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记得湖北京山的佘祥林吗?那个在油菜花开的时候被抓进去,又在油菜花开的时候被放出来的人——中间差了11年。
    我们都说佘祥林很“幸运”,因为他“杀死”的妻子11年后活着回来了。和佘祥林一样“幸运”有云南警察杜培武、河南农民胥敬祥;比他不幸的有湖南屠夫滕兴善、河北工人聂树斌——以及许许多多不知名的人。
    这一切都是因为“刑讯逼供”,我们可以与它告别了吗?

    有你在,不仅冤假错案频发,更重要的是你让我们对司法的信任感越降越低。我们早就希望和你告别了…

有你在,出现了许多冤假错案

佘祥林因“杀妻”嫌疑被关了十天十夜。审讯人员对他“轮流审问,连打带骂,不让睡觉……趁我迷迷糊糊的时候抱过来一摞子材料,啥也不说就让我在上面签字摁指印,你不摁行吗?”接下来佘祥林被判死刑,后因证据不足被湖北省高院发回重审,又改判有期徒刑15年。结果入狱11年后,“被杀”妻子再现人间,“凶手”丈夫终洗不白之冤… 【详细】


有你在,许多人没被定罪就被“执行了死刑”

2008年8月8日下午,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使用丙种球蛋白致6人死亡案件的犯罪嫌疑人万建国,在南昌市公安局西湖分局审讯室死亡,死亡时全身上下伤痕累累。据事后法院查证,在2008年8月7日晚6时之后的长达17个小时中,万建国遭到两批审讯人员的刑讯逼供,被反身吊挂、电警棍电击和木棍击打等…【详细】


有你在,司法的公信力遭到了伤害

由于侦查技术的原因,也由于长期以来中国刑事诉讼制度的宿疾,刑讯逼供一直是中国刑事诉讼制度中最受诟病的领域。由于刑讯逼供嫌疑永远不能避免,司法系统的基本的公信力将丧失;同时,冤案的概率也将无限上升。今年两会期间,两高的工作报告赞成率最低,不是没有原因的…【详细】


美国警方取证前的“米兰达告诫”

一个23岁名叫恩纳斯托•米兰达(Ernesto Miranda)的无业青年因涉嫌强奸和绑架妇女在亚利桑那州被捕,警官随即对他进行了审讯。由于警官在审讯前没有告诉米兰达有权保持沉默、有权不自证其罪,结果获得的证词被证明无效…【详细】


柏林刑讯逼供受害者恢复中心

柏林刑讯逼供受害者恢复中心其实是三个机构并在一起,BZFO是其中成立最早的一个机构,也是主体机构…【详细】

    如果非法取得的证据依然能够被法院所采用,在办案压力下,刑讯逼供的现象就不会消失…

最初:法律上,禁而未止

我国《刑事诉讼法》第四十三条对刑讯逼供、威胁、引诱等非法的证据收集方法作了禁止性规定;《刑法》规定了刑讯逼供罪、暴力取证罪、非法拘禁罪、虐待被监管人罪等罪名,并规定对这类案件要从重处罚。2006年7月,修订后的《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渎职侵权犯罪案件立案标准的规定》颁布实施,刑讯逼供案、暴力取证案和虐待被监管人案的立案情形都有了详尽规定。但法律一直禁止,行为却一直存在,刑讯逼供的案件依旧屡屡发生… 【详细】


后来:制度上监督,仅是尝试

刑讯逼供屡禁不止 中国首次试点羁押巡视制度。刑讯逼供屡禁不止 中国首次试点羁押巡视制度。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改办常务副主任万春表示,遏制刑讯逼供,一方面要完善改革司法体制内的监督机制,另一方面要探索建立司法体制外的群众监督机制,应该把这两种制度衔接起来发挥合力。但这个制度,还只是试点而已…【详细】


现在:从源头上阻断,任重道远

最高人民检察院最高检副检察长朱孝清日前表示:刑讯逼供所取得的证据不仅将不被采纳,而且检察机关还将对刑讯逼供者立案侦查和追究责任。可以说这次是试图从源头上截断侦查人员刑讯逼供的动力。但它的实现也需要律师在场制度、同步录音制度、建立警察出庭作证制度、口供补强制度等一系列制度的配合,要完全阻断,还任重道远…【详细】


贺卫方:辩冤白谤的机制

现在,聂树斌案件又一次把我们的理冤机制缺陷用事例彰显于世人面前。王书金供述他乃是强奸杀害康某的真凶,并且对现场的指认以及其他情节都丝丝入扣地合乎原来的侦查记录。虽然王书金一再声称自己对于康某之死负责,但是,以追诉犯罪为天职的检察机关对此却置若罔闻…【详细】


拿什么打破刑讯逼供下的非法证据

据中国人民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副主任何家弘教授主持的问卷调查显示,60%的调查对象选择“刑讯逼供”是“最有可能导致被告人作出虚假供述的因素”…【详细】

无疑,政府为终止刑讯逼供现象上做了很多的工作,现在我们又前进了一步。但是在高兴之余,我们的担忧也未完全消失…

“被逼破案”思维下,刑讯逼供能否消失?

办案有指标,难免不逼供

破案任务的量化规定和政绩思维的根深蒂固很可能让“不采纳证据”成为一纸空文。公安机关有一种刑侦目标叫作命案必破。“命案必破”首先是一种上级任务,其次是一种政绩思维,在所谓的工作压力之下,谁又能保证工作人员不实行刑讯逼供下的证据?【详细】


“口供情节”依然,刑讯逼供可能禁而不止

重口供轻证据,怎能不逼供

司法人员在办案中偏爱口供,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侦查人员没有口供不结案,检察人员没有口供不起诉,审判人员没有口供不判案等情况屡见不鲜。而以口供为“证据之王”的诉讼制度必然导致刑讯逼供的泛滥。所以要终结刑讯逼供,就要警惕在办案过程中的“口供依赖症”…【详细】


谁来证明刑讯逼供是否存在呢?

刑讯逼供了,谁来做证明?

最高法院的司法解释只是规定:“凡经查证确实属于采用刑讯逼供或者威胁、引诱、欺骗等非法的方法取得的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被告人供述,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也就是说,目前的规定只是排除非法获得的言词证据,因此,要排除非法获得的实物证据,以及通过非法证据获得的线索搜集的证据,就需要最高检出台规定时拿出足够的勇气来…【详细】

调查

1.你身边有人经历过刑讯逼供吗?
没有
2.如果一个你明知有罪的人可能被无罪释放,你是否赞成对他刑讯逼供?
赞成
不赞成
我再想想
3.你觉得本期专题质量如何?
很好
一般
很差
用户信息  
年龄  
学历  
 

佘祥林是冤枉的;杜培武是冤枉的;胥敬祥是冤枉的;滕兴善是冤枉的;聂树斌是冤枉的……我们不能冤枉好人,所以我们必须反对刑讯逼供。
    但是,如果你明知某人有罪,他就是不承认,他不承认就会被无罪释放,这时候你还会反对刑讯逼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