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港媒:乌克兰危机 双头鹰对双头鹰的博弈


来源:中国新闻网

人参与 评论

中新网2月17日电 香港《南华早报》中文网17日刊载评论文章《乌克兰危机:双头鹰对双头鹰》,文章指,俄罗斯的传统形象是“双头鹰”,一头向西盯着欧洲,一头向东盯着亚洲。而乌克兰也有相似的特性,主要表现在是“脱俄入欧”还是“脱欧入俄”,这两派的争斗和相持不下令乌克兰这头“南方双头鹰”的两只脑袋不得不既左右顾盼,又左右为难。

图为当地时间2月11日,乌克兰基辅,反政府示威者在街头建立路障。

中新网2月17日电 香港《南华早报》中文网17日刊载评论文章《乌克兰危机:双头鹰对双头鹰》,文章指,俄罗斯的传统形象是“双头鹰”,一头向西盯着欧洲,一头向东盯着亚洲。而乌克兰也有相似的特性,主要表现在是“脱俄入欧”还是“脱欧入俄”,这两派的争斗和相持不下令乌克兰这头“南方双头鹰”的两只脑袋不得不既左右顾盼,又左右为难。

俄罗斯的传统形象是“双头鹰”,一头向西盯着欧洲,一头向东盯着亚洲。

乌克兰和俄罗斯虽是两个民族,但在斯拉夫人的发展史上却是一根藤上的两个瓜,都可追溯到共同源流——基辅罗斯公国上,因此或多或少也带有浓厚的“双头鹰” 情结。

二战后的一系列利益分配,让亲俄的东乌克兰和亲欧的西乌克兰共处在乌克兰加盟共和国同一屋檐下,且实力相当,泾渭分明,无形中让这种“双头鹰”特性更加鲜明。待苏联解体,乌克兰独立,国内“脱俄入欧”和“脱欧入俄”两派更是缠斗不休,相持不下,令乌克兰这头“南方双头鹰”的两只脑袋不得不既左右顾盼,又左右为难。

去年11月21日,就在欧盟和乌克兰即将签署《欧盟-乌克兰联系协议》前夕,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突然宣布,暂停和欧盟签署协议的准备工作,转而恢复与俄罗斯的经贸谈判。

“右盼”:嗟来之食

乌克兰独立后曾长期执政的亲欧派政党,执政时期始终坚持“左顾”、即向西靠拢欧盟的政策,力图推动乌克兰加入北约和欧盟,2010年,亲俄的亚努科维奇利用政敌中尤先科派和季莫申科派的分裂对立,当选乌克兰总统。

由于俄乌之间在天然气价格等方面存在许多分歧和利益冲突,亚努科维奇上台后尽管放慢了“左顾”的速率,但仍然延续了前任政府“推动与欧盟一体化”的政策走向(不过不再多谈加入北约的问题)。

对于此,俄罗斯显然是不满意的。在一心恢复俄罗斯大国地位的普京看来,在沙俄和前苏联时代构成俄罗斯腹地两要素、既是重工业又是农业基地的乌克兰,对俄罗斯的复兴是不可或缺的,将乌克兰重新纳入俄罗斯主导的国际体系中至关重要。

2011年10月3日,普京在《消息报》上发表《欧亚新的一体化计划:未来诞生于今天》文章,提出在俄罗斯、乌克兰、哈萨克斯坦和白俄罗斯等前苏联各国间建立基于关税同盟基础上的“欧亚联盟”,实现以俄罗斯为领头羊的、和欧盟并立的另一个经济共同体,并得到哈萨克斯坦、白俄罗斯等国不同程度的响应。

然而这个“欧亚联盟”中最关键的一环,显然是乌克兰,惟有乌克兰加入这个体系,俄罗斯构建的这个经济共同体,才能形成最起码的自循环(虽然也只能是较初级的,这和前苏联畸形的经济结构有关),为此,俄罗斯曾一度不顾亚努科维奇这个“老朋友”的颜面,不惜动用“天然气大棒”,逼迫乌克兰就范。

然而如前所述,亚努科维奇在国内的政治基础并不稳固,且乌克兰经济自2008年以来已接连经历三次危机,财政赤字接近年GDP5%,经常账户赤字更逼近8%,今年6月到期的美元债券收益率去年底就突破20%,2023年到期国债收益率高达8.56%,5年期信用违约掉期高达720,2014年年度预算至今尚无着落。在这种情况下,俄罗斯借“天然气大棒”高举高打,徒增乌克兰“左顾派”反感,也让并不想把乌克兰经济弄糟的亚努科维奇不敢轻言“右盼”。

去年下半年起,俄罗斯改变策略,转而用经济怀柔战术攻坚。此次亚努科维奇冒险“枪毙”了“左顾”方案,关键在于12月17日第六次俄罗斯-乌克兰国家间委员会会议所宣布的,俄罗斯以150亿美元购买乌克兰政府债券,和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以约1/3折扣的优惠价(从每千立方米395-410美元折扣至 268.5美元,相当于每年为乌克兰节省20亿美元)向乌克兰供应天然气的两个“大礼包”。作为回报,亚努科维奇冻结了和欧盟一体化的进度,并一度传出 “俄罗斯卢布将在乌克兰成为可自由兑换货币”、乌克兰国家银行计划将卢布纳入一级黄金外汇种类的消息。

正如一些分析家所言,这是口难以下咽的嗟来之食。

俄罗斯的“高姿态”和亚努科维奇近乎“城下之盟”的“讨食”风格,令原本就对其亲俄作风不满的反对派愤而走上街头,自去年底至今,乌克兰“左顾”派接二连三地发起反俄、反亚努科维奇的示威,并引发首都基辅的激烈街头冲突,迄今已导致6人死亡,乌克兰社会秩序受到极大破坏。

迫于国内局势,亚努科维奇一方面放低身段,谋求与政治对手和解,甚至不惜在1月28日让亲俄总理阿扎罗夫辞职,表示可让反对派继任;另一方面,他在国内宣布紧急状态,并于2月7日亲赴索契冬奥开幕式现场,再度向普京求援。

然而对于俄罗斯而言,亚努科维奇的出尔反尔是不能接受的:既然亲俄总理下台,那么不妨走着瞧,看看接下来谁当家,这嗟来之食乌克兰不乐意吃,我还不乐意给呢。2月10日,俄罗斯财政部长安东·斯卢亚诺夫日前特别提醒乌克兰,不要忘记即将到期的2.7亿美元天然气债务,并表示“俄罗斯将履行自己的承诺,但前提是乌克兰也这样去做”。

有消息称,俄罗斯已冻结了前述一揽子援助计划的进一步支付,“直到看清下一届乌克兰政府的颜色为止”。很显然,在某种程度上,俄罗斯恢复了昔日的“大棒政策”,想趁热打铁,迫使乌克兰不再“左顾”,专心“右盼”。

“左顾”:远水不解近渴

然而亚努科维奇又何尝真那么排斥“左顾”?

2009年,包括乌克兰在内,6个前苏联加盟共和国和欧盟签署《东部伙伴关系宣言》,内容包括这些国家达到一定标准后可以和欧盟签署《联系协定》,并获准进入欧洲市场,在达到入盟条件后,有资格加入欧盟。

这个计划的出发点,是欧盟对乌克兰等6国提供必要的财政援助,帮助其经济达到欧盟水准,以换取这些国家在经济上纳入欧元区经济体系,成败关键则是一个“钱”字。乌克兰的工业化是在前苏联体系下完成的,苏联解体后转型艰难,欧盟只有付出巨大代价加以援助,才能将乌克兰这个巨大的工业、农业重镇,和俄罗斯以外欧洲面积最大国家包容、消化到统一的市场规则中。

偏偏2009年这一年是欧元区金融危机大爆发的一年,此后欧盟元气大伤,自顾不暇,至今也未能缓过神来,既拿不出乌克兰经济发展所急需的大笔资金援助,又无法在市场回报等问题上,给予乌克兰预期的照顾。

不仅如此,自欧盟和欧元区成立以来,乌克兰(当然还有其它东欧和前苏联加盟共和国)一直视之为解决自身经济转型期困难的楷模,将融入欧元区一体化乃至最终加入欧盟,视作让自身经济脱胎换骨的不二法门。金融风暴和债务危机让乌克兰等国猛然发现,原来加入欧元区和欧盟,也未必就等于进了保险箱,经济和金融照样有崩盘的风险。

如此一来,“右盼派”的基本论点,即“左顾”所能获得的现实回报,远不足以抵消“不右盼”所必然导致的经济风险,就得到更多乌克兰人附和,再加上欧盟始终一副不冷不热的态度,令等米下锅的亚努科维奇最终冒险“右盼”。

如今“右盼”同样弄到一团糟,俄罗斯见事态扩大,又转而回到“大棒路线”,令焦头烂额的亚努科维奇不得不重现“双头鹰”本色:2月11日,乌克兰外交部新闻政策司证实,乌克兰政府同意欧盟外长理事会的部分建议,确认继续推动与欧盟一体化。

然而此举并不能满足“左顾派”业已吊高的胃口,2月9日的示威表明,“左顾派”如今打算乘胜追击,逼迫亚努科维奇同意提前大选,甚至不惜放弃唾手可得的总理职位。

然而“右盼”艰难,“左顾”又何尝容易?

日前爆出的“纽兰粗口事件”,实际上反映了一个现实,即欧盟固然觊觎乌克兰这个大市场,目前却并没有向后者提供摆脱危机所必须的巨额资金和财政援助的能力和意愿,而势力强于欧盟的美国,其在这个问题上的战略重点,是不让乌克兰和俄罗斯接近,但并不打算为此付出代价(希望欧盟出钱出力)。亚努科维奇虽是亲俄派,但去年底的一幕,说到底还是“为五斗米折腰”,如今俄罗斯这五斗嗟来之食固然难以下咽,欧盟有没有、愿不愿拿出那五斗,还难说得很。

更麻烦的是,和事不关己、幸灾乐祸的美国不同,欧盟和乌克兰一样,也要仰赖俄罗斯的天然气供应,因此希望既“消化”乌克兰,又不得罪俄罗斯,如此一来,欧盟的五斗米非但不会爽快给,而且还难免不时要看一看俄罗斯的脸色。这种微妙关系,注定让乌克兰这只“小号双头鹰”,在面对俄罗斯这只“大号双头鹰”时,处境更加尴尬。(陶短房)

[责任编辑:戴韶芬]

标签:俄罗斯 普京 亚努科维奇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评论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