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近百农民工被骗到异地 男女混住蜗居桥洞3个月(图)

2010年10月30日 09:14
来源:亚心网 作者:刘昕 史纪绅

图为几个农民工在桥洞中休息。亚心网记者 史纪伸 摄

图为重型卡车从桥上经过。亚心网记者 史纪伸 摄

图为几个农民工围坐在火炉旁取暖。亚心网记者 史纪伸摄

图为农民工用纸壳和棉被将桥洞两头封住取暖。 亚心网记者 史纪伸 摄

亚心网讯 (记者 刘昕 记者 史纪绅) 狭小昏暗的涵洞内弥漫古怪的气味和丝丝潮气,男人和女人相间而睡也顾不上不便和羞涩;有个容身之所和填饱肚子让他们接受了忍耐,更何况心里还怀着打工赚钱回家的希望。

97人,10名女性,从四川来到这个远离家乡千里来到而荒凉的工地,在足足等待3个多月后仍未有工地开工的迹象,而坏消息接踵而至,先是大老板消失了踪影,接着发包的公司也被查证是个空壳,甚至这个所谓的工程也许根本不存在……

“走不了了,早已身无分文”。一个农民工说。97人的队伍被分成了三组,在314国道小草湖收费站往吐鲁番方向10公里处的三个桥洞里,这群四川籍的农民工已住了三个月。

没有水,男人们轮流到两公里以外的灌溉渠挑水,没有吃的,就搭免费车到20公里外的大河沿买些便宜菜;戈壁的冷风吹起时,大家就挤在桥洞里侃大山;最热烈的话题莫过于工程早日开工,然后挣钱回家……

一面小红旗一群等活干的农民工

10月28日12时左右,记者驱车来到314国道小草湖收费站往吐鲁番方向10公里的桥下涵洞,路基下站着20多位衣着单薄,穿着拖鞋瑟瑟发抖的农民工。桥洞两旁零乱地摆放着鞋子,大大小小塑料桶、塑料罐子,还有一个泥土砌成的锅灶,5个小伙子正在摆弄炉膛里的火炭,灶旁放着一口已经生锈的铁锅。他们告诉记者,10月26号带队的工头决定到乌鲁木齐找大老板问个明白,之后九十多号人连顿饱饭都没吃过,饿了就忍着,实在不行就煮点稀饭。

在这附近还有其余40多人,分别居住在314国道沿线的其余2个桥洞里。桥洞附近有一个他们一直等待,但却迟迟没有开工小草湖风力发电机座工程。

三个桥洞中,两个大的宽约8米,长约20米,小的仅宽3米。桥洞两侧是水泥板砌成的,顶部大约四十厘米厚的水泥板距离地面只有1.6米高。为了挡风,工人们用塑料布把桥洞的一侧堵了起来,但是因为风大,塑料布都已经被吹开了,冷风不停地灌进桥洞。“有时候晚上刮风,塑料布整个都被刮起来了,我们还得到外面再去把塑料布固定好,不然窜堂风刮得根本就没法睡觉”。一位农民工说。

桥洞的入口处挡着些木板,挨着桥东边放着工人们一周以前买回来的白菜,辣椒,土豆,和半袋大米。一摇晃着的的小木桌上放着洗菜盆和切菜板,一旁的煤气灶放在一块担在两垛砖头的木板子上,旁边靠着一个液化气罐。这里算是工人们的简易厨房,盛菜的盆子里留着些三天前的剩菜。

桥洞内,靠墙的两侧是工人们的地铺。为了节省空间,工人们白天都把被褥卷起来,因为这样可以让桥洞里的空间大一些。而这些所谓的地铺,就是工人们自己打工随身携带的一床薄薄的褥子和被子。一直跟在记者身后的一位农民工说:“有时候,路过的车上飘下来一些篷布或者塑料布,我们就赶紧捡回来垫在褥子下面,这样还可以隔潮。”

当记者向身后的工人询问三个月来,大家在桥洞里是怎样生活的时候,原本站在洞外的十几名工人一下涌了进来。

几张桌凳三个月自力更生的生活

十几名工人涌进桥洞,七嘴八舌的说起大家三个月来的日子,“身上没钱,所有的吃的都是工头从大河沿买回来的;生活用品除了被褥和锅碗瓢盆什么也没有,桌子凳子都是大家捡来木板自己钉的;买菜做饭不方便,就十天半月买一次,能凑合就凑合……”

之前一直跟在记者身后的农民工从洞口拿起一个木质小板凳,弓着身子进了桥洞,大约一米七的身高,让他在这个仅有1.6米高的桥洞内并不能够完全站直。几个原本躺在床上的工人也坐了起来。

拿板凳的工人叫秦文君,今年34岁来自重庆。他说,自己在老家是干木工的,8月初听人介绍新疆有活于是跟着来了,九十多人都是陆续来的,大家刚来的时候都随身只带了被褥和锅碗瓢盆等简易必需品。“到工地时,大老板说工程就要开工,还让我们先盖几间房子作为宿舍,结果我们在空地上把宿舍的地基挖好了,却迟迟不见建筑材料拉来,宿舍也没有盖成,之后我们就一直住在桥洞里面。

秦文君叹了一口气说,洞里除了被褥和锅碗外,其它东西都是路上捡来的。“这里风大煤气灶打不着,我们就自己砌了锅灶;没有柴火,大伙就在路上捡拉煤车掉下的煤炭;没水就去渠里挑水。”“反正白天闲着也没事干,就去挑水或者就在路上转悠着捡东西,不管捡回来什么都能排上用场。”躺在床上的一位民工说。

秦文君摸了摸面前的桌子,又看了一眼洞口的凳子,说这些简易的木板桌子和几个木头凳子,都是工人们捡回来一些木板子,工头自己钉的。“大家在一起各自出力,才有了现在的一些生活必需品。”

农民工们说,三个月的桥洞生活,大家都是相互鼓励相互安慰, 老家的亲人都以为他们在外打工挣钱,而他们也怕家人担心不敢给家里人说。“因为充电不便,我们的手机一直都是关机状态的,除非有很重要的事情,才会开机打个电话,之后又赶紧关机。”秦文君说。

[责任编辑:PN021] 标签:农民工 工头 重庆男人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