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迷恋王帅
他只是个传说

157

2009.12.29

 
 

近日,灵宝案主角王帅“维权成本太高,今后再也不反映问题了”的无奈证明,昔日的舆论英雄王帅仅仅是一个让大家欢呼片刻的传说。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究其根本,我们认为是权力“犯规”的成本太低而维权成本过高,让个体维权者身陷“孤岛”。

 
 

邮件订阅 rss订阅 进入评论首页

王帅缔造了一个网络监督的典范

有一天,他路见老家不平事,上网发帖相助,批评灵宝市政府非法征地,从此成就了一个网络舆论监督的案例…

一介网民的他批评市政府非法征地遭羁押

本来王帅和你我一样,也只是一个普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他“默默工作,挣钱养家,期待早日买上房子,结婚,过幸福安稳的日子。”但是有一天,他和你一样,路见老家不平事,上网发帖相助,批评灵宝市政府非法征地。结果,被灵宝市警方千里迢迢到上海去抓捕他,并囚禁了八天…

 

 王帅因言获罪引发社会舆论关注

王帅并非一个人在抗争、在监督,“王帅”成为抽象和普遍权利的代表和象征。王帅的遭遇,引起了全社会的关注,一个人的监督也就变成了公共监督。因此,在全国民意和灵宝公权的博弈中,灵宝某些权力部门的做法就显得法理难容了。在民意的推升下,“王帅帖案”得以平反昭雪…

 

在强大的舆论压力下王帅获得“平反”

河南省副省长、公安厅厅长秦玉海在做客人民网时,介绍河南三门峡公安局已经对灵宝帖案作出了撤案处理,对发帖人王帅进行了国家赔偿。这个事情暴露出公安机关随意执法的问题,具有一定的普遍性。秦玉海对网民监督表示感谢,并就此事向公众致歉。王帅在上海得知这一消息后,向记者表示:“感谢河南省公安厅厅长对我的‘平反’。”…

 

聚焦灵宝案

青年发帖举报家乡违法征地遭跨省追捕

3月6日到3月13日,在上海和河南灵宝看守所,他度过了人生中最难熬的8天。“我到现在也想不通,在网上发一篇帖子,又没对哪个人指名道姓,怎么就算‘诽谤’了?”王帅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详细]

“王帅案”续:河南副省长向王帅道歉

2009年4月16日,因媒体和公众对“王帅案”的高度关注。河南省副省长、公安厅厅长秦玉海受河南省委省政府的委托,向因举报灵宝违法征地,遭到河南警方跨省追捕的河南青年王帅及家属赔礼道歉。秦玉海称,三门峡公安局已经对这起案件作出了撤案处理,对发帖人王帅进行了国家赔偿… [详细]

但“英雄”王帅仅仅是一个传说

灵宝案的结局让王帅成了网络监督中的传奇人物,然而事实证明王帅不是传奇,只是个传说而已…

灵宝案的民意胜利十分短暂

“灵宝诽谤案”曾被视为是今年一次典型的民意胜利。河南灵宝青年王帅在网上发帖,举报当地政府违法征用土地,结果被灵宝警方以涉嫌诽谤罪跨省逮捕并拘留。在民意围堵之下,河南省公安厅厅长道歉,灵宝市公安局撤案并向王帅道歉,给予其国家赔偿。然而所谓的民意胜利不过是短暂的,而为这种“民意胜利”支付的代价又实在“太大了”。

 

灵宝政府的健忘证明了王帅的最终失败

就灵宝政府现在的状态而言,他们早就忘记了“王帅发贴案”所造成的消极影响了。据王帅反映,灵宝市政府虽然已放弃了建设五帝工业园区的计划,可是,当地政府对退还的土地仅仅进行了每亩300元的一次性补偿。显然,在王帅及灵宝居民的眼里,王帅还是最终战败了。这才是最打击王帅信心的关键所在…

 

村民的埋怨也证明了王帅的最终失败

没有多少人知道,在网络上风光无限的王帅,跌落现实后竟是如此困顿的境遇。灵宝县政府虽然退还了征用的土地,但由于赔偿款过低,村民中有人开始埋怨王帅和他的家人“多事儿”。不得已,王帅只能为了争取一点赔偿款在相关部门间四处奔波,至今无果。更让人感到悲凉的是,事件发生后,王帅就丢了工作,找工作的过程又因为曾被“拘留”而屡遭拒绝…

 

无法就业更有力地证明了王帅的最终失败

河南青年王帅,在舆论的眼中,无疑是一个很是优秀的公民,毕竟,在众多惯于忍受的人们那里,他为权利而斗争的精神,值得每一个人尊重。从这点而言,王帅无疑是个成功者,因为他让公众知道了什么是公民;但是,就“被拘”之后的遭遇看,他无疑是一个“失败者”——一次次地被公司录用,但却找不到肯让自己上班的公司…

 

精彩评论

船涛:王帅的“不再反映问题”与胆怯无关

如果成本过高,而“跨省追捕”及拘禁一周给自己精神、工作带来了极大的压力,每个人都会对“反映问题”望而却步的。因此,我们不能因为王帅“不反映问题”了,就去责怪他什么,相反,我们还要进一步追问,是什么让英雄王帅变成了平常的王帅?

陈方:社会的成长绕不开“王帅”这条河

这就是我们必须要正视的现实,小人物若想做一个合格的公民,道路何其艰难!从某种意义上讲,“王帅”就是一条河,他所逾越的每一座暗礁都是中国公民社会成长史中不能忽视的章节…

李晓亮:王帅的实话让社会陷入尴尬与悲哀

王帅一句话,让我们整个社会感到莫名尴尬与悲哀的现实语境。不亦悲乎!王帅和孙中界、张海超、唐福珍等“身体维权者”一同入选年度人物。但我们又怎好意思向这些为生活而奔波、为权利而斗争,悲情践行权利运动的维权者致敬和道谢?

司振龙:救赎者王帅需要社会救赎

还记得那首德国著名的诗歌吗?“最先逮捕共产党员,我没有抗议。随后他们逮捕犹太人,我没有抗议……最后他们逮捕我,已经没剩下几个人起来抗议了。”——用在这里好像很合适。

迷恋王帅的传奇不如防止传说发生

其实想王帅这样因仗义执言而身陷囹圄的人不少,但阻止类似传说再次发生的制度却总未能建立

类似王帅的传说已经演绎过很多次

王帅是孤独的,但他的遭遇不是孤独的。这些正义的举报者遭遇不幸之痛,可谓多矣。比如,中国矿业大学的副教授王培荣,在网络上不屈不挠地揭发“全国最荒淫无耻的区委书记”董锋,结果命运因之发生了转弯,他勉强赢得了举报者的胜利,却遭遇到变相或直接的打击报复。难怪有人感叹,在中国,做个举报者很可能没有好下场。

 

终止传说必先厘清公民的维权成本和政府的犯罪成本

对于政府而言,法不规定即为禁止;对于公民而言,法不禁止即为自由。也就是说在“反映问题”方面,王帅仍然是自由的。另外,近日人大还通过了《侵权责任法》,对于保护公民的权利而言,这显然是一种进步。可是,这并不是保护公民权利的最终结果,之于公民的维权成本、之于政府的犯罪成本,都必须应该有更为明确的厘清。只有这样,王帅式的英雄才会出现的更多…

 

调查

1.对于王帅因仗义执言四处碰壁,你感到
同情
愤怒
漠视
没感觉
2.你觉得本期专题质量如何?
很好,将继续关注下一期
一般,希望做得更好
很烂,都不好意思说
 
   

索尔仁尼琴说:“一句真话的重量比整个世界还要重。”然而这句话在这里却和它的实践者王帅一样成为了传说。

   
 

凤凰网资讯中心 | 编辑:子虚周
凤凰网原创专题,欢迎转载,但需注明出处。

 
往期自由谈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