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过铁杆扁迷看台湾政治如何消弭公民精神
2009年10月10日 07:29华商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韩福东

10月8日,台湾高院重开羁押庭,再度确认延押陈水扁。9日,扁案二审开庭,这个话题在台湾还要发酵相当长时日。我对那些铁杆的扁迷很有兴趣。陈水扁二审羁押庭开庭的那天上午,我赶去台湾高院时,沿路已经站满了警察,警戒线后的树干上,被扁迷贴上一审法官蔡守训的头像,旁边写有批判性言辞,有的图像上双眼亦被剜掉。

在中午抽签确定二审合议庭的审判长是邓振球之后,坊间推测,此次阿扁获释可能性增大。邓振球有“人权法官”之称,不仅此前撤销过台北地院蔡守训合议庭的羁押陈水扁裁定,还多次将一审判决有罪的重大案件改判无罪。当晚,羁押庭结束,尚未公布最终结果的时候,扁迷们聚在台湾高院门口,高呼的口号之一是“法官大人,释放阿扁”。相较于蔡守训,他们对邓振球“大人”明显客气多了。但当内心的期待破空,阿扁延押的消息传出后,他们群情激动,如丧考妣,有人哭,有人骂。有人躺在路中央,被警察抬到路边后,就声嘶力竭指着警察的鼻子骂人,有人向警察甩鸡蛋,还好没有发生严重的肢体冲突。

他们多是衣着朴素的公民,似都处于社会的中下层。看他们涨红脸慷慨激昂的表演,我内心有一种悲哀的感觉。我与个别民进党中央的部长也有过接触,感觉还好,但当他们坐在记者会的发布现场,开始声色俱厉地释放政治语言时,就好像完全换了另外一个人。看到“立法院”中像泼妇骂街一样质询的“立委”,或者掴巴掌、扔鞋子的全武行,我也深感不适。那些生活日用中的美德甚至基本的礼仪,是如何在政治对抗中消弭的?这是政治的异化作用么?

以那些挺扁的民众为例,阿扁被延押的理由是否成立,当然可以讨论。在台湾,出于保障人权的考虑,三审定谳之前,要尽可能不将犯罪嫌疑人羁押。但五年以上重罪,释放的可能性比较小,要看法官的心证,至于一审被判无期徒刑者,还没有被释放的先例。阿扁是在“总统”任内涉案的,贪腐证据似也已经很确凿,那些扁迷凭什么认定阿扁无罪,并完全是受政治迫害呢?没有是非,只有立场,如果这样一种监督制衡的力量成为主流价值,那对这个社会是福是祸?泰国红衫军与黄衫军轮番登场的乱象,或许可以给予我们另一种镜鉴。

我们平日常说提倡公民精神。政治参与,权力监督,不服从,伸张权利与自由……所有这些,那些挺扁的民众似乎一样也不缺,他们基本也是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表达立场的。但这种政治狂热真的值得赞美么?我在高院门口遇到TVBS的一位摄影记者,他在去年陈云林访台期间,被抗议的民众围殴至脑震荡 (因TVBS亲国民党,所以被绿营民众迁怒)。去年底,台湾南投一个经常嚷着要去救阿扁的退休高职教师刘柏烟,因为反对国民党的两岸政策,而在台北市自由广场自焚身亡。这是不是一种异化理念熏陶下的牺牲品?

很多人热衷于谈儒家社会的异化,但事实上,任何一种理论都有异化的可能性。陈丹青曾经在《南方周末》上刊发过一篇文章 《日常的台湾》:“所谓‘温良恭俭让’,现代的说法叫做‘公德’,也近于如今大陆常说的所谓‘底线’。倘若温良恭俭让被养成集体的习性,日常生活便不至于荒败。……我不关心台湾曾经戒严与解严,也不关心那里如今实行的是真民主还是假民主,以我的阅历和记忆,民主实现之日并非太平世界,一如革命成功之时,世道尤为难测。我在乎人群的德行,社会的日常,普遍是在底线之上还是底线之下。”说得非常好。但我感觉,台湾的政治现实正让这种“公德”慢慢流失。在倡导公民精神的同时,我们真的要提防它的可能异化。(韩福东 南方都市报记者 原题:扁案,公民精神与政治狂热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 韩福东   编辑: 张恒
更多新闻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热点图片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