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近百农民工被骗到异地 男女混住蜗居桥洞3个月(图)

2010年10月30日 09:14
来源:亚心网 作者:刘昕 史纪绅

工程一拖再拖次次破灭的开工希望

记者了解到,被困的97人是由三位工头从四川各地组织来的,工头们主要和小老板兰国勤联系,而大老板李云主要和兰国勤联系。

秦文君说,在等待的这段日子,也有人想过离开,但因为之前老板许诺过,每天会给每人100元的补助,所以大家才一直在等,大家都在盘算,拿上每天100元的补助也算给家人个交代。但10月21号后,事情变的不像大伙想的那样。

工头陈登孝说,当天有工人看到挖掘机开到工地,很快又要开走,经询问,挖掘机老板透露,他也是受大老板李云所雇,但随后从建设单位了解到,现场根本没有李云所说的项目。

挖掘机的突然撤走,让大家慌了神,3个月的时间很可能白等。工头们忙着联系小老板兰国勤,而兰国勤却带回了更惊人的消息,大老板李云失踪了。顾不上许多,10月26日,陈登孝和另外两个工头挑选了几名工友赶往乌市来见小老板兰国勤。

“我最后一次和李云联系是10月19号,现在也联系不上。”兰国勤说,兰国勤给工头们拿出了一份李云和一家名叫“四川天宝建筑有限公司新疆分公司”的单位签下的建设工程施工劳务分包合同,工程项目一栏写着:“小草湖风力发电机座”工作时间是2010年6月30日至2011年6月30日。合同上加盖着天宝公司的公章以及李云的私人印章。

27日,工头们从工商部门调出了天宝公司的营业执照,大家大吃一惊,“天宝公司从2008年就没有年审过,以前的营业执照注册号变成了另外一家公司,也就是说,天宝公司不存在。”工头罗丛荣说。

截至发稿前,陈登孝带农民在乌市找了个暂居场所,陈登孝告诉记者,他们无论如何都要找到李云讨个说法,否则无法向洞里的乡亲们交代。

单身姑娘的尴尬

在一同等待工程的92个农民工当中还有10名女工,他们大部分是跟随丈夫一起干活的,但是今年26岁的宋宝芬却是一个单身姑娘,她也在桥洞里和一群大老爷们共同生活了3个月。

宋宝芬说,父母在家身体都不好,下面还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本来想着来新疆打工可以挣点钱回家,可是现在连回家的车费都没了。“上个月给家里打电话的时候知道妈妈生病了,我向打点钱回去,可是却拿不出一分钱来。”

作为一个单身姑娘,宋宝芬在桥洞里的生活十分尴尬,因为别的女工都是跟丈夫一起来的,所以床铺都是夫妻两人在一起,而她选择了桥洞最里面的一个床位。“因为是男女混住,所以我睡觉从来不脱衣服。夏天天气不冷的时候,我们几个女的还能到打水的那条水渠里冲个凉,可现在天冷了,渠水也凉,我已经一个月没洗澡了。”

宋宝芬说刚到工地没活干的那段时间,她经常一个人掉眼泪,这时其他女工和一些男工在安慰她的时候,自己也会忍不住难过,因为大家在工地上都一样,只想挣点钱回家过年。

最年长的厨师

97位农民工中,今年74岁的孙彪是最年长的,他负责其中一个桥洞里住的工人们的伙食。这位年过七旬的老人和工头陈登孝在一起搭档已经有五六年的时间了,不管在哪里,老人总是负责工人伙食以及负责看工地。

老孙说,他在新疆几十年了,已经习惯了跟随工程队到处干活的日子。他觉得和一群年轻的工人们在一起十分热闹,自己的心态也变的年轻了。“我自己没有老伴,孩子们也都在上海有自己的工作,我现在的情况也没跟他们说,说了要挨他们的骂。” 老孙打趣的说。

老孙说,工程队基本都是四川人,四川人喜欢吃米,所以给大家做的多的就是米饭和稀饭,偶尔也会做一些面食。“其实大家都很照顾我,就像是去挑水,大家觉得我年龄大了,都不让我去,让我等在桥洞里。平时有什么累一点的事情,他们都不让我干。”

因为要负责给大家做饭,老孙每天都是最早一个起来,所以为了不影响其他人的休息,老孙选择了离门最近的一个床铺,这样他每天早上就能在不影响大伙的情况下做饭了。老孙说,既然大家这么照顾他不让他干重活,他当然也要为大家着想。

说起今后的打算,老孙把手揣进了衣服口袋,打了一颤说“走一步看一步吧,要是身体状况还允许,就再跟着干两年,要是身体不行了就回家养老。”

生活故事

分分钱憋死英雄汉

“这地方一刮风石头打到身上啪啪作响,艰苦的很,这倒不算什么,原本还想着挣上钱之后,能让媳妇过上好日子,可现在……”钟守元跟随组长一起在乌市寻找工程的劳务分包人,在他看来,只有找到工程劳务分包人,他才能有活干,才能让媳妇跟着自己享福。

钟守元,一个四十岁出头,个子瘦小,皮肤黝黑留着小平头的重庆男人,自从8月11日到了工地住在桥洞之后,便开始了遥遥无期的等待,等待有一天能够开工,等待开工之后能够挣钱回家。但是分包人带来的就要开工希望,总是一次次的破灭,已经让这个四十多岁的大老爷们失去了信心。

每天傍晚天刚黑的时候,钟守元躺在床上,透过空隙看着天上的星星,回想起自己打工十几年的生活,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现在的他口袋里竟然摸不出回家的路费。他想让妻子跟自己能享福,能过好日子。可此情此景,别说过好日子,连过日子都难。

钟守元低头点了一根烟无奈的说道,在桥洞里住了三个多月,一直没有干活,早就已经没有钱了。“给家里打电话说老同学接了工程资金周转不开,想让家里打点钱应个急,都不敢说是因为自己在工地上生活不下去了。”钟守元狠狠的吸了一口烟,吐出来之后深深的叹了口气。

在工地迟迟等不到开工的日子,钟守元跟组长来到小老板在乌市的租住房内,可等了两天,找了两天依旧没有大老板人的踪影。而钟守元担心的是没有活干,挣不上钱,自己怎么让媳妇享福。

[责任编辑:PN021] 标签:农民工 工头 重庆男人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