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中国军校大整编:以美军为师

2011年09月20日 07:52
来源:凤凰周刊 作者:钟坚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培育特殊兵种

今次军队院校整编方案尽管迄今尚未公开,个中原因令外界多有揣测。不过,大陆维稳力量重要的武警部队院校整编却推进迅速,并大刀阔斧。官方消息称,武警院校27所精简为14所。

武警院校整编遵循着军队院校“消肿”裁撤原则,120万规模的大陆武警部队原来几乎每个省都有一所武警初级指挥学院,这些正师级编制院校大多只是为低级军官完成学历教育任务的功能,学员规模小,重复建设严重。

相对来说,军队院校整编更富有战略涵义,特别是军兵种院校的编制调整不难窥见解放军未来新型军队构建方向。本世纪初前后,解放军多种场合频密提出打造新型军队来适应未来战争需要的设想。在军队结构建设上,军方战略偏向于作战部队的快速反应和联合作战能力的培养建设。尤其在一些特殊的军兵种,如空降兵、雷达兵等培育上,颇费心力。

“5·12”汶川地震中,空军空降兵的大规模远途救灾兵力投送能力在众多参与救灾的解放军军兵种中,显得异常出挑,亦颇令时抵震灾现场的中南海领导人青睐。

根据新的国防政策指导方针,军委领导人胡锦涛要求军队必须具备六种能力,即:一体化指挥能力、一体化情报获取能力与侦察能力、快速机动能力、精确打击能力、支援与持续作战能力和可靠防护能力,以和信息化战争相适应。

诸军兵种中,空降兵具有极强机动力量,出奇不意,不受战场环境限制的优势。作为现代战争新型作战力量中的代表,空降兵无疑是解放军的重点建设对象,相应需要专门院校。

新建的空降兵学院据称以原桂林空军学院为班底撤并改组而成。桂林空军学院是培养空军初级指挥、参谋军官和技术军官为主的院校,撤并原则是,原桂林空军学院的防空兵高炮指挥专业撤出,和其他院校合并,原属桂林空院的空降兵指挥专业扩大为整个学院的教学核心。

解放军体现新型力量培育的,还有空军新整编院校空军预警学院。它由原武汉空军雷达学院改名。原空军雷达学院的改名表明,原本单一的雷达兵种教学已上升到担负国防运行预警监测力量的特殊兵种来培养。

而武警系统新设的特种兵学院,亦体现了这一治军办学理念。分布在新疆、藏南地区的武警机动师在平息骚乱中发挥了巨大作用,但武警的特种兵综合建设,在对付“三股势力”特种作战中,需要提升到单列兵种院校的高度加以发展。

“烙烧饼”式的数次整编

解放军军校为多部门联合管理。总参军务部编制局掌控全军院校编制规模,总参军训和兵种部负责军事院校的日常训练教学指导,总政干部部院校局则负责全军院校的军官调配,总后负责院校的经费保障支出。

每一次院校调整都有个指导思想,整编领导小组根据指导思想来确定院校的撤并,牵头首长一般是总参的副总长,目前是刚晋升为上将的副总长孙建国主抓院校教育训练,孙建国之前是副总长吴铨叙上将。对于全军院校的去留和撤并,院校整编领导小组也只是提供个备选预案,最终定夺,是在军委常委会议上。

1950年代,全军院校会议基本是一年一次。1963年第十次院校会议后,因文革院校受冲击,会议中断16年。1970年代末,邓小平出山重新执掌军权时,全军的125所院校已在文革冲击中被撤销了82所。

根据当时形势需要,邓小平提出军官提干须经院校培训的干部制度,确立革命化、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四化”的解放军军官培养标准,1980年代初,大陆尽管有世界规模最大的军队,但普遍文化水平偏低,新的培养体系迫使军队大力发展学历教育。

当此之时,总部、军兵种和各军区院校大办学历教育,建立各种以中专、大专、本科等学历教育为主的军队院校,院校基本又恢复到文革前的数量。不过,这段时期的院校调整缺乏顶层统筹与科学规划,有的院校上马过于仓促,院校名称变更过多,而院校军官职业教学等内容扩展不够。这为以后院校频繁调整院校名称和隶属关系埋下伏笔。

每次全军院校会议意味着,新一轮院校合并、撤销、增建、更名的到来。院校整编会议一般都以数字冠名,80年代初至上世纪末,解放军分别在1980年、1983年及1986年和1999开了第十一至第十四次共4次院校会议。

其间,1992年的全军院校会议没有列入院校整编历史。院校会议一般叫第几次全军院校会议,唯独这次会议没有序列号,“因为很多原因,在开会公布、会议文件上都没提。”当年参会的总参军务部一位军官回忆,由时任军委秘书长杨白冰主导的该次院校整编方案实施不久遇阻,第二年复又矫正。

历次军校反复撤并重组,被石家庄陆军指挥学院一位资深的军事专家喻为,“烙烧饼”式的军校整编,“院校的翻来覆去地整编折腾,不利于军校人才队伍的稳定,和军兵种力量的建设。军队院校需要一个科学的规划体系设计和稳定的发展思路。”

该军事专家称,我希望院校会议间隔时间越长越好,不折腾。“这次院校会间隔时间长,会期短,大家都很高兴。”

屡遭争议的文艺兵和兽医

军校的人员编制相较地方高校要严格得多,有一个年轻的军官到解放军院校报到,就意味着某支部队另一名军官脱下军装,退出现役。

军队院校的整编,必须依据作战部队的编制确定。如一所初级指挥军官院校的编制,必须根据全军有多少基数的步兵排长,再使用一定的公式来测算,全军需要建立多少所4年本科步兵学校。如果作战部队精简1万名现役军官,就意味着相应有一所多出来的陆军学院应该撤并。

但军校撤并有时也不完全依照刻板的军官编制公式来操作,亦掺杂各种层面的利益纷争,矛盾冲突。

曾多次参与过军校整编工作的总参退休军官孙有贵大校回忆说,从1985年到2005年20年间,解放军院校进行了大约4次精简调整,每次都要涉及到一些院校的撤销、合并问题,由于看法不一,到底哪些院校撤销、合并,哪些保留,从上到下争论很大。

“在最有争议的院校裁减中,每逢调整精简,解放军三总部所属的三所学校,总要被拿出来,争论很长时间,到底撤还是不撤。”孙有贵说。

一所是属于总参的解放军广州体育学院,当时对外称广州通信学院,其体育培训教学任务跟军队的主体编制不合拍,争议很大。

第二所是总政的解放军艺术学院。军艺那时每年都会招一些7、8岁的娃娃兵,从小练舞蹈,有些人对招娃娃兵吃军饷有看法,院校整编会上,要求裁撤的声浪不少。

还有一所是总后在长春的兽医大学。当时解放军编制中已经没有军马,除内蒙、新疆边防连队还保留少数几个骑兵连外,剩下的都撤了。兽医培养主要针对战马,战马都没了还要保留这所学校吗?兽医大学部分专业是检疫专业,培养的军官专司为军队后勤三产饲养的猪、羊、牛检疫打针,正军级别的总后兽医大学却只有650人的编制。

这三所学校培养的人员,本身不是为军队的绝大多数需要而存在的,只考虑了极少部分利益。像唱歌跳舞、运动员,军队看上了谁,便办理特招手续。军队成名的大多数运动员都不是广州体院培养,兽医大学更不用说。

每次院校调整到了讨论裁撤名单时,底下各军兵种院校院长对这三所学校意见很大:“你三总部一家一所学校,应该撤的不撤,老是撤我们军兵种的,比如空军的飞行学院、海军的舰艇学院、陆军的步兵学院。”后来兽医大学终于移交地方,体育学院也没了,只剩下军艺。

解放军的保留特色

院校整编的裁撤保留,能管窥军队发展轨迹,而一些特殊院校的保留或裁撤细节,更能体现解放军队伍的思想和灵魂所在。

1985年的百万大裁军,军艺上了裁撤名单,后又被保下来;1992年又上裁撤名单,再次涉险过滩。据当年参与整编的一些军内人士回忆,轮到拟裁定名单中的艺术学院申辩时,艺术学院代表列出的理由是:军队建设一靠装备,二靠人才。就装备来说,一是物质的,二是精神的。精神装备靠灌输和文学艺术的滋养。况且解放军当时有一支6000多人的专业文艺队伍,七成以上连中专学历都没;军队文艺骨干地方无法培养……撤销损失很大。

作为解放军院校中“独生子”的军艺代表讲到动情处潸然泪下。国防大学副校长钱抵千首先发言支持。他认为军队的文艺人才还是自己培养好,列举了苏联卫国战争中,《喀秋莎》、《神圣的战争》等苏军文艺工作者创作的歌曲对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的重要作用。在座高级院校将领见此,纷纷附和。

小组讨论裁撤意见交到领导小组办公室,不久就传出领导小组办决定保留艺术学院的消息。

在几次整编中,艺术学院不被裁撤的理由或是,这是一所给解放军生产精神装备的机构,撤销可能面临某种不为人知的风险。不过,一些人对此不以为然,因为作战部队的士兵除了一年中不多的慰问演出外,大多数时候只能在电视的一些晚会上看到大腕们频繁走穴的身影。

“裁有裁的理由,不裁有不裁的理由,主要看首长喜欢。”虽然挤占一定军队编制,民间军内也有争议,但今年的第16次院校整编,艺术学院依然安然无恙。

军艺以外,总政下属的还有轮训军队政工军官的两所院校,南京政治学院和西安政治学院,前者轮训中级政工军官,后者侧重于培养军检法审批机器的军官人才。总政下属原有长沙政治学院,在上轮整编中被撤销合并。

解放军的政治学院轮训军队系统主抓思想意识形态的政工军官,按毛泽东“支部建在连队上”指导思想,政工军官的地位还稍高于技术指挥类军官,功能有点与美军的牧师学校相仿。

对政工、文艺宣传人员培育是解放军的传统,解放军的政工人员负责战时和平时对作战部队进行有力的军队历史和意识形态灌输,这是中国军队有别于他国军队的特色之处,亦是军队“不变质、打得赢“的有力保障。

“解放军再怎么裁撤组合,也不可能取消政治学院,这是决定这支军队的性质、宗旨不变的关键因素。”当问及对这支军队的信仰时,国防大学女博士后、一位解放军政工军官斩钉截铁地向《凤凰周刊》记者表示,作为一名解放军女军官,她本人有着坚定的意志和信念,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出卖党和国家的利益。

[责任编辑:PN026] 标签:军校 院校会议 美军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