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解密中南海调研政治

2012年05月16日 13:44
来源:凤凰周刊 作者:李光敏 钟坚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2008年11月16日,温家宝在绵阳江油市方水乡白玉村同村民亲切交流。

内容摘要:国家领导人不时出现在田间地头,彰显了中国政治运转的反官僚基因。不过,这条“延安道路”的打造,如今已是不同一般的缜密。

古希腊神话中的巨人安泰俄斯,力大无穷,只要保持与大地的接触,就不可战胜。执政63年间,中共领导人不时地走出机关的深宅大院,到群众中去。

这条绵延不绝的群众路线,不仅定格了中共去认知世界的方式,也不时揭示了政权的本来源头。不过,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每次出行去收集意见,从选点、程序、安保、接待,都需反复推敲,层层审定。

调研点的反复敲定

2004年春节,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到浙江嘉兴调研时,他深有感触地对当地官员说:“我来浙江工作1年多时间,到今天已经把全省11个市和90个县(市、区)都跑遍了,其中有些市县去了多次。”

习此前有一个观点广为人知:当县委书记应该跑遍所有的村;当地委书记应该跑遍所有的乡镇;当省委书记应该跑遍所有的县市区。

但从省部级官员晋升为中央政治局委员,直至政治局常委,遇到的问题不再局限于一省一市范围,心中关注点也更为宏观博大。领导人除了每天翻阅大量地方上报的信息材料外,有时仍需要亲身下去摸底调研。

如今,主题调研越来越成为中共高层搜集掌握下面信息的方式。这种调研主要分三个大的方面:一是针对已出台政策的贯彻和落实;二是了解各自分管领域的情况;三是因应重大突发公共性事件和自然灾害。

有接近国务院办公厅的人士透露,领导人确定调研主题后,具体基层调研点一般由中办或国办联系选定,也可以领导人自选,如在选择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的联系点时,习近平就选择了他熟悉的浙江嘉善。

在选择基层调研点时,典型性是其考虑的一个重点。“比如农民工问题,首先会想到农民工输出大省江西、河南等省,然后省里再选择一个典型的市或者县,再往下一层层选,并结合当时的热点话题……这样上下不断协调沟通,最终确定调研方案。”

如果是中共中央九常委集体调研,则需要内部协商、集体统筹。包括地理上东西南北中,全国都覆盖;经济发展上东中西梯次明显。领导人所调研的基层县市,人口规模往往在30万~40万之间,政情单一,相对符合“解剖麻雀”的调查原理。

从具体的点来看,如“科学发展观学习实践活动”中,胡锦涛联系点陕西省安塞所在的延安地区,在中共历史上有重要地位;吴邦国联系的广西百色,是邓小平领导起义的地方,革命老区要科学发展;温家宝联系的四川江油,是灾区震后重建的代表;东北老工业基地的吉林、一直走在改革前沿的广东、经济大省山东、京畿重地河北等,每一处的选择似乎都有其深意。

接近中办的人士告诉《凤凰周刊》记者,中央领导人行前都有一些要求,但因为调研时间太短,“可能去一个地儿就一两个小时,你说要全方位全了解不太可能”,所以在调研之前,常常由相关部委负责人或被调研省份的书记一把手亲自完成决策辅助性信息。

由此,中央领导人的工作联系点,往往成为省委领导的联系点。如胡锦涛调研安塞、李克强调研山东桓台、李长春调研广东增城市之前,陕西、山东和广东省委书记赵乐际、姜异康和汪洋事先都前往联系点调研摸底,情况摸准后,再把信息反馈给中央。

调研安排异常严密

上述人士称,领导人出行调研通常都有自己要关注的东西,工作人员做好包括调研时间、调研地点等方面的方案后,再由领导定夺。调研内容有一个系列的提纲,主要是最近热门的话题,包括领导本人关注、部委提供、专家建议及国外消息四个来源。

按目前领导人基层调研的行事规则,中央领导下基层调研,事先拟制的调研行程方案为绝密等级,不为普通官员和民众所知,只是在中央领导人集中调研某地后,才会通过官方喉舌以新闻通稿的形式统一发布。有时被调研县市的某一点,直到领导人到来前,普通民众才会被匆匆告知。

2006年春节,胡锦涛到安塞县沿河湾镇侯沟门村与村民一起过春节,并到康海发家包饺子、吃年夜饭。那天,当康海发看到胡锦涛在一群人陪同下,往自家走来时,他竟激动得慌了神。“提前一个礼拜,只听说是有个中央领导要来,也不知道是谁,没想到是总书记。下去跟总书记握手后,我都不知道他的警卫怎么把我架上来的。”但紧张的情绪很快便被化解,“他特别亲切,拿我们陕西土话来说,特别喜乐。有时候一个县委书记还有点官架子,但他一说一笑,让人很放松。”康海发回忆。

看上去气氛甚为宽松的调研活动,其实事先安排异常严密,本刊记者获得的一份领导人调研行程安排显示,这份名为《中央领导人某地调研活动接待方案》中,两天的调研时间里,领导人一步一动的安排精确到以分计,如上面写到,领导人第一天上午时间“约需2小时25分钟”,下午调研时间“约需1小时40分钟”。第二天上午调研时间同样“约需2小时25分钟”,下午则安排为在当地宾馆召开座谈会。

“接待方案”分地点、主题和活动内容及方式三部分。调研地点圈定了当地需考察的三个村子,调研主题分别为:该村近年来发展变化情况、生态环境综合治理及产业开发与农村经济发展推进新农村建设、农村科学发展问计于民等。

该份方案来看,虽为呈送给领导人的“建议案”,但显然经由被调研地的省市领导反复酌定。领导人调研考察的村庄内容、具体农户、谈话内容和方向,事先都已安排妥当,

“到新建的新村看一户农户(贺某某)新房建设情况,主要了解家庭收入情况、新农村建设的资金投入情况、市、县扶持新农村建设的相关政策及有关惠农惠民政策落实情况;到旧村改造户(宋某某)家里了解生活情况,之后到院内与围来的村民(约安排10~15名,主要是村支部书记、产业大户等群众代表)促膝交谈,重点安排3~5名群众发言。”

安排好具体群众后,省市接待方案还要帮领导人设定几个谈话主题,预设过程之细微,令人惊讶。如:了解农民对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活动的意见、农业农村应如何科学发展、农民群众对党和政府关于“三农”政策的意见、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有什么困难、需要解决什么问题。

在某个村庄、工矿企业或机关单位,领导人停留多少时间,方案上都分别建议了15~20分钟左右的时间。

胡锦涛到安塞调研时,与沿河湾镇方塔村党支部书记白光荣聊了足足30分钟。但白光荣回忆,在他汇报期间,不断有人在后面拽他的衣服。“本来可能规定不超过20分钟,但他(总书记)问题太多了。”

不过接近中办的知情人士告诉本刊,领导调研的时间,分计划内和计划外,时间富余时,就会有计划外的调研,这个领导人自己会有要求。

安保措施重重

某省警卫部门有关人士称,领导人出访前,其调研接待方案层层设防,秘密等级高;而省市接待方案中预先安排的领导人访问对象,也需要政历清白,安全可靠,当地县市组织、公安部门事先需慎重把关。

柴金甫是浙江嘉善县的花卉种植大户,在大云镇缪家村承包土地种养花卉,柴金甫曾参加了习近平当年到嘉善的调研活动。柴回忆说,中央领导到嘉善前,当地组织部已经找他谈话,“组织部当时跟我说,不用紧张,领导问什么问题,你回答什么”,那天习近平到嘉善县城后,柴金甫放下手头的活,提前去了村民缪新兴家。缪新兴家是当地政府设立的一个农民远程教育点,“那天刚好是远程教育点的学习。”

柴金甫如约见到习近平,在嘉善县、大云镇领导发言结束后,柴被人介绍给习近平,习态度和蔼地问他对于农民土地承包政策怎么看待等几个问题,柴金甫都轻松回答。在缪新兴家,习与村民们聊了有五六分钟。不过柴金甫发现,屋里人很多,但柴认识,大多是村干部,或像他这样事先安排好的群众,“倒是后来外面有些围观的人群,都是一般村民和路过的。”

严格意义上说,柴金甫也不算普通群众,他的另一重身份是浙江省的人大代表。这次来访的中央领导人习近平原来是浙江省委书记,作为人大代表,他一点都不陌生。对于此种调研的“被安排”,柴金甫觉得可以理解,“毕竟人家是国家副主席,领导人来了,不可能乱七八糟的人都进去,总归有个安全问题。”

2006年胡锦涛到安塞过春节前,当地也做了周密部署。“踩点踩了很多家,谁知道定在哪一家?”康海发说。有村民猜测,最终定在康海发家,可能是出于安保考虑。“他们家的位置,在全村最高。”

对被调研地省市来说,中央领导在当地起息出行,是一件大事。当地安全部门旋即进入一级警备状态,社区、街道也被要求,日常维稳工作中发现的受过处理、对政府不满等方面的人士被排斥在领导视线以外。

江油市方水乡白玉村的党委书记邓怀才被安排全程陪同温家宝在白玉村调研。此前,省里、市里的领导来检查了一遍又一遍,“县里的一天来几次,乡里的就直接蹲点,一级抓一级,压力很大,只能做好,不能做差了。”除了要带领导去看各个安排的点,确认达到迎检要求,邓怀才还被要求不断重复要给温家宝汇报的内容,不过在他看来,这一切都没有必要,“我见过几次领导人,哪个听你念稿子嘛,都是像拉家常一样,摆谈一下。就算开座谈会,也不会让你念稿子。”

2008年,李克强副总理到他的工作联系点山东桓台调研。当地媒体在调研结束后报道称,李克强此次视察山东桓台,是多年来中央常委领导同志首次视察。桓台上下非常重视,调集了大量的警力做好安保工作,并大力做好环保和卫生工作。

桓台县城所在的武警山东淄博支队桓台大队的一则简报称,先后开展了“秋风一号”、“秋风二号”和“秋风三号”三次专项(集中统一)行动,重点加强了对社会面的治安控制、治安隐患的安全排查、重点人员的稳控、基础信息的搜集和各项警卫方案的制定,有效维护了社会稳定,确保了警卫任务的万无一失,确保了首长活动的绝对安全。

吉林乾安则字村是中央领导人当年工作联系点调研的村子之一,村民张志彪对一个细节记忆深刻,“领导人一来,派出所和乡上把村里的所有道都封上了,村里老百姓上道看医生也不行。”领导人走后,村道才解禁。

张志彪更向记者透露一个惊人的“事实”:贾庆林主席来他们村调研时,村支书和乡镇官员为应付调研,雇用村民从邻村端子村借来73头牛充数,领导走后一个月,又把牛送回。“具体谁借的牛,谁还的,我都知道。”张吉彪说,他公开反映此事好几年了,但没人理他这个茬。

高层越过多个层级进行基层调研,本意在规避科层制对信息格式化处理所带来的失真。但一些过度的安保,又带来了新的失真。

 
[责任编辑:PN009] 标签:政治 领导人 习近平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