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凤凰周刊:选票改变台湾

2012年01月19日 10:39
来源:凤凰周刊 作者:郑东阳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内容摘要:从1989年首次有政党竞争的选举出现至今的20年,是台湾民主选举的发育史,也是数代选民的成长史。台湾人,用手中一张张选票改变了这个小岛,选择了自己的未来。也在自己选择的结果中,学会了更成熟、理性地运用手中的选票。

“婆娑无边的太平洋,怀抱着自由的土地。”一个新搭起的舞台上,舞台背景布上书“人权之夜——美丽岛32周年”。舞台前方,本土歌手们正卖力唱着歌,为蔡英文拉票。

当大学生志愿者朝主持人方向高举“小英已到”的提词板时,伴随台湾校园民歌运动先锋李双泽遗作《美丽岛》的旋律,蔡英文和陈菊出现在舞台中央。现场一片欢腾。

没有陈水扁和谢长廷雄辩的口才,闽南语说得不如英文,但蔡英文的喊话依然引起支持者的亢奋:“我在美国读书的时候,老师对我说,‘你们台湾的人权处境值得质疑’……我还是学生的时候最崇拜的便是菊姐(陈菊),尤其看到菊姐那张照片,美丽岛大审的时候,菊姐要进去(监狱)的时候,走路特别有自信。”

年轻的主持人开始用台语高喊“蔡英文”,支持者们在台下挥舞绿色旗帜,大声回应“冻蒜”(当选)。

此刻,2011年12月10日,离1月14日的大选还有34天。

“把票投给我”

高祥伟和蔡英文一同站在舞台上,是高雄医师行业助选团成员。像他这样1960年代生人,是见证台湾民主力量成长的一代,也是今日台湾的社会中坚、主流民意。

1979年12月10日,《美丽岛》杂志创办人黄信介、许信良等党外人士以庆祝“国际人权日”为由申请集会游行,未获准。“美丽岛人”不顾禁令,执行原计划,参加游行集会者达3000人。当局出动镇暴车,双方发生暴力冲突。与此次“美丽岛集会”有关的党外人士,先后以“涉嫌叛乱”被捕。这就是“美丽岛人权之夜”的来由。

那个晚上,虽然被父亲严令不准出门,但彼时正在读大一的高祥伟依然和同学们出现在今天他登上舞台的这个地方——《美丽岛》杂志高雄办事处旧址。

当年,正是在这些“美丽岛人”的引导下,他开始读毛泽东、马寅初、胡适、雷震、殷海光等人的著作,这些书大多是“禁书”。而那些替国民党重修党史的党外杂志,他几乎一本不落。他开始成为台湾标准的“左派”青年。

这是一个新时代的前夜。20年经济发展带来了一个富裕的社会,但在长期压抑中,人们渴望自由意志的释放,年轻一代更深受西方自我解放思潮的影响,“我高中时留嬉皮士长发,在街上被老师看见了,抓我去剪短头发。”高祥伟感到,“这是一个出发的年代。”

当时,他和几个同学凑钱,“凑满一定数额后,我就代表他们偷偷往党外候选人家的门缝里塞钱。”高祥伟说,父辈更疯狂,在维安警察的监视下,他父亲将手里的纸币揉成一团,扔上了党外人士的演讲台。

这些小额“捐款”,成为党外人士最早的选举经费来源。

“美丽岛大审”当年,被拘捕候审的林义雄家里,其母和一对7岁双胞胎幼女被杀死。“林宅血案”被认为和“江南案”一样,情治部门被疑为幕后黑手。“当时太愤怒了,我记得我的大学同学们,不管是眷村长大的,还是本省人,开始站在一起,我们都对国民党咬牙切齿。”高祥伟说。

此后数年,是党外人士和他们支持者最为团结的时期。在圆山饭店的一次聚会中,民进党诞生。不久,蒋经国开放了报禁、党禁。狱中的张俊宏、吕秀莲、陈菊等人,收获了他们的第一批粉丝——日后,当这些粉丝们拥有投票权时,便成为他们的第一批选民。

就在党外明星成为高祥伟等本土年轻人政治偶像的年代,党内的明日之星也在崛起。不同的是,他们的粉丝是外省籍台湾人和渴望进入都市及体制的本土青年。

宜兰眷村长大的曾其雄,当年被“中美”断交时发表演讲的行政院新闻局局长宋楚瑜吸引。“我们竟然有这么英俊潇洒的新闻局局长!”这个帅气外省籍政治明星,也是曾其雄的台湾政治大学学长。年仅37岁的宋楚瑜,是当时最年轻的正部级高官,他的父亲是国军中将宋达,他是党内的太子党。

宋的党内竞争对手也正在崛起,连战、吴伯雄等本省籍“吹台青”在崭露头角,而刚从美国留学归来的马英九成为蒋经国的秘书,年纪最长的农业学家李登辉更成为蒋经国的副手。

曾其雄一时没反应过来,这位年轻高干负责的审查工作正是针对他最喜欢的杂志和报刊的。宋楚瑜接任新闻局局长不久,发生了“美丽岛事件”。“奉令行事”的宋楚瑜开动一切宣传机器,一面宣扬警察“骂不还口,打不还手”,一面发动社会团体声讨“美丽岛叛乱”。

1989年底,解除戒严后第一次选举,增额立法委员和地方县市长选举。民进党第一次成为国民党的竞争对手。

许多海外黑名单上的传奇人物试图返台参选,被国民党政府拒绝入境。不过,在岛内的民进党人已经可以公开高喊自己的竞选口号:要使台湾民主化,就要支持民进党。而国民党则期待民众牢记自己对台湾经济奇迹的贡献。

这场选举,确立了台湾的竞争型政党制度。在增额立委选举中,国民党得72席,民进党得21席。在县市长选举方面,国民党赢得14个,民进党赢得6个。这对刚刚成立的民进党来说,是预想之外的巨大成功。尤其是地方县市中,台北县、宜兰县、新竹县的胜利,让他们成功在地图上包围了尚未开放直选的首府台北。

曾其雄的家乡宜兰,被党外人士视为“民主圣地”——1981年,党外人士陈定南在这里不可思议地击败了国民党参选人。而在1989年这场选举中,返乡投票的曾其雄没有将选票投给他学长所在的国民党,而是选择了支持民进党。“总觉得应该给国民党敲响警钟。”

1990年,李登辉由国民大会间接选举,由“代总统”变为“总统”。上任后,他宣布动员戡乱时期终止,并释放了施明德等在押政治犯。

原本十分厌恶国民党的高祥伟开始觉得,李登辉不是一个那么讨厌的人。在他面前,开始同时伸出两只手:一个趋于温和放开并加速本土化的国民党,一个是他年轻时就追随的民进党。两边都在说:“把票投给我。”

高祥伟隐约觉得,“人民变得重要”的时代到来了。

“当我们没有了共同敌人”

“大概在1990年代初,有时候填表要填国籍,周围人开始不知道该怎么填了。”高祥伟说,“虽然我们出生下来就被告知是中国人,但我们没办法填中国,很多国家不认为‘中华民国’还存在。填台湾的话,心里觉得怪怪的,因为我们的护照上没有这个名字。”

在与美国、韩国、新加坡等盟友“断交”后,海外民进党人陆续返台,民进党开始在数次选举中宣传“台独”党纲。北京抛出了“一国两制”统一方案。李登辉政府则提出了“国统”纲领。一个台湾民主化的副产品形成了:错综复杂的因素,造成了台湾人特殊的身份认同危机。

彼时,各种选举的投票率都极高。台湾人参与政治、选举的热情,弥漫在全台各个角落。有人将政治参与当成信念,有人以此作为自己的生活方式,有人则把它当成“娱乐”。

但曾其雄开始感觉到,周围人因为政治议题而彼此开始“有所划分”,起初是分成所谓“本土派”与“非本土派”,后来变成蓝或绿,甚至他们对T恤衫颜色的选择也开始变成一件与政治有关的事。

 
[责任编辑:PN031] 标签:台湾 选票 蔡英文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