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周放生:“市场的决定性作用”就是国企改革的方向

2013年11月14日 03:21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高江虹

原标题:周放生:“市场的决定性作用”就是国企改革的方向

【编者按】随着十八届三中全会的闭幕,改革的调子确定,细则即将浮现。十八届三中全会公报指出,要紧紧围绕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深化经济体制改革,要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推动国有企业完善现代企业制度。

如何推动国企完善现代企业制度?既要准确界定不同国有企业功能,国有资本加大对公益性企业的投入,更重要的是自然垄断行业实行以政企分开、政资分开、特许经营、政府监管为主要内容的改革,根据不同行业实行网运分开,放开竞争性业务。

这实际上传达出分类监管,并明确向垄断开刀的信号,督促国有资本集中于公共产品和服务性领域,而不必在竞争性领域与民争利。

另外,在国企公司治理环节,督促国企健全协调运转、有效制衡的公司法人治理结构,并建立职业经理人制度,建立长效激励约束机制,强化国有企业经营投资追究,还要求国有企业要合理增加市场化选聘比例。可以料想,有效制衡的法人治理结构呼应《公告》中强调民营经济作用的提法,或会为民营资本参与国有企业改制埋下伏笔。

11月13日,国务院国资委党委已召开专题会议,传达贯彻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国资委党委书记、副主任张毅指出,深入学习贯彻好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必将进一步提振全面深化国资国企改革的信心和决心,增强“敢于啃硬骨头、敢于涉险滩”的勇气和力量;进一步完善全面深化国资国企改革的总体思路、重点领域和措施步骤,推动顶层设计和战略规划,制订好路线图、时间表,不断破解改革发展中的突出矛盾和问题。(高江虹)

11月12日,傍晚发布了十八届三中全会公报。虽然公告全文并没有涉及国企改革的字眼,但国资研究专家周放生认为,在公告中有强调市场化的决定性作用,便是国企改革的方向。而公告也首次肯定了民营经济与国有经济一样的地位,强调了民营经济的作用,或会为民营资本参与国有企业改制埋下伏笔。

周放生认为,新成立的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能够对国企改革有所突破。比如在国企市场化上有所突破,实现股权多元化,实现混合经济体制。

国企市场化需分散股权

《21世纪》:看完十八届三中全会公告全文,你有什么看法?

周放生:中国企业改革的规律都是被逼得实在不行了就改革,现在看来还没逼到这个份上。决策者还没有觉得不得不改。希望新成立的改革小组对这个问题能否有所突破。

不过,公告在一些措辞上有新的提法,值得关注。

《决定》公告说“经济体制改革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重点,核心问题是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以前的提法都是“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基础性作用”,现在这个“决定性作用”的字眼实际上强调了国有经济改革的市场化,强调了民营经济的更大作用。因为民营经济是天然的市场经济配置资源,因此隐含着要更好的更大的发挥民营经济的作用。

下文又说到“公有制经济和非公有制经济都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都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基础”,联系后文“必须毫不动摇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激发非公有制经济活力和创造力”。印象中,这句话以前从没说过。在此之前,社会上有种说法“国有企业是儿子,民营企业是领养的儿子”,但是《决定》中这句话,表明国企和民企都是一样的,没有谁比谁更重要,一样重要。

《决定》此次用这些措辞,相当于更加强调了非公有经济的地位,要保护和鼓励非公有制经济的发展,以支持非公有制经济的发展来完善我国的经济制度,及促进国有制经济的改革。

随后“要完善产权保护制度”这句话就是对民营经济说的。因为国有企业的产权已经保护得很好了,但是民营企业的产权保护还很不够,比如在薄熙来主导下的重庆,所以《决定》要强调完善保护产权制度,促进民营经济的发展。

“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推动国有企业完善现代企业制度,支持非公有制经济健康发展。”这句话联系上面这些文字,可以理解为目前国有独资公司的单一产权制度需要改变,一定要有非公有制资本进入,形成混合所有制经济,来推动国有企业完善企业制度。

《21世纪》:这是否说明央企集团层面的股权结构会改变?

周放生:可以预见,中央企业的集团公司,会突破目前的国有独资股权结构。引入民营资本等。

《21世纪》:你所期待的的国企改革,该怎么做呢?

周放生:国企改革的终极目标就是没有纯国企,当然除了极少数特殊行业外。没有国企并不是说国有资本没有了,而是留下来的是国有资本和国有股权,这个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将来国有企业都变成了混合所有制了,甚至许多国有股不再绝对控股了。

到时候一定是民营资本占大多数,国有股权可能还是第一大股东,但它不拥有绝对控股权,比如它只占股20%,其余80%的股权分散到各种民营资本或者其他资本手中。

国企要市场化,国企改革就得到这个程度,这才是国企改革的目标。

必须有具体改革路线图

《21世纪》:眼下国企改革“市场化”的方向似乎已经非常明确,但是对于“市场化”的内涵和实现路径却有分歧,不知你怎么理解国企市场化路径?

周放生:国企市场化要解决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国企经营方式的市场化,第二个问题是国企制度体制的市场化。

俄罗斯的休克疗法是先解决制度体制市场化,后解决经营方式市场化,跟我们正好相反,我们是先解决经营方式市场化,后解决制度体制市场化。

在国企经营方式市场化上,我认为经过三十几年的改革大体解决了,但是国企制度体制的市场化才刚刚开始,还有很大的距离。我们在产权制度、公司治理、考核制度、薪酬制度、用工制度、投资、并购、退出机制等方面均没有达到市场化。

《21世纪》:在你看来,切实可行的国企改革方案在顶层设计上应该怎么做?而在实现路径上,你是否有自己的建议?哪一块会是比较难以突破的利益冲突点?而什么方面可能会比较容易突破?

周放生:比较可能实现的,比如说进一步地强调或者明确混合所有制,过去说过,这个概念并不是没有说过,过去中央决定有说过类似的话,而且2010年温家宝的政府工作报告里也明确说过了,现在需要再强调一次。

但是,如果仅仅把这个口号再说一遍也解决不了问题。因为我们过去讲过没有任何进展,原因是必须有具体的路径,具体的要求,具体的路线图,而且得当成一件大事来推,如果仅仅文件写上一句话,在现实当中不会有任何实际的动作,按说总理报告写上了应该算规格够高,但是事后没有任何一点点动作,可以这么讲,写了跟没写一样。我们已经看到事实了。

中央必须是下决心,然后订出具体标准,比如说竞争性的国有企业国有股的比重必须降到40%以下,而且要求3年5年之内必须做到,给各省委下任务,我认为没这个决心,也没逼到这个份上。

《21世纪》:前段时间国研中心曾有一套“383”方案对外公布,里面关于国企改革的方向和路径,你是否认可?你赞同哪些内容,又反对哪些内容呢?

周放生:看过,“383”应该说有改革意义,确实往前走了一步,最大的意义就是提出把监管和持股分开,然后持股股权要分散给基金,这一步是有意义的。

像现在国资委作为出资人持股100%国有股权,这和原部门管理没多大区别,“383”方案从国资委全部持股,改为把国有股权分拆给若干个基金,比如说养老基金、教育基金、扶贫基金等,或者给国资委下属的资本运营公司,这样的改革有意义。至少在国有经济内部实现了股权多元化,下一步就是市场化,383方案在这一点上是有意义的。

《21世纪》:这样的改革方案很积极,但是产权多元化会不会有国有资产流失的担忧?

周放生:国有资产流失分两种,第一种是体制性流失,第二种是交易性流失。

体制性流失就是国有企业现状不动,但国有资产仍然有较大流失,比如最典型的中石油的贪腐门,你知道想象它令多少国有资产流失吗?人们看不到。

还有一种交易性流失,大家觉得改制就会有人占便宜,就会低价卖,应该说,经过这么多年改革我们已经发现很多漏洞,也堵上了很多漏洞,目前改制的法规比较健全,只要按照法规做,大的流失不容易发生了。

现实情况是什么?交易性流失我们是可以控制和防范的,因为看得见,大家都盯着呢。但是不改制的体制性流失是无形,盯都很难盯。国企爆发的腐败案,大家都认为只是个腐败,其实腐败背后就是国有资产流失。有些国企领导因为有实际的控制权,就可以进行利益输送,我们却把这种贪腐案例当成他个人道德问题,实际上根源是体制性的原因,是体制造成的流失。

还有很多投资失误,造成了大量的损失和国有资产流失,但是谁曾追究他们?国企体制的问题,是没人对结果负责,没人监督,怎么会不浪费?

所以为什么要强调混合经济,多元化股权,必须要在国企里有不同股权结构,代表不同利益群体,它们在利益上的不同可以互相监督互相牵制,使得企业更好地发展。

[责任编辑:PN026] 标签:决定性作用 国企改革 改革的方向
打印转发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频道推荐

实时热点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