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澳报:揭秘台湾绿营智库的由盛而式微
2009年12月30日 07:59中国新闻网 】 【打印共有评论0

中新网12月29日电 澳门《新华澳报》29日刊文,分析台湾绿营智库的发展现状及影响。文章说,近20年来,岛内绿营智库纷纷成立。民进党上台后,其势力更是急剧膨胀。民进党下台后,由于资源减少,派系内斗不断,不少绿营智库影响力渐趋式微。

文章摘编如下:

近20年来,岛内绿营智库纷纷成立。民进党上台后,其势力更是急剧膨胀。绿营智库为泛绿势力鼓噪“台独”理念、对抗蓝营发展、破坏两岸和平,提供政策建言和政治论述,对岛内政局和两岸关系发展产生一定影响。民进党下台后,由于资源减少,派系内斗不断,不少绿营智库影响力渐趋式微。

绿营智库的类型

绿营智库可分为“党政型智库”、学者型智库、专业型智库、“运动型智库”及以泛绿媒体为代表的“另类智库”。

“党政型智库”与政党、派系或个别“政治天王”关系密切,具有浓厚的政治色彩。前当局“经建会主委”陈博志任董事长的“台湾智库”、民进党新系大老吴乃仁任理事长的“台湾新社会智库”、吕秀莲“御用智囊团”“台湾GO GO GO办公室”,前“行政院长”游锡堃创办的“台湾管理学会”、陈水扁创办的“凯达格兰学校”及李登辉创办的“群策会”等,就是典型的“党政型智库”。

学者型智库通过各类学术交流活动鼓吹“台独”理念,具有较强隐蔽性。2001年重组的“台湾新世纪文教基金会”,“急独”分子彭明敏于1994年创立的“彭明敏文教基金会”,就是此类智库代表。

专业型智库以研究专业领域对策为主,智库成员在绿营上台时颇受重用。培养岛内众多重量级政治人物的所谓“‘国策’研究院”,成立于1994年的“台湾综合研究院”,是此类智库的代表。

“运动型智库”具有较强民间自发性,成员结构复杂,擅以街头运动鼓吹“台独”理念。其中,成立于2000年的“台湾社”,标榜为“政治民主”奋斗的“台湾教授学会”及由“台独”组织“手护台湾大联盟”演变而来的所谓“台湾‘国家’联盟”,是“台独”活动较为频繁的“运动型智库”。

“另类智库”多数在2008年“二次政党轮替”后成立,借助媒体力量宣扬台独”理念,攻击蓝营施政。吕秀莲一手操办的玉山媒体集团、前民进党主席谢长廷成立的“台湾维新基金会”、“急独”分子辜宽敏成立的“绿色逗阵工作室”、前民进党“立委”罗文嘉创办的“二次党外论坛”,是典型的“另类智库”。

绿营智库的特点

“台独”色彩浓厚是绿营智库的根本属性。其一,智库领导层由“台独”分子把持。李登辉、陈水扁、吕秀莲、游锡堃等分别创立智库;“凯达格兰学校”先后由老牌“台独”分子陈师孟、李鸿禧任校长,“国策研究院”由前“台联党”主席黄主文任院长,“台湾智库”延揽东吴大学政治系主任罗致政任董事、“台湾GO GO GO办公室”由台北大学教授王涂发任董事长。

其二,智库在研究层面鼓吹“台独”理念。绿营智库鼓噪“台独”言论,攻击马当局“亲中卖台”、“牺牲台湾‘主权’”,并极力攻击马英九的两岸开放政策,破坏两岸关系和平发展。

其三,大部分绿营智库接受泛绿财团资助。“台湾智库”接受仁宝集团、日盛集团等资助,“台湾管理学会”背后则有富邦产险、台新银行等泛绿企业力挺。

成员分布广泛是绿营智库的另一个重要特征。除了具有岛内当局、政党背景的“党政型智库”,绿营智库在岛内各社会阶层皆有布局。以“台湾社”为代表的“运动型智库”,其成员以医生、律师、企业白领等中产阶级为主,“彭明敏文教基金会”、“台湾教授学会”等则由学者组成,代表岛内部分教育界的声音。另外,如玉山媒体集团、“台湾维新基金会”等占据传媒阵地。

绿营智库急剧膨胀原因

绿营智库急剧膨胀与民进党掌握“执政”资源、蓝绿对抗升级等因素密不可分。

首先,民进党掌握“执政”资源,为绿营智库急剧膨胀提供了丰厚的土壤。民进党内各派系“天王”借执政之机扩充势力,游锡堃的“台湾管理学会”、吕秀莲的“台湾GO GO GO办公室”等纷纷成立。另一方面,民进党为“稳定执政”、“长期执政”,大举扩张智库,培植人才,提供政策建言。2003年成立的“凯达格兰学校”曾被视为民进党“党校”,诸多学员均担任要职。“台湾经济研究院”为民进党当局输送了不少财经人才,前院长吴荣义曾出任“行政院副院长”。

其次,为对抗蓝营急需智库提供政治论述。民进党上台后,为挤压蓝营生存空间,摆脱泛蓝势力对陈水扁当局的强力制衡,绿营对智库政策建言的需求极为迫切。包括“台湾社”、“台湾管理学会”在内的大部分绿营智库都在这一时期创建。民进党下台后,绿营则以智库为阵地,凝聚前政务官、中生代,网罗人才,加强政策论述,攻击蓝营施政,为东山再起做准备。2008年政党轮替后成立的“绿色逗阵工作室”、“二次党外论坛”等泛绿智库抹黑马当局政策,谢长廷透过“台湾维新基金会”发挣“养才”功能,力拼明年的“直辖”市长选战。

再次,绿营为推行“台独”、对抗大陆政策,必须倚重智库建言。民进党上台后,大陆持续释放缓和两岸关系的善意及对台利好政策,加大了民进党调整大陆政策的压力。绿营大规模扩张智库,借助智库的政策建言,为其“台独”施政出谋划策。如“台湾综合研究院”成立负责“国际关系与战略”的第四所,为陈水扁当局的“金援外交”、“烽火外交”极力背书。2008年绿营成立“台湾新社会智库”,延揽前“陆委会副主委”邱太三、前“国安会咨询委员”陈文政等曾经负责两岸事务的资深人士,规划民进党的两岸政策论述,因应两岸关系发展新形势。

绿营智库的影响

绿营智库对岛内民意、蓝营施政及两岸关系和平发展造成负面影响。

首先,绿营智库的报告言论助长“台独”民意。绿营智库在陈水扁当局支持下,大力鼓吹“台独”理念,煽动“台湾主体意识”、“悲情意识”,弱化部分民众的“中国认同”,导致“台独”意识恶性膨胀。

其次,绿营智库的政策建言一定程度上干扰了马当局的施政效率。为求2012年“大选”获胜,绿营智库充当民进党杯葛马当局施政的“幕后推手”,甚至是“马前卒”,一方面发动街头抗议运动,另一方面借助绿营媒体,主导“打马”议题。“台湾管理学会”曾发文抵制马英九提出的“三都十五县”行政区划方案。在日前的“美牛事件”中,“台湾维新基金会”等绿营智库夸大进口美国牛肉的危害,引发民众恐慌,给马当局施政增添了不少麻烦。

再次,绿营智库的“台独”鼓噪,给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制造了一些障碍。绿营智库的研究报告夸大两岸经济架构协议(ECFA)对岛内经济的冲击,歪曲ECFA是“统战协议”,引起不少岛内民众的误解。同时,其歪曲宣传还大大增加了两岸达成和平协议的难度。

岛内“二次政党轮替”后,民进党丧失“执政”资源,加之内斗加剧,不少绿营智库影响趋于武微。在台当局担任要职的绿营智库学者亦随着陈水扁下台被撤换,部分智库的影响力随之减弱。同时,绿营智库受民进党派系操控,而派系斗争的加剧大大削弱了智库的影响力。(吕存诚)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吕存诚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