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评论专栏

森本敏出任日防卫大臣意义重大

凤凰网评论专栏作家 俞天任
2012年06月05日 14:24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作者:俞天任

核心提示:作为政治家,野田佳彦比他的前任鸠山由纪夫和菅直人都要强得多,他即使在撤退时也不会忘记为将来可能的进攻布阵,而且在某种意义上甚至跳出了党利党益的圈子,这点在最近日本首相中非常少见,这次内阁改造时野田挑选森本敏教授出任防卫大臣就充分说明了这一点。

 

作为政治家,野田佳彦比他的前任鸠山由纪夫和菅直人都要强得多,他即使在撤退时也不会忘记为将来可能的进攻布阵,而且在某种意义上甚至跳出了党利党益的圈子,这点在最近日本首相中非常少见,这次内阁改造时野田挑选森本敏教授出任防卫大臣就充分说明了这一点。

森本敏在这次任命之前是“拓殖大学教授”,这次是以“民间人”的身份入阁。日本是议会民主制,由议会多数党组阁,阁僚一般由议员出任,但不是国会议员也可以担任内阁大臣,只要总数不过半即可,这种非议员的内阁大臣叫“民间人内阁大臣”。但这种“民间人”阁僚并不多见,战后六十几年中包括这次的森本敏统加起来就只有24名这样的“民间人大臣”。要知道没有特别的理由是很难挑选民间人来出任大臣的,因为本身执政党内部为了争夺大臣的位置就已经打破了头。

野田佳彦这次选择森本敏的可能原因有很多。首先野田本人就出身于自卫队家庭,对自卫队怀有一种先天性好感,另外森本敏本人在安保问题上森本敏确实是专家。还有森本敏还长期以来担任自民党议员安全保障课程的讲师,这样民主党在国会对策上就有了主动,自民党该不会对自己的老师发难吧?

实际上这一人选最重要的一点是能极大地提高防卫省,自卫队的“效率”。防卫省一直存在一个“制服组”和“西服组”之间的矛盾,所谓制服组就是自卫队中那些防大毕业的职业军官们,而西服组则是指通过高级公务员考试进入防卫省的那些职业官僚。自卫队由防卫省领导,就是说是西服组在领导制服组,这就是所谓的文民管制(civilian control)。这两群人之间是有矛盾的,而这种矛盾是有意义的,正因为这种矛盾的存在才能实现文民管制,抑制军人可能的暴走。

但森本敏当防卫大臣就能够润滑这种关系。文质彬彬,讲话慢条斯理的森本敏实际上他是有铮铮军历的职业军人,他从自卫队的防卫大学校以首席的成绩毕业后进入航空自卫队,在晋升为“三等空佐”(自卫队军衔,相当于少校)之后是先被借调到外务省,然后再成为外务省职员,他在外务省时主要是从事情报收集,安全保障以及和协调和美国的防卫合作工作。

退休之后的森本敏还是非常忙碌,他一直是历届日本政府有关安全保障的重要智囊成员。此外还要写作,每年要召开一百多次讲演会,而且在电视上的曝光率也非常高,所以日本人对他的主张非常熟悉。

森本敏的基本思路就是以日美安保为基础,以中国为假想敌,通过修宪恢复交战权,改自卫队为国防军,拥有“集团自卫权”等等,虽然都不是什么新鲜东西,但是从森本敏这个军人学者嘴里说出来的分量和从别人嘴里讲出来是完全不一样的。

作为防卫大臣的森本敏因为其制服组的出身以及防大第九期的资格而能够得到制服组的信任和支持;而西服组那些一般大学出身的公务员又很难挑战其学识,这样制服组西服组之间长期存在的矛盾就能得到相当大程度的缓解,而他的鹰派保守主义主张又在民主党和自民党中都有很大的号召力,所以说森本敏是防卫大臣的最佳人选。

但正因为存在着这种“最佳”,才是违反“文民管制”原则的,否则只要找这类人当国防部长就行了。文民管制的重要内容就是军人或者军人出身者不能担任国防部长之类的领导武装力量的职务,必须由文民出任。虽然森本敏在外务省工作的时间比在自卫队更长一些,但森本敏本人在所有场合都一直在强调他的学历和军历,以军人自居。虽然从1979年开始在组织形式上森本敏已经不再是自卫队的一员,但在思想上则从未退过伍,而且实际上所从事的工作性质也没有过变化。

就在日本也已经有人提出了类似的疑问,而内阁官房长官和森本敏本人的解释则是“自卫队的最高指挥官是内阁总理大臣,防卫大臣只是在中间过渡的角色,所以森本敏出任防卫大臣不算违反文民管制原则”,但这不能作为解释的理由,因为所有国家武装力量的最高统帅都是国家元首或者政府首脑,并不是国防部长,而实行文民管制国家的国防部长仍然不是军人。这是因为国家元首或者政府首脑只在名义上是武装力量最高统帅,实际上的直接指挥人是国防部长。

野田佳彦的这次任命具体会产生什么影响还要静观,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制服组出身的森本敏教授被任命为防卫大臣肯定是具有历史意义的大事件。

[责任编辑:袁训会] 标签:森本敏 防卫大臣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专栏介绍

冰眼

专栏作者:俞天任

旅日工程师、作家

俞天任,旅日工程师,网名“冰冷雨天”。自称一贯喜欢操心于己无关的闲事,更有凡事都一定要找出一个自己能接受的解释的怪癖,来日之后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甚多,最后解释出来了一本《冰眼看日本》,大多为荒唐之结论。最新作品《谁在统治着日本》,详细地介绍了日本的高级公务员制度,由来,发展以及利弊。

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