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谈

521
2011.12.22

导语:这是一场迟来的审判,中国球迷已经为此等待了两年三个月。当一个个熟悉的名字却伴随着略显陌生的面孔出现在镜头前时,相信所有关心中国足球的人依然会唏嘘不已。八百多天的等待只是开始并非结束,这场审判也让中国球迷有了更多的期盼与疑问。[体育专题:中国足坛大地震] [网友评论]

谢亚龙

反赌案首日对庭审进行了很长时间直播报道的央视新闻频道,在第二天却瞬间“哑声”。

报道反赌案令某些方面感不适,大力度直播被禁

12月19日央视新闻频道从8时20分左右就开始对张建强的庭审进行报道,在每个时段的节目中都对庭审有部分的直播,全国人民也通过央视观看了张建强认罪的过程。然而12月20日,央视从一早的节目中,一直在连续播放国内外其他消息,反赌案的庭审似乎被他们“遗忘”了。

据央视的记者介绍,央视12月20日没有被允许进行直播。主要原因是第一天的报道力度空前,可能在某些报道的措辞和力度上令某些方面感到不太合适,所以虽然20日上午的庭审中,4家中央级媒体仍然被允许进入法庭旁听,但是已经不再允许他们对庭审进行现场直播。[详细]

庭审为何不能更透明,别拿法庭小当借口

在反赌案庭审现场,只有几个中央级媒体进入其中。有趣的,虽是足球腐败案,但足球记者都在外面,司法或社会记者在里面。于是,很多人比较郁闷,难道就不能更开放一些?铁岭的法院可能有话要说:我们的法庭座位太少,只有四十多个。记者十多个坐位,不少了!否则家属们都坐哪儿?其实,只需动动脑筋,办法就会有的。比如,利用摄像系统,在隔壁开个分会场,让大家旁听,既公开了,又省了座位,多好啊!为啥要看或听庭审?不是为八卦,而是只有看或听了,才知足坛曾有的潜规则如何运行,今后才可防范与监督。[详细]

反赌案 记者

2011年12月19日,足球反赌案在辽宁省铁岭市开审,铁岭法院门口云集了超过100名记者,一饭店老板感叹:“中国足球队员,如果有记者这样的敬业精神,早就冲出中国,走上世界了。”

截止到12月21日,已有超过10支俱乐部涉嫌假球和行贿,它们又是否应该受到罚分甚至降级的处罚呢?

总局暗示涉假球队不降级,广州、成都吃了哑巴亏

足协的一位工作人员说:“按照目前这个审理的状况,中超、中甲所有球队都会被牵扯进去,就是这几天的事,谁敢说自己是绝对干净的?没有!所以,足协也不会有什么特别严厉的处罚措施,估计就是扣分和罚款,至于降级,那样影响就大了,不会走到那一步的。”根据记者的了解,“明年的中超联赛将按部就班进行,不会有俱乐部因此而被处以极刑”已经成为了体育总局高层的共识。

而在2010年2月,中国足协曾对涉及假球案的广州医药、成都谢菲联进行了降级的处罚,青岛海利丰则直接被取消了联赛注册资格并罚款20万元;而在2001年震撼全国的“甲B五鼠”事件中,当时的四川绵阳队被取消参加2002年全国足球甲级联赛的资格,降为乙级。在一年前受到处罚的广州、成都两队无疑是吃了个“哑巴亏”。[详细]

意大利电话门,尤文降级、AC米兰扣分,涉假球队均受罚

而在震撼世界的2006年意大利“电话门”事件中,打假球、操控裁判的尤文图斯队被剥夺两个联赛冠军、新赛季降入乙级被扣除30个联赛积分;AC米兰、拉齐奥、佛罗伦萨三个俱乐部分别在新赛季被扣除8分、11分和19分。

可以说意大利的“电话门”事件的发生以及最后的处罚结果,也给中国足球这次的反赌案件提供了借鉴。目前在案情公告被公布出来后,涉案的官员和裁判员基本上对于收受部分俱乐部好处的行为都供认不讳。此前总局高层多次强调,不管涉及到哪家俱乐部,只要涉及到不正当交易,肯定要处罚。[详细]

该罚不罚该降不降,法不责众噩梦只会重演

按照《中国足协纪律准则及处罚办法(试行)》中的规定,任何俱乐部代表自己或第三方,向比赛官员、运动员、俱乐部提供许诺或不正当利益都将遭到相关处罚,俱乐部降级,参与官员和球员剥夺从业资格。去年,修订后的《纪律准则及处罚办法》又明确指出,俱乐部参与赌博、贿赂将不受追罚时限的“保护”。

白岩松对涉假球队不降级坚决持反对意见,他说:“有人表示,这么多球队都有问题,联赛怎么办?我认为,如果行贿事实被确认,牺牲明年的联赛有何不可,因为这样高强度的矫正,可以换来十年、二十年的干净联赛,但是如果轻易放过他们,强调法不责众,那明年的联赛根本没意义,一切还将卷土重来,我们会成为历史的罪人。”[详细]

AC米兰打假球

意大利豪门AC米兰曾两次因为打假球受到处罚,第一次是在1979-1980赛季被降入乙级;第二次则是在“电话门”事件中受到了罚分的处罚。

一个巴掌拍不响,有受贿必然有行贿。而除了司法审判外,对于行贿者是否也应当禁止他在从事足球工作呢?

职业球员、教练涉假,能否终身禁赛或取消从业资格?

据原国足领队蔚少辉透露,2009年他去参加亚泰队队长杜震宇的婚礼,婚礼完了以后和闫峰见面,临走的时候给闫峰留蔚少辉一张卡,里面有10万块钱。此外,蔚少辉多次利用职务之便,收受球员、俱乐部等给予的行贿。

此外王宝山、贾秀全等人也被指控行贿。虽然有消息称向蔚少辉行贿的并非仅仅闫峰一人,但闫峰是目前唯一被披露的名字。如今东窗事发,闫峰是否会被终身禁赛,王宝山和贾秀全是否会被终身禁止从事足球的工作,目前还都不得而知。[详细]

韩国经验:10名涉假球员被永久逐出K联盟

韩国职业足球联盟在今年6月召开新闻发布会,对参加胜负操作的金东炫等10名职业球员,做出了永久性剥夺在K联赛参赛资格及终身丧失在K联赛中担当职务资格的惩罚。而这部分球员在大韩足球协会也将受到同样处罚。K联赛联盟委员长郭永哲表示:“对于与这次假球案相关联的10名职业球员,不分参与程度,要整体从韩国足球界中完全清除。不仅要把其在K联赛中的从业资格彻底剥夺, 还建议大韩足球协会采取措施,让这些球员在韩国足球圈永无立足之地 。”[详细]

莫吉

2006年“电话门”事件中被曝光操纵比赛的前尤文图斯总经理莫吉在当时就被意大利体育法庭判决禁止从事足球相关活动5年,在今年11月那不勒斯地方法庭判处莫吉5年4个月的有期徒刑。

1999年、2001年、2003年……中国球迷早已习惯一次又一次的打击假球,也更习惯不久之后假球的沉渣泛起。

“风暴式”打击难有成效

1999年臭名昭著的“渝沈之战”改变了那一年的甲A联赛,在事后足协认定这场比赛为假球,并对两队各罚款40万元,但是却没有在成绩上有任何的动作。花钱就能平事儿,假球只会更加汹涌的到来。2001年的“甲B五鼠”事件就是在这一背景下诞生,中国足协出手重罚,但俱乐部更多的只是受到了经济处罚,反而是球员成了其罪羊。

说道替罪羊,不得不提一个人——龚建平。8年前国际级足球裁判龚建平被法院以“受贿罪”判处10年有期徒刑,可以算作司法介入中国足球取得“初步胜利”的话。事实上,正是龚建平一案在审讯初始阶段的草率,使得中国足球的“假赌黑贪”愈发泛滥——贪官与“黑哨”借龚建平独自获罪而一起脱身。2004年龚建平病逝后,其家属在追悼会上含泪喊出“我会为你报仇”。那之后,中国足球的恶劣环境也没有丝毫好转,“黑哨”、“红哨”、“金哨”们在绿茵场上的表演更加肆无忌惮。[详细]

圈内最开放、最透明的足协为何仍爆惊人贪腐?

按理说,中国体育甚至所有中国官方机构里最开放、最透明的部门了。很少会有那个官员无论走到哪里都成为媒体聚焦的对象,但足协掌门人却不同。然后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国足球依然爆出贪腐案,只能说中国足协的监督机制真的出问题了。张建强谈及受贿过程时承认:“没有监管,个人面对诱惑时很难把控,这就是一个现实。没有道德、没有规范、没有制度、没有制约、没有监督……”

整个中国足球的体制和运营机制从根本上是有问题的。比如规定谁是主场谁来接待本场裁判,这本身就给裁判员行贿受贿留下了非常大的空间。有些事情如果不从根本上解决,判了一拨后,下一拨还会产生。整个社会的道德底线被突破了,原来都是守规矩的,不守规矩我就揭发你,进行监督,现在是你不守规矩,我也不守规矩。[详细]

足坛反腐是社会镜子,不监管还会出新南勇、谢亚龙

韩乔生认为“足球是社会的一个缩影,是社会的一面镜子”。表面上看是足球界对足球领域的假球黑哨的直接的审判,实际上,恰恰是通过足球这块镜子,在给社会各界上一场生动的现实教育课。 对于中国足球来讲,到了今天重症的程度,如果当年能多挖出一些龚建平,当年如果早些对足球一些,掌握不利的一些主要负责同志给予严厉鞭挞,进行至少行政上、法律上这种警告,警钟长鸣的话,不至于中国足球发展到今天。

现在有人认为中国足球出现拐点,拐点并不是简单的俱乐部成绩,或者观众被忽悠上球场的表象,那要这样说的,在97、98、99,球市也是很好,足球层面上来看,各个俱乐部里面如果不吸取教训,再过七八年以后,又是一批谢亚龙,又是一批南勇进去了。所以首先从法律层面上来讲,应该严格立法,加强监督,加强管理,绝不够放任。[详细]

龚建平

8年前国际级足球裁判龚建平被法院以“受贿罪”判处10年有期徒刑,那一次的足坛打黑也只不过打了龚建平一个人,2004年龚建平病逝后,其家属在追悼会上含泪喊出“我会为你报仇”。

2003年的“龚建平案”是司法介入足球的开始,却戛然而止;2011年的这个冬天,司法的审判能否打破中国足球这个自治堡垒?

中国足球乃至中国体育早已习惯“自监自管”

事实上,中国足球管理体制并非全无约束、监督机制,张、谢、南、杨等人本身,就曾掌管监督制约的“利器”,担任联赛、裁判、人事等关键领域的要职,然而他们非但未利用这些职务纠正积弊、净化氛围,反倒借机为自己大开方便之门,从而玷污和拖累了整个足球界。

仅仅靠中国足协的自律和自治显然不能避免中国足球假赌黑的沉渣泛起。没有了公安部门的长期参与,干净了一两年的联赛很难长期洁身自好。投入越大,利益越大,风险也越大,保不齐会有人铤而走险、干出违法勾当。公安部门的积极性也决不能依靠高层行政命令,没有必要的资金保障,就没有人愿意长期免费监督中国足球。所以,设计出合理的监督机制才是在新赛季开始前中国足球的当务之急。[详细]

不打破足协“自治”,中国足球将无路可走

中国足球曾多次开中国体育之先河,职业化、体制改革等等都是第一个吃螃蟹的行业,这一次司法的深度介入也是在体育圈内“先天下而为之”。长期以来,体育基本上是内部自治,只有个别的如龚建平案进入司法程序。而这次审判,打破了体育圈长期“自治”、用内部规则解决问题的局面,对体育的改革、进步和发展,以及体育法制化是有好处的。

西方对体育行规和司法管辖的界限比中国明晰。什么问题属于行业自治的范畴,什么问题属于法律的范畴,比较明确。而这次注意到一个问题,就是很多犯罪嫌疑人有多种身份,比如同时是足球运动管理中心的干部,又是足协的官员,其实这种情况不仅在体育上存在,中国长期以来所说的政社不分、政企不分,很多领域都存在。那么这次通过司法加以明晰,不仅对促进体育改革有好处,对其他领域的改革、转型也同样有借鉴意义。[详细]

重拾《体育法》,用法律规则为体育行规刮骨疗毒

原来国际足联有个规定,犯罪的事情原则上不交到社会法院去,由体育圈里的人处置,实在不行了,有人提起诉讼了,才能交到社会上的法律系统中去。中国恰恰在体育法的制定、执行、监督方面是非常薄弱的,制定了不少,但没有人在过程中监督它,所以执行也就是那么回事了。虽然国家有《体育法》,但这部法律形同虚设,很多人都不知道还有这部法,赌球假球很多年,青岛海利丰踢假球,球迷都喊出来了,甚至球迷给王珀下跪,请他离开,为什么球迷都看得出来,这么明显,足协看不出来?他们看出来了,但他们很清楚,黑幕很多,一旦揭出来火就会烧到自己身上,所以就捂着端着。

中国的体育活动一直游离在法律之外,认为体育圈自己的事就得自己来,比较强调体育活动本身的特殊性,在体育圈里,有自己的江湖。在清华大学法学院体育法研究中心主任田思源看来,体育圈的江湖气本身并不是特别大的问题,但如果这些江湖行规逾越了法律规则的界限,司法机关就不能坐视不管了。此次中国足坛扫黑的一系列行动,正是用法律规则为体育江湖行规刮骨疗毒的一个具体体现。他表示,希望通过相关的判例、司法解释,推动法律规则在体育江湖中的适用。[详细]

球迷

在铁岭法院前,每天仍然会有痴心的球迷在苦苦守候,但愿这一次中国足球不会再让他们失望。

假如这一次的足球反赌打黑仍然止步于对犯罪个人、俱乐部的追究,而未对足球体制有所触动,那只不过是中国足球又一次悲剧轮回的开始。

凤凰网 评论频道 出品 欢迎收藏
编辑:魏巍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