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政府绩效考核,让施政有个明白账

作者:张玮
2017.03.03

经济发展以何求“稳”?从政策执行的角度上看,就是要减弱公众对政策响应的背离,让公众对于政策方向有明确的预期。这就需要通过政策目标的公开化,透明化,引导公众预期,减少信息不对称带来的认知偏差,减少经济波动带来的不确定性。

2017年全国两会开幕,国务院3月1日也对外公布2016年《政府工作报告》量化指标任务的落实情况,主要预期目标完成良好,三十多项硬指标有的达标完成,有的超额完成,绘成过去一年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开局答卷”。

以往传统宏观调控,在操作层面上存在“理性预期”假设,这种“目标管理模式”缺少对预期的塑造和引导,仅是通过政策工具变量来改变或纠正现有目标。涵盖面广、往往具有强制性,且副作用强。由于信息不对称的存在,还会造成公众反映与政策目标的偏差,令调控“过激”,加大经济波动。

正是公众和市场对政策调控的反映存在偏差,造成了传统目标调控模式的吃力,而偏差的根源正在于公众预期的不明确。公众预期的突变性是指由于信息不对称的存在,公众反应的不确定性,往往造成经济大幅波动。可以看到,现代宏观调控政策越来越重视到公众预期对政策行为的扰动,预期管理模式就是通过扩大透明度和提高政策可信度,来消除预期的粘性和突变型,从而使公众预期与政策意图相一致,其重要性日益凸显。从目标管理向预期管理的转变,是宏观调控在认识论和方法论上的创新。

次贷危机以来,各国对经济危机管理实践以前瞻性引导为代表的非常规宏观管理经济政策被广泛使用。格林斯潘之后的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和耶伦都取得了“事半功倍”的效果,其本质就是在宏观调控中融入了预期管理的实践,采用预期管理的办法,充分跟市场沟通,强调前瞻性指引,以便形成一致预期。海外预期管理成功经验可以作为我国效仿的标的。

中国经济步入新常态后,受到内外双因素影响,政策操作难度加大。国内层面,经济增速减弱,产业结构改变,消费不足,人口红利消失,资金“脱实向虚”压力加大;世界层面,发达经济体出现分化,新兴经济体资本外流加剧,世界政治经济不稳定因素增多。在这种双重困境下,“稳增长”成为当前经济运行主基调。

本月1日,国务院对外公布2016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我国去年着力稳定和完善宏观经济政策,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展望今年,在经济不确定性增大和金融“去杠杆”的双重作用下,相信“稳”字会贯穿2017年始末。

经济发展以何求“稳”?从政策执行的角度上看,就是要减弱公众对政策响应的背离,让公众对于政策方向有明确的预期。这就需要通过政策目标的公开化,透明化,引导公众预期,减少信息不对称带来的认知偏差,减少经济波动带来的不确定性。

受惯性思维的影响,过去我国的宏观调控往往对数字的精确性重视不够,结果导致市场和公众对政府意图认识不统一,一定程度上偏离了政策设计初衷。近年来,宏观调控管理部门显然已经注意到了度量指标的重要性,从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和汇率政策等不同维度提炼出预期管理的度量指标,以此来提高预期针对性。不仅如此,还要在目标时点上进行总结,汇报实施效果,将政府绩效考核与实施效果挂钩,实现绩效的透明化,数量化。

本月1日公布的2016年《政府工作报告》,就向全国民众提交了一份满意的答卷。包含经济总量、就业、物价在内的30多项硬指标有的达标完成,有的超额完成,既展示了预期管理政策效果的精准,又彰显了本届政府“言必信、行必果”的坚定决心。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凤凰网独家稿件,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扫描二维码
关注政能亮微信
扫描二维码
观看三元·政能亮创意互动H5

凤凰评论出品

栏目合作:all_opinion@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