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理欠薪,还农民工以社会公平

作者:胡印斌
2017.03.02

仅仅有部署,并不足以体现压力机制,还要有督察、有落实、有曝光、有问责。也惟有以如此全链条、贯穿整个治理过程的雷霆之举,方才有可能将压力传导到欠薪终端,在斩断千丝万缕利益关联的同时,还广大农民工以公道和正义。

看来,李克强总理是“铁了心”要为农民工讨薪了。

3月1日,据新华社报道,按照国务院工作部署,国务院办公厅督查组分赴山西、内蒙古、黑龙江、浙江、湖南等5省区开展实地督查,共查处重点欠薪案件35起,为4738名农民工追回被拖欠工资1.29亿元。

同时,国务院办公厅还公开曝光了10起拖欠农民工工资典型案件,对督查中发现的失职失责问题,国务院办公厅将督促有关地方对相关责任人一并严肃问责。

部署解决拖欠、派员实地督察、曝光典型案件、一体追责问责,这一连串迅疾凌厉的举措,环环相扣、招招紧逼、直抵要害。不光此前习惯了“一阵风”式治理的官员发现,这一轮的清欠风暴比以往来得更猛烈;就连那些总是在希望与失望之间犹疑的农民工,也真切地感觉到了自上而下的强大压力。

不能继续“闪”、“避”、“推”、“拖”了。农民工工资绝非个别官员眼中小小不言的“小钱”,而是关系到国计民生的大课题,不仅是维持其本人劳动力再生产的唯一来源,也是支持其家庭成员是否有饭吃、有物住、有学上的主要来源,更是数千万农民能不能脱贫致富、乃至“中国制造”能否获得充足劳动力的关键所在。

年前腊月廿六,总理在云南考察,鲁甸震区一些村民向他反映外出打工被欠薪问题。听到农民工甘永荣的哭诉后,当即“怒”了。这一“怒”,不仅是“怒”那些违背市场规则与道德良心的无良企业,也包括那些无视农民合法权益、迟钝麻木的各级政府部门。

事实上,农民工欠薪问题之所以多年来治理效果不彰,一方面,固然是因为企业失信,刻意刁难农民工,从而产生积欠,严重损害了农民工的合法权益。

而另一方面,也与地方政府对无良企业的纵容乃至包庇密切相关,有些欠薪的主体甚至就是地方政府。此番国务院督察组就发现,“有的地区挂靠承包、违法分包、层层转包等问题屡禁不绝”;“有的地区属地监管责任不落实,农民工实名制管理、工资保证金等政策措施未落实落地”;“有的地区对政府投资项目立项审批把关不严,一些财政资金不到位、开工条件不具备的项目仓促上马”⋯⋯

而从已曝光的10起拖欠农民工工资典型案件分析,涉及棚户区改造项目的3起,涉及农转居项目的2起,涉及村容整治、镇政府办公楼的各1起,涉及央企的1起,可以说,绝大多数均与地方政府有关联。据此可知,农民工欠薪问题的主要症结并不在于市场,而在于政府失职导致的市场扭曲,这或许也是为什么治理欠薪的声势那么大,而地方政府仍在观望的原因所在。

这些年来,一些地方政府要么贪大求新,大兴土木却又缺乏足够的财力支持,而一旦资金紧张,最先被牺牲掉的往往是处于生态链最底层的农民工;要么火中取栗,趁机寻租,并不愿意完善市场监管机制,对于国家明令禁止的分包、转包不予理睬,也没有构建多部门联合治理、跨地区执法协作等治理欠薪的机制。

只是,以往的“老皇历”眼下显然不够用了。总理此番治理欠薪不光“雷声大”,“雨点”更大。仅仅有部署,并不足以体现压力机制,还要有督察、有落实、有曝光、有问责。也惟有以如此全链条、贯穿整个治理过程的雷霆之举,方才有可能将压力传导到欠薪终端,在斩断千丝万缕利益关联的同时,还广大农民工以公道和正义。

不仅如此,循此路径,最终目标在于加快构建确保农民工拿到“辛苦钱”的长效机制。

言必行,行必果,不仅要在全社会营造的氛围,更关注相关政策制度的落实情况。一追到底,绝不半途而废。如总理所言,拖欠农民工工资,发现一起解决一起,必须反复抓、抓到底。而这,也是全面深化改革背景下,现代政府治理务求实效的体现。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凤凰网独家稿件,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扫描二维码
关注政能亮微信
扫描二维码
观看三元·政能亮创意互动H5

凤凰评论出品

栏目合作:all_opinion@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