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评论专栏

茅盾文学奖的现实主义密码

凤凰网评论专栏作家 潘采夫
2011年08月26日 10:54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作者:潘采夫

核心提示: 茅盾文学奖是某一种文学独大的地方,是一个讲究秩序的地方,是“现实主义杰作”频出的地方。必须承认茅奖评出过众多的好作品,但我们想看到参差多态的中国文学,他们在哪里呢?茅奖作为中国长篇文学的奥运会,当然应该有他们的位置。

  

今年的茅盾文学奖结果出来了,张炜、刘醒龙、毕飞宇、莫言、刘震云成为新科茅奖得主。

我感觉,这届茅奖倒是近几期受到靠谱质疑最少的一届。初选阶段,前十名作品的作者中有8名为作协主席或副主席,而最终获奖者张炜的《你在高原》是四百多万字的超长篇幅,这两点受到了很多质疑,但并不有力。莫言、刘震云、毕飞宇这三位入选,无论文坛地位、作品实力还是公众知名度,都属众望所归。尤其莫言,每次都是热门,每次都落选,成为茅奖历史上标志性的悲情人物,此次莫言终于得到茅奖的正式“追认”,沉冤昭雪,皆大欢喜。在评奖程序方面,今年实行了评委实名制,评委人数也大大增加,暗箱成了玻璃箱,评奖过程走向透明,所以,往年对评奖程序的质疑基本消失。这是本届茅奖最大的一个进步,批评者围观者是能够看在眼里的。

但是,这次的获奖者的作品整体有些“小”,分量有些轻。而且作家得到肯定的,往往不是他们最优秀的作品,如莫言的《蛙》,跟他的《丰乳肥臀》《檀香刑》等比起来逊色不少,毕飞宇的《推拿》也是如此,他们的本次获奖,就难免有“迟来的正义”之憾。整体分量不足,缺少能列入茅奖“英雄谱”的作品,这是文学收成的问题,应该怪不上茅奖吧?

其实不然。对茅奖的评选质疑少了,挑战评选黑幕的少了,但我还是要批评茅奖,程序和技术上的进步,遮盖不了茅奖一个大问题,那就是茅奖自身的问题。

我曾试过,默数获得茅奖的小说,能想得出来的大概有《平凡的世界》《白鹿原》《尘埃落定》《穆斯林的葬礼》《李自成》《抉择》《白门柳》《张居正》《秦腔》《无字》《东藏记》《暗算》等等。虽然有现实主义小说、历史小说、类型小说、反腐小说等门类,且也有不同的变种和创新,但他们统统被归于现实主义文学。

这代表了茅奖的风格。茅奖喜欢什么样的作品?听到这个问题,人们通常会把路遥的《平凡的世界》、陈忠实的《白鹿原》、阿来的《尘埃落定》拿出来举例子,这说明大家对茅奖的取向是有所感知,大致就是现实主义的、史诗的、民族性的等等。

按照茅奖的喜好,还可以列出一堆的失意者名单,而贾平凹的《废都》没戏,颓废,不健康;莫言的《丰乳肥臀》名字就没戏,低俗,《檀香刑》没戏,对义和团的描写偏离了官方定调;李洱的《花腔》没戏,虽然是杰作,但有政治讽刺;余华的《活着》没戏,太短,调子灰暗;李佩甫的《羊的门》没戏,破解了政治密码;《受活》没戏,写什么政治寓言……

在茅奖那里根本没戏的好作品,还可以列出一串长长的名单,而且我的视野狭窄,阅读以反映现实的小说居多,那些为艺术而艺术的小说,各种主义的小说,不用说都不在茅奖的视线范围之内了。看起来,茅奖只取了不违背官方价值观的现实主义文学,通过对入选标准的把关,评奖程序的设计,通过对获奖作品的过滤,使一类作品获奖,淘汰其他类型的作品,从而掌握着中国文学的走向,用一根指挥棒操纵着中国文学的旋律。太多年过去了,中国文学依然不是文学,它被当做一种工具,一种意识形态。

在本届茅奖初选的时候,前10名中有8名作协主席和副主席,这说出了一个公开秘密。

因为有一条“规定”,凡获得茅盾文学奖的,有资格当上省级的作协主席,获得被认可的文学权力与文学地位,通过这种对遵“茅”学“茅”并表现优秀者的奖赏,对文学资源的定向分配,就实现了对整个中国主流文坛的掌握。这种模式,是茅奖最厉害的地方。

所以我们知道了,茅盾文学奖是某一种文学独大的地方,是一个讲究秩序的地方,是“现实主义杰作”频出的地方。必须承认茅奖评出过众多的好作品,但我们想看到参差多态的中国文学,他们在哪里呢?茅奖作为中国长篇文学的奥运会,当然应该有他们的位置。

文学应该是自由的,在本来就贫瘠的文学土壤里,如果只有现实主义这一瓢水,如何能浇出参差多态的文学森林?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专栏介绍

《贰时代》

专栏作者:潘采夫

书评人

专栏作家,70后,河南濮阳人,现任新京报体育新闻部主编,业余为报刊撰写各类杂牌专栏,著有文化专栏集《贰时代》。

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