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大陆“裸官”难题报告

2012年06月25日 14:48
来源:凤凰周刊 作者:赵家鹏 李灏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神秘的“裸官”数字

2007年1月中央首次大规模对副处级以上官员进行婚姻及家庭涉外情况普查。此后每年年初,领导干部都要填表报告。尽管所需填写的内容极为简单,但这年起,中央总算掌握了一个粗略的干部家庭涉外规模。

2011年开始,配偶子女均在移居海外的官员需进行新模式填报。各地市、县多数要求在2011年上半年将报表上交。各省的综合汇总并上报,给定的期限是到今年底。另据中纪委、中组部信息,对“中管干部”报告材料,

2011年已作了综合汇总。

对于“中国有多少‘裸官’”的问题,中纪委副书记、监察部部长马馼在2012年3月对外表示,“恐怕这个统计数字现在还拿不出来”。

到5月底,一位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有关部门已大致掌握了一个数字,没有发布的原因,可能是影响不太好。

目前,有一个不为人知的数据,或可供管窥。

记者从欧盟获悉,2001年初,大陆国务院侨办曾对大陆移民情况做过调查,并在调查过程中同欧盟交流过相关数据。在该次调查中,侨办统计发现,从1996年到2000年,大陆共有约200万公民移居欧盟15国。但外交部领事司不认同,认为在这5年间,仅有100多万公民取得了赴欧移民权。

对这200万移民,国务院侨办官员使用了“大陆新移民”一词。但欧盟官员认为,“大陆新移民”一词过于宽泛,实质掩盖模糊了大陆公务员移民情况。荷兰、法国以及英国分别研究发现,1996年到2000年的大陆赴欧移民中,官员本人的移民比率约2%。这意味着如果即使按照中国外交部领事司统计的总数,5年间也有2万官员本人移民至欧洲。

而且这个数量较之1995年之前已有相应减少。对此,荷、法、英调查认为,一个原因是学生与商人的概念界定有了微妙变化,这才导致了官员本身移民在数字上的减少。给出的依据是,5年间赴欧的学生大多是大陆东部经济强势区域官员的子女,他们的迁移亦意味着官员家庭国籍成分的改变。并依此推断,在1995年后,移民统计中商人的一部分和学生的绝大部分应该和官员整合在一起。

如果按照这样的划分,仅在1996~2000年间家属移民至欧洲的“裸官”、“半裸官”数量,便远远不止2万之数。而这仅仅是欧洲范围内的数字。

对于“裸官”如今之情状,董必武之女董良翚曾向《凤凰周刊》记者谈起一个例子:“有一天,我乘车出行,司机对我谈起家乡轶闻,说他们县里的一个科级干部,早把女儿送出了国。我很纳闷,科级干部才多少工资,如何能够负担得起子女出国的费用?”

裸官分布图

无从知晓“裸官”在大陆的地理和行业分布情况。不过,自1992年起因腐败而被曝光的全裸、半裸官员有近30名。这个微小的样本,呈现较为清晰的特征。

其中,政府官员型“裸官”近1/3;国企、金融领域的高管型“裸官”达2/3。

高管型“裸官”虽容易通过侵吞、挪用资金来实现移民,但也容易被审计发现。根据国家惩治和预防腐败重大对策研究课题组的研究,金融系统和国有大中型企业是裸官及潜逃可能性程度高的区域。

相比之下,官员型“裸官”并不易发现,“除非他们(贪腐裸官)认为自己已经暴露或者存在巨大的暴露风险,否则就不会出逃,”地方纪检干部杨光说,“出逃本身也有风险,他们最大的希望是平安着陆,退休,淡出人们的视野,悄无声息地离开。”

如果外逃,须备足一定的外逃资金。在企业只需职务适当即可拥有资金支配权,而政府官员只有到一定级别,才有可能聚敛巨额资财。这反映在“裸官”出逃的年龄分布上,高管型“裸官”大多处于30~50岁年龄段,如中国银行广东开平支行原行长余振东出逃时年龄为38岁。而官员型“裸官”年龄大多在50岁以上,如,厦门市原副市长蓝甫出逃时年龄为59岁,贵州省交通厅原厅长卢万里出逃时为57岁、漯河市原市委书记程三昌出逃时为61岁。

行政级别上,官员型“裸官”集中在厅局级和省部级。从公开数据看,曝光的厅局级“裸官”主要发生在交通、烟草、铁路等封闭性领域。

如因腐败落马的铁道部原副总工程师兼运输局局长张曙光。据大陆媒体报道,早在2002年,张曙光与其妻王兴,便以86万美元买下了位于美国沃尔纳特市皮埃尔街688号的别墅,按照当时汇率折合人民币,张曙光一口气付出了近700万元人民币。这套别墅并不是张曙光夫妇在美国拥有的第一套房屋,早在1999年,其妻张兴即已在美购置了一套34.6万美元的屋舍;并在那时起,张曙光的妻女已经常居于美国,张的“裸官”身份在铁道部内部早已几乎是公开的秘密。

相比之下,省部级“裸官”偏僻之地较多,有贵州省原政协主席黄瑶、陕西省原政协副主席庞家珏、江西省原副省长胡长清、云南省原省委书记高严。

据大陆《新民周刊》报道,胡长清全家都办了化名身份证和因私出国的护照,准备一有风吹草动时就出国。2000年胡长清还对移居国外的儿子表示:“总有一天中国会不行的”,“有两个国籍,将来就有余地了。”

截至目前全裸或半裸型官员因腐败曝光的案件有,浙江2起、河南5起、央企3起、福建2起、黑龙江2起、广东2起、贵州2起、江西1起、陕西1起。

2011年9月,大陆10省市启动了省级追逃防逃协调机制试点工作。这些省市包括:一是出境重地,如上海、广东;二是沿海省份,江苏、浙江、山东、福建;三是陆疆地区,黑龙江、云南;四是内陆省份,河南、江西。这些省市与已曝光的“裸官”地理高度重合。

10个试点省份中,尽管河南的四周都不搭边境,但被媒体报道的“裸官”出逃次数却达5起,超过了其他省份。

其中,河南省服装进出口公司原总经理董明玉与河南省政府设在香港的“窗口公司”河南豫港公司原董事长程三昌出逃,都利用了公司的海外业务便利。

而原河南烟草专卖局局长蒋基芳的出逃原因部分归功于其本身是旅美华侨的亲属,一份官媒还曾称赞他是生长在上海的侨眷知识分子。2002年4月正在国家烟草专卖局党校参加厅级干部培训的蒋基芳,突然中断学习返回郑州,稍作停留后,从上海离境飞赴美国。抵达美国后,蒋分别向国家烟草局和省烟草局发回辞职报告,言称:“对不起烟草系统,对不起党”。

河南另外两起“裸官”外逃有着内在关联。2002年10月中旬,原河南省交通厅厅长石发亮被纪检部门审查。石发亮案发的半年前,其妻黄玉蓉已经飞抵美国,并握有美国绿卡。石出事后,办案人员曾争取黄回国协助调查,但据称,她回复:“即使石发亮死了,我都不会回去。”

黄玉蓉原本是原河南省高速公路发展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童言白的副手:副董事长兼党组副书记。

2003年8月中央下达关于加强出国证照管理的文件,童言白上缴了公务出国护照,但没有上缴因私出国护照。2004年1月利用不为人注意的节日,原河南省高速公路发展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童言白用私人护照,携妻子从深圳黄岗口岸出关到达澳大利亚。此前,童言白花费人民币约700万元以投资移民的身份获得了澳大利亚的“绿卡”。而童的女儿大约在2001年已经移民到澳大利亚读书。

一位公安系统人士透露,陕西、山西两省虽未列入上述试点10省市,但在这两个资源大省,工业事故频发、官员问责多起,亦历来是盛产“裸官”与“逃官”之地。

陕西最著名的“裸官”便是庞家钰。正是2008年庞家钰案宣判后,刺激中国民主同盟盟员周蓬安在一篇网络文章中,将“家属移居海外,自己在内地做官”的现象,斥之为“裸体做官”。嗣后,带有负面含义的“裸官”一词,成为汉语流行语汇。

台盟的两次提案

“一家两制”更是伴随“一国两制”而流行于香港内地之间。每天,手持深蓝色港澳通行证的人群从深圳罗湖口岸涌入香港,其中一些不乏是来探望移民香港的配偶、子女。

今年初,一名广东人大代表在广东省委会议上透露:“广东某市要提拔一个领导,但一调查,发现她一年内竟然往返香港20多次,原来她的家人都在香港定居。”

这不是官方可以接受的现实。最终,出于种种考虑,这名官员没有被提拔。随后,广东省出台规定,“配偶子女均已获得外国国籍或移居国(境)外的,原则上不得担任党政正职和重要敏感岗位的领导职务。”湖南湘潭也相应跟进。

这是迄今组织对“裸官”作出的最重惩戒。

20年来,随着“裸官”群体的扩张和间断性出逃,中共不断调整着管控模式。

一开始,中共纪律只限于官员个人,无关妻子、儿女。1995年,湖北襄樊市先于全国其他省市开始试点“领导干部重大事项备案制度”,报告配偶、子女有无海外情况。

该备案制度于1997年1月在全国得以推广,副处级也包括了进来。但1997年与之出台的《关于领导干部报告个人重大事项的规定》,重心仍放在对家属经商的担忧上。该规定施行到2001年,中纪委统计出参加登记的全国50多万名干部,存在配偶、子女个人经商办企业和在外商独资、中外合资企业任职情况的有9000多人。经过中纪委核实甄别,有300多名领导干部配偶、子女个人违规经商办企业。

经中纪委此番清理,一些官员的配偶、子女,开始将谋利阵地转移到海外。2004年全国“两会”,台盟中央提出了治理“裸官”的第一份提案。这份编号为3293的提案,将矛头指向了“党政领导干部和国企厂长经理直系亲属出国留学、定居”问题,建议通过建立申报备案制度,从源头遏制腐败。

数月后,经中纪委纪检监察室推荐,中纪委副书记何勇批示,被认为有一定经验和基础的湖北襄樊、山西朔州和北京石油机械厂、国华电力公司四地开展试点。试点2年后,于2006年上升为《关于党员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的规定》。

但2008年突发杨湘洪案,宣示1997年起一直施行的配偶、子女报告规定基本流于形式。浙江省一位负责出国审批的干部表示,杨湘洪为省管副厅级干部,其出国访问审批逐级上报省里后,本应经过省外事办公室、省委组织部干部监督室、组织部分管副部长、分管副省长四道关口审批。但在审批过程中并没有接到不准杨湘洪出国的禁令,杨湘洪手续齐全没有理由不批准。造成如此失控的根源,据《检察日报》廉政周刊主编王治国提供的信息,是杨湘洪没有向组织报告女儿与外国人结婚的重大涉外事项,外事部门也不知晓此事。

受此冲击,2009年3月,台盟继2004年又向全国政协提出一份《关于建立健全官员滞留他国预警机制的提案》。

 
[责任编辑:PN008] 标签:裸官 配偶子女 难题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