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泳:维基泄密 技术与新闻的交叉地
2010年12月06日 18:25南方网 】 【打印共有评论0

胡泳 北京大学新闻学院副教授

维基泄密它创造了一种新的、更开放的新闻模式,或许我们可以将其命名为“竞争性众包”:利用传统媒体的自然竞争,把传统媒体的分析与传播能力与网络社区的审视与纠错结合起来。这个全球性的“泄密机器”不受传统的记者规则以及平衡报道原则的限制。这意味着,很难把维基泄密归于任何一个传统的媒体种类。

维基泄密(Wikileaks)网站今年成了敢于和世界上唯一超级大国的政权和军队对抗的孤胆英雄。2007年4月份,它披露美军在伊拉克阿帕奇直升机对地面上的人群开火、造成包括2名路透社记者在内共18人死亡的视频录像而名声大噪,今年7月,它再爆惊人之举,将其所获得的阿富汗战争情报提供给英国《卫报》、德国《明镜周刊》和美国《纽约时报》进行大幅报道,并在网站上将9.2万份美国军方机密文件公开。这是自1971年五角大楼泄密案后,美国军事史上最大宗的情报泄密事件。

事发后,白宫发言人、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以及国防部长无不出来强烈谴责维基泄密,称其公开这些信息是“违法行为”,可能危害国家安全。同时,奥巴马政府又宣称泄密文件属于“过时”或“低级别”军事报告,果真如此,它们又怎会危害国家安全呢?最可笑的是,他们指责维基泄密不负责任,说这家网站没有跟美国政府联系过;又说鉴于维基泄密本身反对阿富汗战争,所以它不是客观的新闻来源。那也就是说,维基泄密刊发的文件都是不值得采信的东西。可这样美国政府又何必如临大敌呢?

维基泄密网站(http://wikileaks.org/)的简述则自称是一项“跨越多个司法管辖区域的,保护泄密者、记者、活动分子等拥有想向公众公开的敏感材料的人士的公共服务”。自从2007年7月成立以来,维基泄密就在全球致力于获取、公布和保护这样的敏感材料,并把自己的工作建立在一个原则之上:人类共同的历史记录必须是完整无缺的;所有人都拥有撰写新的历史的权利。维基泄密如此自述网站的宗旨:“我们相信,政府活动的透明导致腐败的减少、治理的改善,令民主政体更加强大。所有的政府都会因自己的人民以及世界共同体的监督而获益,而这种监督有赖于信息。历史上,信息是昂贵的,无论从人类生活还是人类权利方面来说都是如此。然而随着技术的进步———如互联网与加密术———传播重要信息的风险降低了。……我们相信,不仅需要一个国家的人民来保持其政府的诚实,而且需要其他国家的人民也来监督同一政府。”

可以清楚地看到,维基泄密的宗旨一定会令其与世界各地的政府发生冲突。一个事实上的网络国家(Netstate)正在崛起,威胁着现有民族国家。今后几十年,我们将会看到民族国家激烈然而可能是徒劳无功的战斗,企图对一个越来越强大的、单一的全球互联网施加控制。

另外一方面,维基泄密所信奉的“所有人都拥有撰写新的历史的权利”也使它注定要和现存的新闻机构产生龃龉。纽约大学的新闻学教授杰罗森把维基泄密称为“世界上第一个无国界新闻组织”。维基解密整个架构设计就是跨国界的:维基泄密的服务器设在瑞典和比利时境内,两国都有全世界最严密的对新闻消息来源提供保护的法律。同时,它也在美国等多个国家设有服务器。维基泄密的工作团队仅有5位全职人员,目前,公开身份的只有德国的网络工程师丹尼尔施密特和创始人朱利安阿桑奇。来自全球的数百位记者、工程师、法律人士、视频加密专家,作为志愿者帮助它维持运转,许多人仅参加一小部分工作。这样的架构保证了,如果维基泄密在一个国家遭到打击,服务器可以马上转到另外一个国家去,令它得以置身于任何政府或法律系统所能染指的范围之外。

对这种崭新事务政府不知道该怎么办,传统的媒体也同样不习惯。当三家知名媒体———《卫报》、《明镜》和《纽约时报》拿到维基泄密提供的文件拷贝时,它们遇到一个独特的困境:既无法核实消息来源,也无法阻止这家网站公布材料,不管它们自己是否打算做任何报道。三家媒体唯一能做的是,通过官方来源证实材料的真实性,同时从材料中挑选看上去最可信的部分。最终我们都看到了以两种形式发出来的信息:具有公信力的传统媒体所做的经过审核的叙事,以及网络风格的在线全文,如果三家媒体的编辑有任何胆怯之处或是盲点,全部会被后者暴露于天下。

《纽约时报》在报道前加了编者按,维基泄密在向其提供机密文件时,要求它只有在7月25日时才能刊发报道(尽管它提前一个月就拿到了文件),因为届时维基泄密要在互联网上公布所有的材料。最有意思的是,编者按也说:“应白宫的要求,本报也呼吁维基泄密勿在网上公开任何可能引起伤害的材料。”这里我们看到一种新的力量对比:国家有秘密要守,但却无力阻止秘密的泄露;无国界的新闻组织决定如何披露秘密;而全国性报纸夹在其中,充当为两方牵线谈判的角色。

你不得不佩服维基泄密的出色基础设施和做事策略,例如,有意把阿富汗战争秘密文件提供给少数几家媒体,制造市场稀缺性。现在,假如你是一个拥有爆炸性材料的泄密者,你会选择一家为某国政府法律所限的报纸呢,还是维基泄密?前者可能会被政府所迫,要求记者交出消息来源,而且你给到报社手里的材料可能上网,也可能不上网;而后者没有固定地址,不惧传票,还会把所有的东西都上网———并且,它还是信息加密方面的专家。

维基泄密向传统媒体提出的挑战在于:第一,这家以“人民的情报机构”自居的网站开启了一种高科技调查新闻,令新闻业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的报道习惯。例如,阿桑奇认为新闻应更像科学,原始数据、事实都应是可公开、可证实的。第二,维基泄密也创造了一种新的、更开放的新闻模式,或许我们可以将其命名为“竞争性众包”:利用传统媒体的自然竞争,把传统媒体的分析与传播能力与网络社区的审视与纠错结合起来。第三,这个全球性的“泄密机器”不受传统的记者规则以及平衡报道原则的限制。尽管阿桑奇号称要搞“科学化的新闻”,但他却又强调,他的使命是要揭露不公正,而不是对一个事件提供不偏不倚的记录。

伦敦城市大学新闻学教授罗伊格林斯拉德指出,尽管维基泄密本身或许并不客观,但是它将更多原始素材公之于众的做法将让新闻更加透明。维基解密本身不对文件的真实性做出判断,判断取决于读者、编辑和网络社区。张贴虚假材料可以很快被其他用户纠正,用户们的集体智慧可以快速准确地传播、核查和分析。

这意味着,很难把维基泄密归于任何一个传统的媒体种类。该网站的运营者既非新闻人,也不是真正的黑客。他们处在技术与新闻的交叉地带。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胡泳 编辑:魏巍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