也相继死于癌症,后来段吉雷的老婆招婿上门,“那个人叫李桂清,身体壮得很,老虎都能打死的,没几年也得肝癌死亡。”

蒋琴娣,死时60岁多一点,也是癌症。

黄洪海,肺癌晚期,终年62岁;弟弟黄洪林,食道癌,死时不到60岁。

罹患癌症至今存活的只有王桂如和黄惠祖的妻子周玉凤二人。

“我老伴真是多灾多难!”65岁的黄惠祖说,周玉凤今年63岁,原为“沙印集团”职工,10多年前,先是患上肝炎,做例行体检时又查出乳腺癌,手术较为理想,可不久又得了糖尿病和肾病,4年前又查出胃癌,也是早期发现,才保住性命。

黄惠祖家占地1.5亩,建有两栋小楼,门前便是水渠和藕田,本应风光无限,却因为污水处理厂的存在,全家不得不搬到别处,只留下一座空宅,如果不是偶然回家取东西,也不会遇见记者。

时值隆冬,污水处理厂周围的河面结了一层薄冰,已闻不到刺鼻的气味,厂外墙壁上裸露着一根锈迹斑驳的铁管,村民黄建新说:“人的身体与这根铁管相比怎么样?污水处理厂排出的毒气连铁管都可以锈穿,何况是血肉之躯。”

“原来鱼虾很多,现在基本绝迹了,这里种植的青菜、莲藕都是拉出去卖,自家从来不吃,怕慢性中毒。”村民郑某指着菜地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据黄惠祖介绍,在污水处理厂建成投产以前,印染厂的废水直接排入生活用河,“红的、绿的煞是好看,那时人们的环保意识差,做饭洗菜照常使用,直到‘沙印集团’良心发现,给每户村民打了井。”

“沙印集团”的排污量不少,村民的说法是日排污水3万吨,张家港市环境保护局秦副局长对记者说:“没那么多,每天只有6000吨左右。”

在二干河以西、沙印热电厂以东,有30余户洪桥村村民被“沙印集团”企业三面包围,几十年来,污水、噪音和废气,使他们同样饱受污染之痛。

祖居于此的村民朱健告诉法治周末记者,父亲及两位伯父全部死于癌症,父亲患肝癌去世时年仅41岁,英年早逝给一家人造成的伤痛永远无法弥合。“在意识到是环境污染夺取一位位亲人生命的时候,母亲坚持让我搬出去,她反而坚守在这里。”

记者走进这个特殊的“角落”,感觉异常冷清,偶尔能看到一两位老人的身影。

72岁的孙婆婆在院子里择菜,扔掉的比剩下的多。她家南邻印染厂,厂墙外是一段泛着绿沫的水沟;西近热电厂,烟囱排出的黑灰把院中青菜腐蚀出层层黑洞。

孙婆婆老伴于10年前患肝癌离开人世,儿子一家三口搬到镇上去住,尽管常回来看望母亲,但更多时间是老人独自生活。

“人瘦得皮包骨,肚子却涨得像鼓一样---”孙婆婆在讲述丈夫临终前的样子,突然,她转过身,指着热电厂的大烟囱说:“都是这些厂子造的孽,害死了很多人。”

据张家港市环保局秦副局长介绍,每处理一吨废水,要产生千分之三到千分之五的污泥,这些污泥热值达2000大卡,再运到热电厂做燃料,经过高温后不会产生二次污染。

胡婆婆家靠近最西边,丈夫患有肺癌,已经做过手术,得知记者来访,未曾开言已眼圈发红。

“几十年了,我们家三面是工厂,又脏、又吵、又臭,简直不是人住的地方,害得我们老两口重病缠身,多次到政府反映也没人管,请记者一定帮我们呼吁呀!”

1月5日上午,在村民引领下,记者来到位于洪桥村的污水处理厂,这家工厂占地大约10亩左右,西邻二干河,东临菜地,南北皆有民居。高筑的围墙,紧闭的铁门,显得有些神秘,记者敲了一会儿门,里面没有任何反应。

洪桥八组村民黄建新告诉记者,污水处理厂门口始终没有挂牌,大门很难敲开,开始大家以为是黑厂,2008年,村民集体堵过几次门,里面的人才把营业执照拿出来。看到营业执照,村民的疑惑更大:建在村中的污水处理厂,是如何办下环评手续的?

 
[责任编辑:PN031] 标签:污水处理厂 癌症 合兴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