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富二代好赌博输光家产后睡桥洞 捡瓶子生活(组图)

2010年11月02日 08:00
来源:重庆晚报 作者:夏祥洲

小杨所住的桥洞

他“家”的内景

谈起以前做生意的时候,小杨脸上露出了笑容。

重庆晚报11月2日报道 “迟早我会把那些输的钱都赢回来的!’他的一句话让我震惊了。原来他在四川老家输掉了家里的几百万,还欠了高利贷,家人卖掉家里所有的东西,才帮他还了赌债。他现在睡在桥洞里,十分的艰苦,但是仍不知悔改……”

近日,有网友在天涯社区发帖称,嘉陵江大桥附近桥洞,住了一个赌博输光家产还不知悔改的富二代……

这是真的吗?他真是富家子弟?他为什么沦落到这步田地?

昨日,记者找到这个年仅21岁的富二代“桥洞哥”———

他的现在

“桥洞哥”正长青春痘

昨日上午10时许,记者根据网帖上的照片,在嘉陵江大桥下方的北滨路桥洞里,找到网帖中的“富二代桥洞哥”。

桥洞外侧有一块七八平方米的水泥地,“桥洞哥”找来干草铺在地上,又捡了一床脏兮兮的毯子铺在草上,这便是他的床。包裹着“桥洞哥”的被子脏兮兮,因为没有捡到枕头,他就用捡来的裤子衣物堆成一堆当枕头。

记者找到“桥洞哥”时,他还在睡懒觉。“邻居”爬到他床边取刷子洗衣物,将他惊醒。查看完记者证件,他介绍自己姓杨,21岁,老家在四川内江威远县,赌博输光家产后来到重庆流浪。

小杨说,现在在桥洞住的一共3人,都是20多岁,他和一个河南来的住一个洞,另外一个住隔壁。摆谈一会后,小杨起床,从桥洞壁上取下一块干净的毛巾,跳下桥洞朝江边走去,用江水洗脸擦身子。

小杨的头发明显多天没洗了,一绺一绺的粘在一起。回到桥洞,他掏出镜子照了照,见脸上的青春痘又起了“白头”,他用力地将其挤了出来。

照完镜子,小杨开始整理脚背上贴的几张止血贴。止血贴揭开,一块成人拇指头大小的伤口血肉模糊,已有感染的迹象。“也不知道是不是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天晚上醒来后就这样了。”他说。

记者带他到附近医院处理一下伤口,小杨断然拒绝。他说,自己在重庆有大半年了,身上的钱早被用光,手机、戒指、手表也折价5000元卖掉,但不出半月就用光了。

生活靠天天捡瓶子

他住在这里,靠什么生活呢?

他说,最近几个月,就跟着这些流浪者捡瓶子卖,运气好一天能卖10多块钱,吃点小面、馒头或包子。白天,他就提个口袋漫无目的地边走边捡瓶子,天气好的话每天要走10多公里路。卖了钱,他有时就买点卤肉,算是打打牙祭。

小杨说,正因为脚上有伤走路不方便,最近几天都没有出去,才被人发现。

和别的流浪者不同,小杨几乎每天都会买报纸来看。他关心社会变化,关心到底失踪多少年户籍才会被注销,也关心如果自己要回家怎么才回得去,他还从报纸上知道重庆市救助站在江北的蚂蝗梁。除了看报纸,他还租小说来打发时间。

谈到自己被热心人发现,小杨说他感到很意外,这完全打乱了他潜心回避现实的想法。

小杨说:“上月30日,有个年轻男子来找到我,自称是刚毕业的大学生,在一家网站实习,说要在网上发帖子,以便让更多人帮助我。但是没想到他乱劈柴,说得太夸张了,我怎么可能输了上百万嘛?”

“我看他倒是希望靠炒作我,来为自己的工作加分……”小杨请求记者,在报道中不要提及他真实身份,“我信任你才把我的身份证号码告诉你。”

他的过去

做服装生意月赚几万

接着,小杨介绍了自己的过去。他说,自己的父亲很早就开始承包工程,属于当地先富起来的人。

由于家境不错,家里便希望他好好读书,以便有更好的发展。“就是读不进去。”小杨说,因为从小贪玩惯了,一上课就提不起精神,自己初中毕业后就没有继续念书。

初中毕业后,小杨也跟着父亲跑过工地,一开始拜了个施工员做师傅,学最基本的看图纸,“父亲的意思是希望我以后能接班,继续搞工程。”但嫌工地上枯燥乏味,他跟了几个月就离开工地,跟着一表叔家的姐姐到江浙一带见世面。

小杨说,表姐自己开过服装厂,后来和韩国女子一起做外贸服装生意,于是他也跟着表姐学做服装生意。这段经历是小杨最为得意的。他说,当时主要从江浙一带低价购进针织品,然后乘火车到北方一带贩卖,每条针织围巾能赚几元到十几元,一趟下来怎么也有几千上万的利润,一个月能轻松赚几万元。

一个月输了十多万元

从家里走的时候,小杨带了2000元的路费,两年多下来靠做服装生意,他积攒了10多万元积蓄。

想到长期漂泊不是办法,他回到四川,在广安城南万胜东路租了一家门店,搞起外贸服装生意,进价几十元到100多元不等的外贸服装,能够卖到三四百元。

有了稳定的收入,生活也安定下来,他谈起了恋爱。女友比他大几个月,就是广安当地人。谈起那段日子,他说“那时过得确实潇洒。”他说,因为自己喜欢摩托,花了2万多元买了一台在内地组装的“雅马哈”,下午一关店门,要么和女友一起与朋友吃饭喝酒,要么就去当地的几家慢摇酒吧消遣。

去年年中,小杨认识了一个朋友,朋友带他去一家赌场试试手气。“玩的就是百家乐,最少下注也是100元。”他说,一开始他手气好,赢了几次,但接下来就不断的输,越输越想捞回来,结果越陷越深,一个月下来,把自己的积蓄输光了不说,还欠了一屁股债。最后,他只得将服装店折价7万元抵了赌债。他说,自己输的钱共有十多万元。

[责任编辑:PN021] 标签:小杨 慢摇 男青年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