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陈楚洁:洪仲丘案,台湾媒体缘何热衷持续报道?

2013年08月08日 09:00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陈楚洁

7月初,台湾一义务兵下士洪仲丘于退伍前夕,因携带具有拍照功能的移动电话和M P3随身听,违反军队资讯安全保密规定,遭到关禁闭实施“悔过”处分,并在高温下疑遭高强度操练而死亡。7月4日,在洪仲丘家属出面控诉下,媒体开始披露此事,洪仲丘的战友也纷纷向媒体爆内幕,各方舆论开始抨击台湾军方,延烧逾一个月,终促成有约25万人参加的悼念和示威请愿运动。

一个普通士兵的死亡事件,为何会酿成超20万人的示威游行和请愿运动,闹得“国防部长”请辞,“总统”致歉?论者多指台湾民众对于洪仲丘被凌辱致死的感同身受,因而声援洪家。知名评论家南方朔指出,“台湾军方滥权、恶整义务役小兵之事已极为平常。在台湾服兵役,早已不是光荣的事,而是相当危险的事。正是这种集体情绪,人们遂对洪仲丘被活活整死案那么的感同身受。”

当然,感同身受之说仍无法完整解释为何台湾媒体持续一个多月关注洪仲丘案。按照以往的经验,新闻媒体只会对社会热点保持数天的热度。近年更由于某媒体的进入而掀起竞相煽色腥的低俗之潮,可谓让人心痛。传媒变得只关注娱乐八卦、政治闹剧、丑闻隐私等黑暗面,俨然已成为“社会公害”。

那么,为何这一次台湾媒体舍得投入这么多篇幅和时间对此案持续报道?是传媒乱象改善了吗?是媒体改变以往的报道趣味和行为路径了吗?恐怕不然。在我看来,除了感同身受之外,还应当有如下三个原因。

其一,台湾防务部门应对失当连连,民众对其诚意和诚信产生严重怀疑,使其陷入了被动局面。事件一开始,台湾军方试图掩盖真相,且根据他们的习惯,认为一个下士兵的死并非什么大事,以为新闻热度闹几天就会消退。军方所开具的洪仲丘的死亡证明更是数易其说,从“意外死亡”到“他杀”,有始乱终弃之嫌。民众质疑真相迟迟未得到完整呈现,而军方却又意图通过将洪仲丘由下士追赠为中士以及对洪家施以巨额赔偿来安抚洪家。民众对于真相和人权的诉求使得军方陷入一轮又一轮的被动,即便是“国防部长”辞职也无法挽救。

其二,台湾政治精英之间出现裂隙,为媒体造势创造机会空间。这种裂隙存在于军方与“总统”、地方官员以及“立法委员”之间。当政治精英阶层的共识出现分裂时,媒体就会抓住机会挑战官方议程。在此案上,首先领导人马英九需要打造亲民形象,挽救民众对其个人及其政府的满意度颓势,因而必定在压力增大时向军方施压,且此案还可能影响到台湾募兵制的推出。其次,深谙媒体需要的“立法委员”们也会借机作秀,通过质询军方来为自身积累曝光率;此外,地方官员也要考虑当地选民意见。舆论的积极介入与政治精英阶层的裂隙是相互作用的。舆论压力导致台湾政坛和军方内部掀起极大震动,“国防部长”及数十名军方人士遭惩处或异动,“总统”马英九和“行政院长”也不得不多次表态。案发后,有多名“立委”更发起严词质询。而洪仲丘家乡台中市长胡志强则选择“站在家属这一边”,认为政府需要成立“专案小组”,由公正第三方参与。种种因素,使得军方成为众矢之的,也给传媒制造了空间。

其三,还是得回到媒体行为的主导性逻辑上来审视此案的新闻报道。实际上,报道洪仲丘案符合媒介市场竞争的需要。媒体对于一个事件的竞相报道,会形成议程的共鸣,分割观众对于其他议题的注意力。据观察,由于洪案发酵,年轻人关注义务兵役问题,导致娱乐节目和偶像剧收视率下滑。因此,无论从迎合主流民意还是从市场竞争考虑,媒体报道洪案是名利双收。当然,在此过程中也存在为政府说话的“异见者”。同时,媒体在无法获得案件新证据的情况下,靠臆测、观众爆料和政治谩骂而吸引眼球之举仍然可见,又一次为了追求收视率而牺牲专业伦理。

[责任编辑:魏巍] 标签:洪仲丘 台湾军方 台湾防务
打印转发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